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我第一卷破天在线阅读 - 第60章 争取的谈判

第60章 争取的谈判

        第60章    争取的谈判

        清原不顾暴露的危险来这儿,让我感动、欣慰、甚至是兴奋,为啥兴奋…我也不知道,总之不再感到无助和孤立无援了,虽然潜在的刺杀还未消除…也不觉得那么可怕了,只是不能掉以轻心。

        还有熏浅…他怎么会预知我日后会有危险的,是巧合吗?不管怎样,没他的法力护体,我可能已经香消玉殒了。这要是日后“打”起来,可让我为难了,背叛昔日的救命恩人我是做不到的。但愿祗家族能完满解决他回家的事儿。

        现在,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有一排机器人跟着,虽说它们没生物体征,还是影响了我的隐私权,很是别扭和讨厌,连原本打算到处逛逛的兴致都没了,只能无聊的躺在床上看无聊的影视剧…还好,这一天没再发生什么“惊喜”事件。

        傍晚,夏云来陪我吃的晚餐,不过这次他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兴奋不已,又带来一段儿录影…

        “这又是什么?”

        我装作一头雾水的样子,画面里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里面的时间在动,整个画面如同一副静止的雪花画儿…我知道,他们一准儿发现清原的踪迹了。

        “你看到这个移动亮点儿了没?”他指了指银幕的中间位置,然后局部做了静止放大。

        我怎么会看不到呢,其实这种没讯号的雪花一入眼,我就看到清原的明显痕迹了,是个微弱的荧光绿亮点儿。

        “我不懂,你还是直说吧。”我继续“糊涂”中…

        “这个荧光绿亮点儿就是魔法能量的痕迹,这个接触面儿就是我们的电磁真空穹顶,能捕捉到你们家族人员的魔法能量,只要他们进来就会留下这种亮点儿痕迹。所以,这个证据是不是够确切呢?”他兴奋的说。

        “来了几个?”

        “目前发现是2个。但这个亮点儿最亮,说明能量最强,我们初步判断极有可能是初代的。静依,你把你们的初代都引来了。”他有些激动。

        tygn果真不能小觑,居然被他们猜中了,只是清原没说还有其他队员来呀。

        “这个最强的是昨晚出去的,弱一点儿的是今天刚进来的,我们的系统正在做进一步筛查和推算。我们猜测他们或许在交接班。”

        “交接班?…”我看着夏云,人类的大脑确实想象力丰富。只是,清原说过他是刚进来的,夏云说最强的昨晚出去了…又是怎么回事?地球上有谁比清原的能量还强?不就是熏浅吗!

        “嗯,我们猜测他们是隐形交接班的。当然,我姐夫曾经提到过,隐身是很耗费能量的,他一般不会做这种事,除非危及生命时。”

        “那昨晚的那个亮点儿是几时进来的,有查到吗?”

        “电脑正在搜寻,目前还没捕捉到它进来的时间。”

        这样看来,刺杀我的或许不是我的魔法块儿…应该另有其神,可他并没得逞怎么就轻易放弃了呢?这不像神的行为,可人…又做不到!不行,得尽快逼迫他们谈判,否则我的生命没保障。交接班儿……

        “你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他们会再来刺杀你。”

        “担心有什么用。他们都出现在了哪些地方?”我指指屏幕说。

        “你们除了会隐身还有什么特意功能吗?”

        “每个人的体质和能力不同,自身携带的特异功能也不同。你想问什么?”

        “这就麻烦了,我的意思是如果知道他们的特长,按特长去搜寻速度能快些。我们的监控能分辨蚂蚁大小的物质,但系统过于庞大,还在一点点比对,所以现在还无法统计他们都去了哪儿。”

        “如果你们的电脑程序没分析错的话,那这次进来的应该是族内级别很高的…很可能是首脑级别的…”

        “难道不是初代么?”

        “怎么会,初代与我们没有直接联络,更不会因为我来这里。”在没祗家族的确切动向前,不能把夏云他们引向初代。

        “要是来清理你的…”

        “如果真是为刺杀我而来…假如是初代,一个足以,更不会失手!而且还大张旗鼓的被发现…这不符合我理解的初代逻辑行为。”

        “你分析的有一定道理,可你被刺杀和系统里的痕迹又说明什么呢?”夏云迷茫的问。

        “刺杀者是如何精确的知道我在哪儿的呢?”我“疑惑”的看着夏云。得想法儿往他们内部引。

        “如果是高级别的,应该魔法了得,找你会很容易吧。”

        “就算级别高,魔法强,要在用高科技打造的韵古内部不留痕迹也是做不到的,可你们现在连第一个几时进入的都还没搜寻到,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们族内比我姐夫厉害的比比皆是,他还是有疏漏的地方,否则自己也不会出事了。”

        这家伙就是不考虑内部问题,可见韵古内部的审查有多严格。

        “我的意思是,如此严密的韵古大厦,刺杀者如何在短时间内获得你们的内部运作状况呢?就算我家族内部知道了我在这里,讯息如何传递到他们那里的?”

        “你们都是有特异功能的,这还不容易办到么?”

        “我的魔法块儿已经出来了,我家族里即便有法力超强的,也是顺着魔法块儿的走向找,为什么只找到了我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或许…或许你们的内部网络出了问题。”

        “应该不会的,当然,我们会做内部审查。”

        “夏云,我不能等你们的内部审查了,如果这两个亮点儿真像你说的在‘交接班儿’,还是族内高手的话…谁能知晓他们几时再行动呢!我得尽快召回魔法块儿,不能等了。”

        “呃…这个,”夏云为难的不知说什么,过了会儿…说:“你的担忧没错,不过,”

        “我知道,明天,明天我就要结果…”

        “那,我得汇报一下,你等我。”说完,他离开了我的房间。

        然而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才露面…

        “静依,高层决定明天与你谈。”夏云如释重负的说,感觉能完成我的委托他很释怀。

        这个回复我还满意,也符合与清原约定的时间。

        “就不能今天么,昨晚我都没怎么睡…”我面露难色的说:“在杀手随时会出现的环境里让我很恐慌。”

        “我明白,这滋味不好受,可明天,是最快的决议了,你再忍忍,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还我魔法块儿么?”

        “你的问题是高层决议,我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不会让你有事的,毕竟…嗨,等明天吧。”

        “那明天与我谈的高层…是谁?知道么。”

        “应该与你魔法块儿有关的吧…应该有我姐夫生前管理的科研部门主管,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明天我要如何见他们?”

        “我来接你。”

        这一晚…还好,相安无事。第二天一早,夏云就来了,手里还拿了个项圈…

        “这是要干嘛?”我知道是给我准备的。

        “对不起,静依。跟你谈判的都是些普通人…这个…是抑制你魔法显现的…”

        “安检时不是已经涂抹在身上了么?”

        “但前天晚上的刺杀事件…说明你仍有潜在的攻击力。”

        “那万一你带我去的地方不是谈判的而是解剖我的实验室呢?”

        “静依,你活着对我们更有意义;而且要想见到魔法块儿就得按我们的规矩来。”

        “可你昨晚没告诉我得戴这个!”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他无奈的说。

        这东西让我想起了那种古人用的带上脑袋就没了的‘血滴子’。不是不信夏云,是他背后的那些人不值得信…可已经走到这步,如果放弃,他们更有理由不还魔法块儿了;可戴上,万一昏厥了呢?这里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不行,没魔法块儿至少还能活着,中了套,估计连活的权利也没了,不能冒这个险…

        “静依,请你配合。”他见我半天没反应,尴尬的提醒道。

        “我不带,你们的担忧根本不成立;我的攻击力是基于对自己的保护,不是来伤人的,而且我是真诚来谈判的,你们高层不该这样对我。不想谈就别谈了,你们最终也不会得到我的魔法块儿。”我强硬道。

        这时,夏云摸了摸耳朵…

        又过了会儿…

        “好吧,上面尊重你的意思,但你要保证不会出现那种自卫行为。”

        “那要看是否遇到了让我自卫的环境。”

        “我们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那我还有必要自卫么?”

        之后,夏云带着我乘坐可移动电梯下到了不知多少层,电梯门打开后不是我想象的人头攒动的忙碌场景而是一个像地下停车场规模的空旷地,然后三辆绿色无人驾驶电动车驶过来在我们面前停下,夏云带着我上了中间一辆,后面负责保护我们的机器人上了另外两辆。

        “科研部不在这儿?”

        “嗯,在单独的区域。”

        “还需要安检么?”

        “不用。”

        绿色电动车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后来到了一栋绿色的,对,是绿色的海螺形的建筑物里,那里的机器人也是绿的,我们在同样是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地方下了车,坐上电梯,又不知上了多少层,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读者朋友们应该猜到了吧,对,直接就是办公室。

        “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夏云说,但他没出电梯门。

        “可里面没人。”

        “他们一会儿就到。”

        “那你先进来陪我会儿吧,等他们来了再走。”

        “我没权限进这间办公室。”

        “可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你不在…”我没往下说也没出电梯门。

        “他们只是普通人,你怕个啥。”他安慰道。

        “关键是我不信任他们,如果言语不和又没你安抚,我不敢保证后果会怎样。”

        “他们不会刑讯逼供的!”他笑着幽默的说:“我跟你保证,没人会伤害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