文学屋 - 科幻小说 - 审判未来2028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中招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中招

        东方和西方的术法有非常大的不同,华夏术法是用自己做引子,引动自然之力,自身越是强大能引动的力量就越大。西方则是完全另一个概念,他们的力量是借来的,是换来的,甚至是偷来的,门槛低,但上限却很高。

        东西方的术法究竟孰强孰弱那就真的很难说了。

        华夏术法想要凭借自身引动自然界的力量这原本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非真正的天纵奇才是触及不到这条界线的,就算是到达了这个境界触摸到自然之力那也是有极大限制的,可以引动多少力量取决于肉体和精神的强大程度,也就是说华夏的术法,下限很高想要使用门槛很高,上限又不是那么高,也就是有多大碗盛多少饭。西方的法术就完全不同了,下限极低,可能是一段咒文又或是一场祭祀就能使用出强大的力量,并且上限也极高,如果不在乎代价的话,哪怕是引来毁天灭地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第五如意的阵法和外界完全隔绝张歧路是无法在阵中引动自然之力的,但是血族的禁术却能从不可知的空间引来雷电的力量。

        不过在张歧路面前用雷电就像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这实在是献丑了。

        张歧路一步跨前,手中拿着一块木牌平静地说道「此处,雷电的力量归属于我。」

        言闭张歧路捏碎了木符,他的话语就像是法旨一样几百根雷矛化作几百条细线,汇集到张歧路的手中。

        这一幕可把血族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他们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呆呆地站立在那里看着张歧路表演。

        张歧路的手掌上的雷电越聚越多,张歧路心念一动,原本的雷球变成了一条数米长的雷鞭。他不等雷鞭完全成型,一鞭子就朝着血族抽了过去。

        至刚至阳的雷电本就克制阴怪鬼物,这道血族禁咒原本就是他们用来对付同族的,谁能想到现在他们自己招来的雷电现在竟然落到了自己头上。

        几声惨叫,数名血族被雷鞭抽中,狰狞的伤口冒着白烟倒地不起。

        就在张歧路准备第三次挥动手中鞭子的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美妙的音乐。这绝对是张歧路这一生听过最动人的音乐。突然张歧路就犹如置身紫色薰衣草田中,自己化身成了一只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在。

        不好,骨琴,这是血族的三十圣器的骨琴,这是张歧路的第一反应。他意识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喊自己醒来,他正要结手印喝退幻觉。又传来一阵更美妙的音乐,这音乐更轻快也更动人。此时张歧路置身在了泉水山间,耳边是虫鸣,抬头有璀璨的星辰在夜空中闪烁。张歧路的意识渐渐沉沦了。

        突然他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但是他毫不在乎,依然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沉浸在美轮美奂的环境里。张歧路的呼吸越来越轻微,心跳越来越弱,累了,这里如此美妙要是能睡一觉就好了,他的眼皮越来越重。

        不对,不对,我不能睡。张歧路一部分的自我意识再次苏醒过来,他开始唤醒自己主意识,我不是在打架吗?这是幻术吗,不,我怎么可能中幻术呢。

        张歧路开始默念净身神咒。

        三皇五帝,安慰身形。吾之魂魄,五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敕!

        刹那间张歧路的意识回归到了现实,恢复意识后他马上判断出自己失去意识不过是刹那间。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一副雪白的骨架依附在自己身上,骨架一点点的在勒紧,发出难听的吱嘎声,张歧路马上内视自己的状态,自己的肋骨此刻已经全被断裂。他狠狠地抽了一口冷气,这个骨琴真是厉害,不但能束缚住他的身体也能束缚住了灵魂,要是再晚一点醒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张歧路忍住浑身骨骼即将被拆散的

        痛苦,运起气机打开自己的场域,左手结日轮诀,但这次时间没有停止,张歧路又试了一次,依旧如此。他面前的血族,露出犬齿,面目狰狞,的看着张歧路,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即将被处刑的囚犯。

        气场领域失效了,这可能是因为身上的这具骨架,也可能是自己的气场领域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不暇细思因为他知道不用五秒,最多十秒,这具骨架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他施展遁术,但也失败了,张歧路可以确定这个这具骨架上一定有某种禁制,所有的术法都无法施展。

        张歧路长叹一声,他决定使用自己的压箱底的一张底牌,他的意识开始沟通怀中的天师印,一股磅礴的凤之灵气从他怀中渗透出来。

        就在此刻所有的一切突然静止了下来,阵内阵外的厮杀停止了,骨架的收缩也停止了,就连空气的流动也停止了,时间停止了,还不止于此,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褪去,天地变成了线条,人和物变了点和波纹,他和天师印的沟通也被切断了。

        张歧路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恐惧过,有人觉得他凉薄,其实他只是对于这个世上大部分的事情默然而已。值得他去关心的事情实在是不多,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像狗一样关了几年他不怎么在乎,因为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必定会摆脱掌控。之后被各路江湖人追杀了数年他同样不在乎,他只当那是游戏。他更不怕死,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畏惧。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张歧路恐惧了,让他恐惧的是未知。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点、线和波纹,但是那个白衣女孩却穿过线条和波纹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

        与此同时,秦道在办公室内接待两位老友,他们是季华堂和莎黛。

        这些年季华堂基本没有变化,身上依旧带着儒雅的气质,这种特质在江湖人中很罕见,只是脸上的那条刀疤在这种俊美的脸上显得格外狰狞。莎黛虽然年近三十,但是秦道认为她比年轻的时候身材更好,也更有韵味。..

        「嗨,这么看朋友的太太,不太好吧。」

        「恭喜啊,你们结婚怎么不通知我。」

        「我们谁也没有通知。」

        「对了,莎纱呢。」

        「别提她了,看上了一个香江的男明星,现在搬到人家隔壁去了。对了忘了和你说,我们连孩子都生好了。」

        「那更应该恭喜了。阿福。」

        阿福闻言拿出了几把钥匙和一本红色的房产证放在了季华堂的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刚到沪海还没找地方住吧。这套房子你先住着。」

        季华堂翻看房产证,这是在附近的一个新楼盘,季华堂还真知道这个楼盘,开盘的时候在香江和东宁岛都做了宣传,曾经轰动一时。秦道给的这套房子是该楼盘最好的房型,是一套顶楼的大平层。当季华堂看到产权人名字的时候他愣住了。产证上的人名字叫做季花朝,这是他今年二月出生孩子的名字。

        「这是什么意思。」两次问的话虽然一样,但是口气和含义不一样。

        「送给你儿子的出生礼而已,你别多想。」

        「秦道,我当你是朋友,你却派人监视我,我的孩子出生连我父亲都还不知道。」

        「是吗,据我知道,知道这事的可不止我。这些年为了保护你和你的孩子我们死了四个人。」

        这句话让季华堂如遭雷击。

        「怎么可能,我们甚至连医院都没去,是我小姨子莎纱帮忙接生的。」

        「那为什么,你要这么谨慎呢?」

        秦道指了指自己的左脸颊,同一位置在季华堂的脸上有条刀疤。「很抱歉,那年在

        香江拖累你了。为何不去做个美容手术把疤痕去掉。」

        一声长叹,季华堂收起怒容,展现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那时我太自大了,在东宁那个小岛待的时间太长了,自以为那里就是江湖。那年留在香江想帮你,但是最后不但没有帮上忙,还害死了那些同伴。」

        「斯人已去,不必再提了。自你爷爷身体出了问题把东宁岛的江湖交给你父亲后虽然这些年你们那里看似河清海晏,歌舞升平,但是主心骨已经没有了。现在东宁岛的江湖已经沦为联众国人的禁阮了。我很高兴这些年你一直保持着警惕。」

        「这些年你一直派人在保护我,而不是监视我。」

        「可以这样说吧,除了你整个东宁岛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关注。」

        「对不起,刚才是我错怪你了。」

        「不用这么说。要不是你留在香江帮我,他们也不会注意到你,你爷爷或许也不会莫名其妙地病倒。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我这个人你知道的,没什么朋友,你刚才也说了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房子我不能收。」

        「我这不是炫耀,你知道我多有钱,这只是一份庆生的礼物而已,不值一提。」

        华夏的经济此时已经开始腾飞,沪海的房价更是一日千里,就算是东宁岛的公子哥,这份礼物也太丰厚了。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对了,阿福刚才和我说你来沪海是来参加今晚的一场拍卖会。」

        「是的,我来参加破地狱剑的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