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我第一卷破天在线阅读 - 第8章 临近灵主

第8章 临近灵主

        第8章    临近灵主

        离开公园后,“灵”继续引领我顺利的找到了灵主居住的小区。这个小区不像老狐狸描述的那么高档豪华,也不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区,就是个普通的不显眼的小区。倒不是对普通小区有偏见,我的任务是合灵,虽不知合灵过程,但在一个闹市区...不会暴露吗?合灵不该在相对偏僻的地方么?或许这里只是与灵主汇合的地方,合灵应该在别处,这样想就合理多了。至于小区的名字么,不好意思,我不识人间字,无法告知。

        离灵主近在咫尺了,可又遇到个更大的麻烦,小区是封闭式高层建筑,如何上楼呢!就算是山羊也不可能从楼底直接爬到楼顶的。“灵主”也是,神的后代,合灵又是为他们准备的,不应该过来接接我么?难不成以为我是“人”,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楼里吗!

        算了,想这些没用,得先找个地方藏起来,或许他(她)会来接我的!于是我窜进了小区一片暗红色矮冬青丛里,正好与毛色相近能很好隐蔽我。寄希望于灵主早点儿出来接应吧。

        由于这一路高度紧张导致了极度疲倦,刚爬在地上就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阵冷风袭来,被冻醒了,这时周围寂静的都能听到我的喘息声…糟糕,灵主怎么还没来啊!虽然熟睡过去,可耳朵没睡,如果他(她)来过就一定能听到。我把头慢慢探出矮冬青间的缝隙,此时所有楼层已经没了灯光,只有零星几个窗户还亮着,但都不是我感知的这栋。看来,还得自己想办法进楼。真是奇怪,灵主对我没感应吗!

        看着近在咫尺却无法进入的高楼,可把我难住了。要进去,首先得打开高楼的栋门,可谁来开呢?栋门是很沉的,不像兔笼子那么容易开,即便是没上锁,单靠我嘴上功夫是别想打开的,加上爪子也无济于事。

        我在感知的这栋楼附近来回徘徊着,突然听到几声狗叫,条件反射的又窜到矮冬青丛里了。哎呀,这里是人类居住区,养狗的肯定不会少,跋山涉水的临近灵主跟前儿了,可不能大意失荆州。老狐狸也是,咋就没交代合灵得自己进楼栋呢!也没传授这方面的知识给我,这可咋办呢!这个灵主心也太大了,我可不是老狐狸这种初代“狐仙”啊,又不会穿墙术…这得多高估我的“智商”呢!

        我沮丧的趴在矮冬青丛里,已经是深夜了,属于人的休息时间,别指望有人打开栋门了!对了,刚才的狗叫是从哪儿来的?如果能找到带“灵”的犬也行啊!不能这样爬着干等,天亮会更麻烦,到时暗红色矮冬青也掩护不了我了。今天必须与灵主汇合。想到这儿,我竖起耳朵瞪大眼,仔细留意着四周,在确定周围没危险后,迅速窜到了一栋楼的阴暗角落里,得尽快找到只带“灵”狗才行……可惜转了一圈,连半只狗影都没看到,也难怪,这个点儿了,狗也要睡觉的,它们又不是夜猫子。嗨,这世界最懊恼的事就是:成功明明就在你对面,但却并不属于你!

        “嗷呜、嗷呜!”

        这时,耳边响起了发情的猫叫。对啊,还有“夜猫子”呢!怎么把这群夜行者给忘了呢。于是我兴奋的朝猫声方向跑去,边跑边用“灵”沟通道:

        “带‘灵’的,出来!”

        当我冒失的跑到猫群附近时,把大多数野猫吓的半死,它们正相互调着情,忽然多了只红色伪“狗”,都吓的不轻,有几只机警的瞬间就逃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都侧身竖起毛发,尾巴上的毛更夸张,炸起来跟松鼠尾巴似的,并且发出警告的“呲呲”声,让我不要靠近。

        “你们谁带‘灵’,出来说话。”我灵感知道。

        这时,一只胖乎乎的虽说是白色却脏不邋几的波斯猫从阴暗处慢悠悠走了出来说:“是我听错了么,你会说猫语?”

        “你能帮我把保安叫来打开中间那栋楼的栋门吗?我有急事要办。”我来不及跟这只傻猫寒暄、啰嗦了,直接说了诉求。已经在这儿浪费不少时间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白猫仗着猫多势众并没把我放在眼里。

        “你、我都带‘灵’,这还不够吗!”

        “带‘灵’动物多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吧,你想要什么?”

        “鱼头、最好是有很多肉的那种,猪肝、兔子肝一类的…猫粮我都吃腻了。”

        “没问题,只要帮我把楼栋门打开,一切都能满足你。”

        “我怎么信你?”

        “用我的‘灵’起誓!再说,动物不说假话的。”

        “狐狸可未必。”

        “你了解狐狸么!我们从不食言。再说,即便我说了慌,对你也没损失,如果我不食言,你以后想吃啥就吃啥。”

        “你要在这里定居?”

        “对,以后有我在,狗也不敢欺负你。”好吧,我说谎了。

        “好吧!看在都属‘灵’的份儿上,我试试。不过就你这副德性,一旦被看门狗发现一准儿死盯不放,你得先想好甩掉狗的线路。”

        “嗯,有道理,你有什么好办法?”

        “首先把你身上的狐骚味儿掩盖下,看到前面那些绿色垃圾桶了吗…进去滚滚,然后在中间楼的栋门上撒泼你的尿,待会儿,我会把小区保安和狗都引来,狗闻到你的尿骚味儿一准儿会狂吠,保安一定会打开栋门检查情况的;我呢,会瞅准时机袭击保安,然后跑掉,保安的狗一定会边叫边来追我,保安必定会去追狗阻止它乱叫扰民,之后的事情,你见机行事吧,能否成功就看你运气了。”

        “好的,谢谢。”我感激的看着它。还真小瞧这只白猫了,它思路敏捷、清晰,能在短时间内做好计划方案,这才是带“灵”动物的典范。

        接下来,我按灵猫的计划准备完毕,静静爬在阴暗处等着它来。没过多久,它步履轻盈如同离弦箭般朝我这儿跑来,在月光下闪着白光…好吧,这是对它善意的夸奖。然后突然一个拐弯儿,迅速消失在我这栋楼的黑暗里,与此同时一只柴狗紧随而至,当它追到我撒尿的这栋楼时,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头闻着什么,然后冲着我的目标楼门“旺旺旺”的狂吠不止,不多会儿它身后就出现了一位穿制服的人,他边跑边喊:“邱迪,别叫了,大半夜的,你想被投诉啊!”说话空当儿已经来到了栋门前,这只叫“邱迪”的柴犬真听人话,不再叫了,但用爪子使劲刨着栋门角我撒尿的位置,人看到柴犬的动作后,轻松打开了这扇让我冥思苦想都打不开的门,然后用脚跺了跺地面,里面居然神奇般的亮了…

        这个人正往门栋里探了半个身子观察着什么,灵猫不知从什么地方及时神显,精准的跳到人肩上,把他吓了个半死,随即就瘫坐在门口;紧接着它迅速一个弹跳从人肩上离开,窜进了又一个黑暗里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半点儿泥、水都不带!那个人坐在地上还没缓过神来,柴狗就又狂吠着去追灵猫去了…这时,人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嘟囔了几句脏话,然后冲着猫、狗跑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好了,就在保安起身去追柴狗的同时,那扇被打开的栋门慢悠悠的关到了一半,它似乎知道我想进去,正等着呢…怎能浪费灵猫给我争取来的机会呢!于是我麻利地从阴暗处窜出来,转瞬间就钻进了几乎快要关上的栋门里,尾巴刚缩进门缝里,栋门就缓缓关上了,时间精准的配合了我的行动,就跟一切都被安排好似的...成功了,谢谢你,“灵”猫!

        进了楼栋后,兴奋劲儿还没过就又开始纠结了!天呢,怎么还有门?这是什么情况!原本以为进来就能见到灵主了,可灵依旧指引我向上走…我抬头看到的是天花板,如何朝上走?我又没长翅膀,而且上面是封死的…竖立在我面前有两个门,该选哪个呢?又该怎么打开呢?面前这两道门与楼门有很大区别,看起来很平滑感觉不是很重,我试着用爪子推了推,没推动,难道是拉的?可把手在哪儿呢?

        就在迷茫之时,左边的门突然“叮”的一声….这个门还会叫?我正蒙圈呢,门居然自己开了,从里面走出俩个人,其中一个长头发的看到我后吓的大叫一声:“哎哟,我的妈呀,这是只什么狗,怎么这么臭!”

        此时的我被吓的跳到角落里,浑身打着哆嗦,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人,千万别把我给吃了呀!完了,完了。我心里绝望的叫到,但没敢发声。

        另一个短头发的瞥了我眼,笑着说:“应该是只博美,估计走丢了。”

        “是么?我感觉它不像博美更像只狐狸。”长头发看着我说。

        “狐狸怎么可能跑这儿来!快走吧,再晚就赶不上飞机了。”短头发的催促道。

        “你要去哪儿呢?小狗狗。”长头发看着我温柔的问道。

        我学着狗的样子把舌头吐到外面喘着气...只是深秋季节狗会这样做么?

        “那里有楼梯,你还是走楼梯吧。”长头发指指拐角处的门说。然后就追那个短头发的去了。谢天谢地他们没吃我的意思。

        栋门关闭好一会儿后,我才战战兢兢从角落里走出来,腿还有些抖,警惕的看了看对面的两扇门,然后朝长头发指的拐角处走去…果然又有扇门,还是半虚掩着的,我轻松的钻了进去,看到了一阶阶的楼梯。无论如何,至少可以继续朝上走了!爬楼梯对狐狸来说不是件多困难的事儿。于是顺着“灵”指引开始往上爬…灵主,我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