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我第一卷破天在线阅读 - 第31章 人类获取魔法块儿的历史

第31章 人类获取魔法块儿的历史

        第31章    人类获取魔法块儿的历史

        车上……

        他开着车,六哥笺坐在后面,为了缓和我们之间沉默的尴尬环境于是跟我聊了起来……

        “小狐狸,你为狐狸时一定有很多雄狐狸追求吧。”

        您可真逗,这还没来得及被追求,就通知合灵了吗。

        “哈哈,你家这只小狐狸我真的很喜欢。”六哥笺拍了下他肩膀。

        六哥,我可不是宠物,只是跟他合灵而已,等完成这次任务我就自由了。我把头侧向了窗外。

        “自由是肯定的,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的命运,可谁都说了不算。”六哥说。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岔开了话题。

        “祗家族的汇合点儿。”

        哦,就是他说的祗家族的公共产业是吧。

        “嗯。静依,能说说熏浅的事么?”六哥突然问道。

        你们都能读到我的思想,读就好了。

        “你不是注重隐私么,我们尊重你,不读你的思想。”

        谢谢,可…你们不读,怎么会知道我和熏浅在一起?

        “他建的隐形穹顶人类捕捉不到,可我们能感知到。”

        这也不能证明我与他在一起呀?我通过后视镜看着六哥。

        “你体内有他的法力。”他目视前方,并没看我说道。

        既然都知道,还问什么。我很不服气,当然这是冲他的态度。

        “静依,我们要阻止熏浅破天,就得详细了解他,你就说说吧。”六哥说。

        他是熏浅分身不是本尊,而且要我当你们和他之间的传话桥梁,不过目前,他在收灵中,还没要我传的话;不过,一个会分身的神…我认为你们要阻止他…得曲线救国,对抗完全没可能。

        “不是你们是我们,你怎么把自己自动归到他那儿去了。”六哥笺提醒道。

        我没把自己归他那边,只说事实而已。大家都清楚会分身的纯神,能力有多大。

        “六哥,有到的么?”这时他打断了我俩的沟通。

        “二姐她们先到了。”

        六哥,空气会说话的么!我故作惊讶的跟六哥笺沟通着…

        “老七外号叫‘沉默者’,不过我更喜欢你对他的定义。”六哥开玩笑道。

        我可不敢给灵主起外号。

        “就你这冷嘲热讽的…还有不敢的事儿?”他淡淡的说。

        沉默者…六哥,他是说话晚吧,我没搭理他,继续跟六哥沟通。

        “还真是,他95岁才说话。”

        是么!那你几岁?

        “我啊…好像是39岁吧。”

        那其他人呢?

        “差不多都我这个年纪。”

        他果然是个奇葩,真是的,怎么会让我碰上。嗨,这是大脑的自然反应。

        “老七有很多奇葩事儿,要我剧透一下吗?”六哥笺做了个鬼脸,用手拍拍他驾驶座儿的靠背。

        算了,我可没兴趣听某些个人的隐私。我把身子往车门方向靠了靠。

        “你呀,有必要多了解…”

        “六哥,说你正事儿。”他打断了六哥的题外话。

        “ok。静依,能把你‘抢’的那个检测仪给我看看么。”

        当然,本来就是要给他的。我看了他眼,然后把“相机”递给了六哥,我只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微量魔法块儿...是怎么回事儿?

        “嗨,这个,说来话长。”

        六哥接过“相机”后,瞬间就拆开了它,拿出了载有水滴状魔法能量的集成电路板,然后把右手小拇指轻轻“靠”在那滴固态魔法块儿上,不多会儿就吸收掉了…

        它的主人,是你...的后代?我惊讶的看着他。

        “嗯。”

        对不起,六哥,刚才…是我不对!我歉疚的看着他;刚刚在酒店房间里…,真是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说的都是事实;这滴固态魔法块儿是我一个违法家族契约的后代的遗物,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那…他怎么去世的?魔法块儿又是…我该不该问啊?

        “几千年的事儿了,你想听哪段儿?”六哥根本就不在乎。

        对不起,六哥,这是我自己想的,你不愿说就算了。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这个后代大概是公元前17年左右被害的,他的魔法块儿是那时候被解剖的...”

        解剖?我惊讶的看着六哥。说实话,我从没往人类解剖神类这个层面想过!人怎么能解剖了神呢?就算不是直系,也具有神体质的,更何况还是公元前17年,那时候的人类有这个能力吗?

        “很惊讶是吧,当初我也很惊讶。那个时期人类确实没这个能力,但,凡事没有绝对,只怪他信错了人。”

        可公元前17年…这位后代应该也不知多少代了吧…还能继承魔法块么?

        “这个很难判定。如果以人类细胞遗传定律(时间越久远,祖上的基因就越隐蔽越稀少)来分析,概率不高且随机;按神类的身体机理讲:本尊只与父母的能量撞击有关,继承的概率应该微乎其微;不过,人、神结合体继承兼顾了这两种推断,甚至有自成一套的继承体系规律也说不准…所以,既然生成了,就说明他有继承。”

        就是说你们的后代冷不丁儿不知哪代会出个带魔法块儿的神出来?

        “算不上是神,但…确实会有自带魔法块儿出来的后代。”

        这就难怪人类为什么相信有神存在了。那以你们现在这个年纪…带魔法块儿的后代得有多少啊?

        “这就牵扯概率问题了,很稀少,我的后代也只有三个,可惜还走了一个。”六哥到是很风趣,并没为“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

        那…他是怎么被…出卖的?

        “他当时结识了那个时期很富有的一个巨商富贾,与其成了“知己”,具体交往细节不很清楚,总之被这个人知道了他的特殊性,还带他觐见了当时的汉朝皇帝刘骜,刘骜好奇他的特异性就把他留在了宫中;再后来,他在宫里待腻了想离开,皇帝进行了锲而不舍的挽留,他都无动于衷,于是这个恶人为了取悦皇帝就设计把他的心脏连同魔法块儿一起给挖出来献给了刘骜...”

        你说的就是同时拥有班婕妤、卫婕妤、赵飞燕姐妹的那个皇帝?

        “嗯。”

        赵飞燕能在掌心跳舞的传说…不会就是那位…

        “对,就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后代施的法。”

        魔法块儿怎么会被轻易给…我没往下想。

        “人、神合体生成的魔法块儿与纯神的不同,是连带心脏的,而且是以心脏为主体的,一旦控制了心脏就牵制住了魔法块儿。”

        可魔法块儿的防御机制是本能…

        “但心脏却很弱,当时那个恶人诱骗让他施展最后一次魔法,在他施法时被一刀刺中了心脏,魔法块儿就休眠失去了保护作用。”

        你们的魔法块儿也这样?

        “我们的魔法块儿与心脏是分开的,不受心脏抑制,只是法力比纯神要弱很多,也出于此原因。”

        就算这样,取魔法块儿的过程…

        “心脏废掉,魔法块儿就休眠,很好取。”

        老狐狸们不是保护你们后代的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银狐的直系后代只负责定期巡视我们后代的大致安全,并不负责他们的生命安全,我们的后代多了,它们也负责不过来。”

        可他发生生命危险了,就算魔法块儿休眠,老狐狸们也应该有感应吧。

        “它们的责任并不是以个体的生命安全为基础的,因此无法感应到。”这时,他插嘴道。

        那后来呢?既然你们知道了…还能落到像夏云这样的现代人手里?

        “这个过程很复杂,一时说不清。”他又插嘴道,好像怕六哥说错什么似的。

        既然知道了这个过程…显然你们事后调查过,那个时代人类各方面都很落后,找到被害者魔法块儿是易如反掌的事,怎么可能又落到人类手里?

        “你推测的没错,我们是调查过,但,是过后很长时间才发现并调查的。”六哥补充道。

        从刘骜那个时代到现代至少过去二千五百多年了,而且还有老狐狸们的定期巡视,请问这个“过后”是哪个时代发现的?再怎么晚,也不可能是现代才发现吧!

        “这是个隐私问题,又跟你没什么关系,就别问了。”他继续道。

        跟我没关系?可这位后代前辈的魔法块儿直接牵扯出了我!夏云用它先是跟踪过我,而后又找到了你们的踪迹,真搞不懂你的逻辑。如果是隐私就干脆别说么,说一半留一半,明显对我存有芥蒂。放我自由吧。

        “又来了!”他无奈道。

        “不是对你存有芥蒂,我们确实是过了几百年才发现的。”六哥解释道。

        几百年里就算你们没发现,老狐狸们也没发现?那他被害的历史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六哥。

        “也是我疏忽了,完全没想过那时会有对带有魔法块儿的后代有威胁的人类出现;再加上当时生产力低下,战争、自然灾害也多,这些后代经常搬家,生理上的寿长也抵挡不住意外发生,有死亡出现也属正常现象;再就由于生理上的寿长,要不断的‘隐居’才能换来‘正常现象’不被人类发现…这就给银狐的初代直系们造成了麻烦,它们得经常变更、消除、重建我们后代们的数据登记,以至于给我们的数据也时常不准确,所以接到银狐初代第一次发给我的讯息后,由于他有魔法块儿保护,我误认为可能不知去哪儿隐居了,并没引起重视;再后来有相当长一段儿时间也没初代的报告反馈,我就把这事给忘了,直到过了三百多年后,发现初代的报告里还有他失踪的消息,我才发现不对,这才展开调查。

        有些事啊…就该当如此,当几处疏忽同时发生时,可能导致原本的存在就不存在了。”

        也是。那这位前辈的后代怎么会知道他的遭遇的?

        “那个时候我们就有自己的录影发明了,他后人是后来从隐秘的录影装置里发现的。”

        他的后代为什么不复仇或想办法联络其他族人反抗呢?

        “这些后代从诞生起就与人类生活在一起,教育和生活习惯也都是人类那一套,即便有些过人之处也都拖家带口的,做事…是要有顾忌的;而且虽然个体有证据,可在那个年代根本无法把这种证据呈现出来,否则不仅伸不了冤反而会被诬陷成巫术再引来杀身之祸会更麻烦;关键的是,他的后代对他似乎也没什么深感情,凶手又是皇族宠幸的,就只能忍气吞声了。”六哥说。

        那这个魔法块儿应该拿回来了吧。

        “嗯,”

        既然拿回来了,怎么会在现代人类手里?

        “这个…属于我们家族内部事务。”他又阻止六哥道。

        好吧,知道在现代人手里,为什么不收回?这个可以说吧。

        “人类把魔法块儿切割成了很多小块儿,安进了某些实验体里,我们不能杀人来取魔法块儿,这有悖于神类信条。”六哥说。

        人类怎么知道魔法块儿可以放到身体里的?

        “这就更复杂了,又牵扯了我们家族的内部事务。”六哥介于刚才他的阻止也有所保留。

        那知道人类已经跟踪,为什么不采取措施?我继续道。

        “我们有我们的处事方式。”他这次回绝的更干脆。

        我讨厌隐瞒!

        “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六哥安慰道。

        你们啊,都一个样,选择性透露。我无奈的摇摇头。

        这时他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