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巫蛊记二 > 十八章

十八章

        这是邪物,我想起孟婆给我的灯笼,赶紧从包里翻出灯笼,然后点燃。顿时金黄色的灯光照亮了周围的一片,灯光照到的范围邪物瞬间消失。白鲮跟着我快速往大殿走去,大殿里一片狼藉,有强力打斗的痕迹。

        我快速的翻找起来,最后在杂乱不堪的一个大殿里我看到一条黑色的龙,庞大如石柱般,身体非常的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放慢了脚步,随着走近,在灯光的照射下逐渐我看到了鈅,他躺在地上,上半身靠着龙头。手里握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七彩龙珠。引魂箫插进龙的头部。他全身已经鲜血淋漓,伤痕累累。虚弱低垂的头微微抬起望向我。我心头一震,向他扑了过去,嘴里喊着:“鈅!我来了,我来了,我救你来了。”眼泪已经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心痛欲裂,那个我爱的人,我心心念念的人,此时他就奄奄一息的躺在我面前。

        “仙儿”一声微弱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我的心顿时被揪起,深深把他抱到怀里。他的身体冰冷,没有一丝温度。我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把他的衣服脱下,然后扯下自己的衣服,用身体轻轻的贴了上去。我身体碰到他身体的那一刻体内的一股能力就迅速的流去他体内。他动了一下想阻止,我抱紧了点。因为血流过多,他脸色苍白。我看到他身上的灵刃取了出来,划开手鲜血流了出来,我把手放到他嘴边,鲜血流进他嘴里,他微微把头偏开。

        我安慰到“你不要这样子,就算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活着,我们虽然只是祭祀日月,但我也算是你的未婚妻了。祭祀日月这么重要的事当初你想都不想就跟我一起祭祀了,虽然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但是我现在懂了,它代表你就是我这辈子认定的人,永远不会变。”

        他听到我的话没有在抗拒,以前我就是用自己的血救了钦幺,我相信现在鈅也能用。

        现在我的样子完全改变了,可是他刚刚见到我就知道我是小仙,为什么?

        就在这时我跟他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有些白色透明发光的小颗粒就从我们的身体里往外冒出来,它似乎是从体内出现然后经过毛孔过滤出去的,飘到空中,四处游荡,非常的美。这让我想到蛊灵塔的黎就是这样的,西冥说我是幽兰蛊,那鈅呢,他的身世之谜又是什么?只见到白鲮身体升到半空,正吸收着空气中的灵。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手上的血已经流干,干结在手上。由于血流的有点多,我开始头晕眼花起来,有点迷迷糊糊的,鈅的身体也慢慢恢复,体温已经正常。

        慢慢的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紧靠在鈅的怀里。低头一看衣服已经穿戴整齐,我抬头看向他,他正看着我,眼里闪现出一丝忧伤,紧紧抱着我贴近他的心脏,他的心跳声强而有力。我发现他已经把自己身上的伤口处理包扎好。一想到他从来都是受伤了自己帮自己包扎伤口,没有人心疼他,没有人在他最需要的时候陪在他身边。不过以后有我在,我愿做他的天使,抚平他内心深处的伤口。

        我们没有说话就这样紧密的拥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存在。过了很久我才开口问到:“鈅,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还有我们身上为什么会同时释放出灵来?”

        他开口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现在的你是我用幽兰蛊的花跟你的身体结合变成的,当初你献祭后我没有出去,我跳下祭潭把你的灵魂封印在身体里,然后闯完余下的七层蛊灵塔,拿到幽兰蛊之花,用它跟你的身体结合,但是当时我神魂受到重创,没有矜持到最后就彻底失去意识了。”直到后面被救,我以为我没有坚持到最后没能救下你,看来你已经完美跟幽兰蛊结合了。我跟你一样,进去里面我才知道,我是在蛊灵塔出生的,然后被当祭品拿去祭祀幽兰蛊,正好幽兰蛊花开,跟我结合成功了。我们两是一样的,所以当我们两的肌肤接触时就会展露形体真身,然后释放出灵。

        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负……负什么责?”我当时救他可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难道他想多了。不可能呀!一直以来他都不像是对我有什么想法的人。当初阿栋还说他对女人不感兴趣,看到脱光衣服的女人就跟看到拔掉毛的鸡一样,没什么区别。

        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

        蛊灵塔那么凶险,当时才上了三层,西冥他们都想尽办法打开祭祀通道离开,鈅却为了救我独自一人闯完剩下的七层。我现在知道他神魂受到严重创伤是为了复活我了,这样的人值得我去爱。

        “仙儿!我想不到你一个女儿身会用这样的方式救我,既然你救了我,我就要对你负责。”我心里一震,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这样的话。

        低下头逃避他的眼神,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我急忙起身说到:“快回去吧,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他起身点了点头,我们带着白鲮就开始往回走。

        当我们回到上面见到店铺老板时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们,还说以为我们都回不来了。

        在他那里吃了东西我们告别了他,往回走去。白鲮很喜欢鈅!鈅却没有表露出对白鲮的喜爱,面无表情,一直都保持着绝对的沉默。来到通道口,鈅指着白鲮说到:“它也跟我们回去?”

        “嗯!它跟我们一起回去。”

        “它跟我们回去被他人见到了,它就危险了。”

        我不悦的说到:“我可以像蛊师一样把它修炼成我的本命蛊吗?”

        鈅沉默了一会回到:“你不需要本命蛊,你自身就是幽兰蛊。”

        好像也是,鈅就没有本命蛊呀!我难过了,我不能就把白鲮丢在这里呀,

        “那我可以拿它当宠物养吗?”

        鈅点了点头,代表同意了。我们向通道走去,一出来才看到大家为不让通道口关闭堵在通道口使用办法让通道口延迟关闭。一看到鈅大家脸色都变了,再看到白鲮。有些人的眼睛都直了。钦幺见到我们都平安回来了,脸上的担忧才得以释然。

        在人群中我见到王鎏玉受伤的眼神,他失落的转身离开了。跟他一起的这段时间我确实是觉得他做的事情很让我感动,他跟鈅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是我是对不起他,我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鈅。

        西冥也不说话转身离开了,然后所有人都离开了。剩下巫灵!她一脸忧愁,洁白的肌肤带着些苍白,纤瘦的身子柔弱美丽。让人只看一眼就心生怜悯,有想要保护她的冲动。真是林黛玉复活般。一身干净的打扮,衣服干净得一尘不染,

        有着少有的纯正血统,一身的灵气,是所有巫蛊咒术的唯美载体,有着人人都想方设法得到的能力。也有人说她整个人就一株珍奇宝药,却也是一个万恶的死神,因为她身上的每一滴血都是修练巫蛊最宝贵的药材,可是又剧毒无比。这让人们又爱又怕。

        她再还没出生时就被人下蛊施了死咒,她那时已经是死胎了。不过她爸妈为了救活她耗光所有的精力,最终她母亲用性命换来了她,只是她一生下来身体就弱的像一张薄纸,一捅就破。随便一点儿伤害都能要了她的命。她是个随时都会死去的人,也可以说是个半死人。

        她应该才算得上我真正的情敌,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惧怕她了。她特殊我更特殊,要说美我现在不输她,比起美貌,她也没有彩则那般倾国倾城,她只是刚好长在男人的保护欲上吧,

        “你真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丫头?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当初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她一开口一声病弱娇嫩的声音传来。

        鈅的眼神立刻冰冷了下来,“就是我没错,没想到你想方设法把我们分开,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鈅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当年你们对我做的事,鈅没有直接把你们灭了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恩赐了。今天你又站在我面前这样说,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

        巫灵顿时无话,她看了鈅一眼转身就走了。钦幺担忧的问到:“鈅!小仙,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走……回部落去”

  https://www.wenxue5.net/book/88160/8908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