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都市小说 - 奈何为你钟情在线阅读 - 第 2 章

第 2 章

        气,后再低下头,继续看着书。

        跟前又有一个人影罩了过来,苏蓝以为秦森去而复返,下意识地抬头,却对上祁东那张俊脸,他眉目含笑,“苏蓝。”

        苏蓝一惊,差点尖叫,她身子死劲往后靠,哆哆嗦嗦,“东哥。”

        “在呢。”

        苏蓝想走,但他的手撑住了两边,将她困在了书架跟她之间,苏蓝只能不停地往后缩,并频频地往外看。

        祁东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了回来,“别怕,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舌尖是不是蛮疼的?”

        苏蓝惊,使劲地摇头。

        祁东头低了下去,“不疼吗?我检查看看。”

        说完,他就要凑过来,苏蓝的书猛地挡住他的嘴唇,眼眸惊恐,“东哥,我跟我男朋友来的,他……”

        “他去买水了,我知道。”祁东邪笑,“亲一个?我就放了你,你男性朋友也不会看到。”

        “不要。”苏蓝脸跟脖子迅速地窜红,一脸的拒绝。

        他握住她的手,强硬地把她的书本扯开,亲了下去,苏蓝往旁边一侧脸,他的薄唇落在她的脸颊。

        薄唇接触的肌肤宛如冰雪似的,滑腻,祁东狠狠地啵了一下,苏蓝开始推他的肩膀,但纹丝不动,苏蓝急得泪水都要掉了,祁东低笑,“你这么怕我,其实不好的,我看你越怕我,我就越想碰你。”

        “东哥!”

        “在呢!”

        “你……”苏蓝焦急,她听到自己那心跳声,太快了。

        “好了,不逗你了,我记得我昨晚咬得很厉害,你舌尖肯定破了,才来看看你的。”祁东松开她,往后退了一步。

        苏蓝急忙往旁边滚去,紧紧地抱着书,警惕得看着他。

        祁东领子微开,锁骨立现,他站直身子,含笑,“我就问你。”

        “什么?”

        “你舌头疼吗?”

        这会祁东好似是很认真似的。

        苏蓝脸大红,她偏头,想拒绝回答,祁东却说,“你要再这么不老实,不肯回答我,那我就继续亲你。”

        苏蓝偏着头,恨恨地应道,“疼。”

        祁东哈哈一笑,“我也疼,你昨晚咬得也厉害,看看——”他指着唇角,苏蓝小心地看了一眼,果然,他唇角有一点翻起。

        想到这里竟然是她咬的,苏蓝脸又红了,她下意识地就说,“对不起。”

        祁东又是一笑,还想吭声,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秦森捧着水也在后面,小心地喊道,“苏蓝?”

        苏蓝心里一跳,抱着书立即朝秦森跑了去,秦森抱着水,把苏蓝挡在身后,眼睛看着祁东,祁东掐着腰正在接电话,那头好像在催他,他敛了眉头,应道,“来了,让他们等着。”

        祁东挂了电话,朝秦森伸手,“你好。”

        秦森抱着水呢,但还是立即把水抱到另外一只手上,不明所以地空出一只手,握上,“你好。”

        祁东眯眼笑了笑,“请照顾好我们家苏蓝。”

        “呃?”

        秦森看向苏蓝。

        苏蓝眼底有着慌乱,她咬紧下唇,秦森又看向祁东,祁东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手机,松了手,对秦森道,“我有事,先走了。”

        “好,好。”秦森完全没弄清楚情况,但祁东握手时,他手上那表,就让秦森惊了一下,祁东离开前又看了一眼苏蓝,唇角微勾,勾的那位置,正好是她咬的那里,苏蓝都快哭了。

        祁东走了以后。

        这一排的书架安静了两秒,秦森看向苏蓝。

        苏蓝猛地地一跳,正想说话,秦森就问,“他……苏蓝,你怎么认识他的?”

        苏蓝以为秦森要问责她呢,却没想到秦森的表情有点奇异,她顿了顿低下头道,“昨晚,昨晚我跟我闺蜜去吃饭,他也在,然后,他送我回家的。”

        秦森的表情更怪异了,也有些复杂,半响,他拧开了水,递给苏蓝,苏蓝接水时看他一眼,他却脸上已经带着笑意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苏蓝摇头。

        秦森说,“我刚刚想了下,才想起来,他是立洋集团的继承人,凤凰珠宝的老板,在缅甸拥有三个玉石地,刚上了青年企业封面的祁东,对吗?祁东没错吧?”秦森还确定似地问苏蓝,苏蓝愣了好半响,那一串的头衔她没记住,但她却点头,“是,他是叫祁东,我们叫他东哥。”

        说完了,苏蓝有些掩饰地低下头,她怕秦森看出些什么来。

        但秦森却丝毫没有,他笑着捏了下苏蓝的肩膀,低声问,“还看吗?”

        苏蓝愣了下,看向怀中的书,摇头,“不看了。”

        “那我们走吧。”

        “好。”苏蓝松了一口气,把书本快速地往架子上放,又喝了一口矿泉水,秦森揽着她的肩膀,边走边问,“祁东是你认识的还是你闺蜜认识的?”

        “闺蜜。”

        “那你闺蜜还蛮厉害的。”

        “嗯,她是挺厉害的。”

        苏蓝点头。

        秦森笑了下,没有再问,苏蓝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着地板,又是松一口气,却又觉得秦森的反应有些怪异。

        她偏头,看向一旁,一旁放着一本书,上面写着了解男人心。

        苏蓝冲它看了又看。

        秦森一心在苏蓝认识祁东这件事情上,也没注意到苏蓝的视线,出了图书馆,隔壁的珠宝展览中心好似很热闹,比方才人还多,人来人往的,秦森往里面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祁东一身西装,偏头在跟人说话。

        苏蓝却没有注意秦森的视线,她还在想着那本书。

        这个时候是大夏天,下午这个时段很热,秦森也不敢带苏蓝乱逛,毕竟热,他自己也受不了,是苏蓝认路,把他带到地铁里的商业街,两个人在那里逛着,还吃了不少的小吃,苏蓝买了些老酸奶。

        是朱芝喜欢的。

        秦森问苏蓝要不要买些衣服,苏蓝都摇头。

        她衣服都是跟朱芝去买的。

        第8章

        晚饭也在地铁商业街里吃的,吃了寿司,吃完了两个人就起身坐地铁回市区,回程的路上霸了两个位置,坐了没一下,就有孕妇上车,苏蓝把位置让了出去,秦森牵着苏蓝的手,看她那柔顺的模样,心头微跳,他起身,把位置让给苏蓝坐,苏蓝摇头,秦森笑了下,自己坐了下去,伸手把她拉到腿上。

        苏蓝惊了一下,挣扎地推他,“很多人看着。”

        秦森笑,“怕什么,情侣。”

        苏蓝拎着酸奶,浑身僵硬。

        但坐着坐着,苏蓝有些困了,她低着头,头一直磕着,秦森笑了下,拉着她的头压在肩膀上,苏蓝浑然不知地就这么靠着他的肩膀,到达了终点站,到了后,秦森还不舍得叫醒她,是苏蓝自己醒的。

        一看自己靠他的肩膀,几乎逃也似的站直了身子,晕头转向地看了看,又拽着酸奶道,“到了。”

        看她这副样子,秦森忍不住一笑,立即追了上去,从身后笑道,“你像只小兔子。”

        苏蓝红着脸,头埋得低低的,一路往下走,这次还是打的回苏蓝家,秦森把苏蓝送下车,低着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苏蓝一直不敢抬头,秦森笑了笑,知道她害羞,说道,“进去吧。”

        “嗯,你上车吧。”

        苏蓝没动,秦森点头,上了的士,苏蓝站在原地,看着的士开走,她呼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抬手碰了碰额头,耳根微红,又从包里拿了手机,给朱芝打电话,“朱芝,我带了老酸奶给你。”

        朱芝在那头一阵哈哈,“去市内了?”

        “嗯,我给你送去?”

        “不用,我开车过来,哈哈。”朱芝从小就喜欢这蒙古老酸奶,但只有地铁商业街那一家做得好吃。

        所以说苏蓝跟朱芝关系能这么好,她们两个相互了解,苏蓝又是个贴心的,出门永远不忘记给朱芝带点她喜欢的。

        不多一会,朱芝的奥迪就开到苏蓝家门口,苏蓝站原地等她,朱芝摇下车窗,“上车,我们去看星星。”

        苏蓝笑,拉开车门上了车。

        朱芝捏住那袋子,闻了一口,“我喜欢。”又捏了下苏蓝的脸,“宝贝儿真棒。”

        苏蓝笑着推她的手。

        朱芝启动奥迪,将车开到广场,广场这里有一片假星星的,人工造的,躺在那榻榻米上,头顶都是漫天的星星,可以看一个晚上。

        朱芝牵着苏蓝的手,两个人租了一个星星屋。

        躺了进去,边看星星,边吃酸奶,安安静静的。

        ……

        ……

        苏蓝有时周末要值班,但因为办公室有三个人,所以轮流,也好商量,于是这周她休了个两天,周一一早她去上班,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她桌子上摆放着一束很大的玫瑰花,周围的人都看着她。

        苏蓝迟疑了下,孟童笑眯眯地比她先抱起那玫瑰花,笑道,“给你的,你看,一大早放在前台,我帮你抱进来的。”

        说完她还颠了一下那玫瑰花,花的水珠滴了一些出来,苏蓝抱了过来,“我看看。”

        孟童凑在她脸边,“好羡慕啊,果然交了男朋友就不一样,不过这玫瑰花都这么大束,要花不少的钱吧?你男朋友真舍得。”

        苏蓝没吭声,她拿起玫瑰花上面的卡片。

        打开了一看,苍劲有力的字体,写着:“赠佳人,东-”

        ……

        苏蓝把卡片又放了回去,狠狠地惊了一下,旁边孟童也看到这个话了,或者应该说,苏蓝没进来之前,她已经看了卡片了,笑咪咪地问,“你男朋友叫东啊?嘿嘿。”

        苏蓝摇头,“不是。”

        她把玫瑰花抱了起来,放在后面的桌子上,孟童看了一眼,“不是男朋友???”

        苏蓝没吭声,接起了此时来的电话,李画拽了下孟童,“行了,工作吧。”

        孟童哦了一声,又往隔壁的桌子看了一眼,那做人事也正看过来,孟童咧嘴,摸了把玫瑰花,朝人事那姑娘挑衅地看了一眼。

        这公司里,人事那姑娘长得确实好看,身材高挑,据说一直在找猎头,想跳槽,她那张脸也微整过,总之就一美人。

        但人就是有点高傲,平日里不爱跟她们几个凑一起,苏蓝虽然也不爱凑,但苏蓝性格弱,柔顺,平日里就算不凑,要她帮忙的时候她都能帮上,而且很难拒绝别人。

        可那人事的就不同,说拒绝就拒绝,平日里还有些看不起她们几个的样子,孟童可就不喜欢她,之前还有些小过节,这工作上没得比了,就比男人男朋友老公之类的,加上那人事那姑娘成日想嫁有钱人。

        就在别人的心里落了把柄,孟童更甚至是天天用这个把柄来戳人家。

        人事那姑娘冷着脸,转了回去,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模样。

        孟童啧了一声,“显然是羡慕的,还什么表情啊。”

        苏蓝却什么都没搭理,她看到玫瑰花真的吓了一跳,跟客户讲话都差点咬到舌尖,舌尖一阵刺痛她又想哭。

        那里**裸地提醒她,她的初吻没了,人家还在她舌尖上留下了痕迹。

        她忙了一会,立即翻出手机,给朱芝发微信。

        蓝蓝:我收到玫瑰花。

        朱芝:哟,谁送的?

        蓝蓝:……东哥。

        朱芝:哈哈,他啊,这么快行动。

        蓝蓝:他居然知道我地址。

        朱芝:傻瓜,人家是谁啊,想知道你地址还不容易。

        蓝蓝:嘤。

        朱芝:多大?发给我看看,我看他多大方。

        蓝蓝:图片。

        朱芝:哟,是黄金屋家的玫瑰花啊?那可贵了。

        蓝蓝:……我怕。

        朱芝:没胆,别怕,他吃不了你。

        蓝蓝:……

        骗人。

        朱芝:你放宽心,就当是多一个追求者。

        蓝蓝:……

        苏蓝知道自己跟朱芝的观念有些不同,她确实不如朱芝那么豁达,看到那身后火艳的玫瑰,一个上午都坐立不安。

        感觉那玫瑰都能烧到她后背似的,但公司里其他的人却不这么想,连财务都听说她收了玫瑰,来收账本的时候,还特意摸了下,财务结婚很多年了,她羡慕道,“果然还是年轻好啊,自从结婚后,我就没收过我那死鬼半点东西了,没情趣。”

        孟童好似个传话筒似的,立即跟财务说,“这还不是苏苏的男朋友送的,还是另外一个追求者呢,啧啧。”

        财务哟了一声,看苏蓝,又看她柔顺的侧脸,笑道,“苏蓝今年是走桃花运了,不过苏蓝确实长的就像人家家里的老婆,照着人家老婆长的。”

        这话逗得整个办公室哈哈一阵大笑,苏蓝脸都红了,瞪了那财务一眼,财务跟她关系还不错,揉了下她的头,“好好享受被人追求的滋味吧,一旦结了婚,可就没这个待遇咯。”

        说完,悠悠地走了出去。

        孟童又借这个话逗了下苏蓝,苏蓝一脸无奈,只能低着头玩手机。

        孟童又好奇地凑了过来,问苏蓝,“苏苏,这个追你的人长什么样啊?帅不帅?”

        苏蓝想假装睡觉,可是孟童的话又一直在耳边,苏蓝本身不会撒谎也不会这样故意地跟人家委实,只能抬起头,应了一声,“挺帅啊。”

        “啊,好羡慕,我问了前台,她说送花的是黄金屋的小哥,送你花的那个人没来,不诚心啊,送花怎么不亲自来呢。”她这话一来有点故意,二来实际是想看看苏蓝说的帅是什么帅。

        苏蓝敛了下眉头,立即把脸侧了过去,这下不睡都要假装睡了。

        李画无奈,又扯了下孟童,孟童才消了声,却又看向那身后的玫瑰花,水珠已经没了,但玫瑰花还是那么娇艳欲滴。

        玫瑰花代表浪漫,情调,都是年轻的女孩子,没有不羡慕的。

        下午公司来了货,要清点,仓库人手不够,苏蓝下去帮忙,忙到快下班了才上二楼,喝了一大口水,又整理了下文件,顺便分配一下送货单,贴一下报销单,公司里的人也都在准备下班,有些人都借着业务先走了。

        孟童还在楼下,突然,她冲了上来,在大厅喊道,“苏蓝苏,蓝蓝…”

        她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苏蓝走到办公室门口,问道,“怎么了?”

        孟童指着楼下,“有人找你,帅哥,开着一辆黑色的,黑色的……”

        李画接过她的话,“黑色的欧陆。”

        整个大厅的同事顿时倒吸一口气,苏蓝脑门反应过来,心跳猛地加快,她转身立即进了办公室,拎起小包,匆匆地就往那消防门走去,孟童等人一脸蒙圈地看着她,苏蓝快速地拧开那跟隔壁工厂连接的消防门,匆匆地穿过人家的工厂,从另外的门下了楼梯。

        下了楼梯之后她没急着跑,而是躲在一旁,眼睛盯着她公司楼下,那辆黑色的欧陆静静地就停在那里。

        苏蓝捂着胸口,心砰砰砰的。

        第9章

        祁东等了一下,没等到苏蓝下来,他掐灭了烟,挽着袖子,大步地上楼,迎面就碰上孟童几个。

        孟童看到他,脚都迈不动,连身后那人事部的姑娘几乎停住了脚步,呼吸都停住了。

        祁东往里看了一眼,“人呢?”

        孟童这才反应过来,她咽了下口水,“跑了。”

        祁东一愣,本是没什么表情的唇角顿时微勾,那一刻邪气四溢,他低笑,“跑了?”

        再三确认似的。

        几个姑娘都被他笑容给迷得神魂颠倒,财务在一旁咳了一声,笑,“是的,跑了。”

        “从哪里跑的。”

        财务往后面的门看了一眼。

        祁东大步地走了过去,走到那消防门,一把拉开,对面轰隆隆的机器声顿起,祁东指着这路,问财务,“她就这么穿过去了?”

        财务掩嘴笑,“嗯,还跑得很快,一溜烟就不见了。”

        “像小兔子?”祁东外加一个形容。

        财务点头,“没错,像小兔子。”

        祁东唇角含笑,“我现在追过去来得及吗?”

        财务笑道,“你试试?”

        祁东偏头捏了下下巴,低笑,“小兔子啊小兔子。”说完他转身往大门走去,路过苏蓝的办公室看到那娇滴的玫瑰还立着,忍不住又一阵大笑,那低沉醇厚的笑声好听得像大提琴,几个姑娘几乎都贪婪地把视线落在他脸上。

        他把视线从那玫瑰花挪了回来,含着笑意下楼。

        他走了很久,站在门口的孟童几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财务见几个姑娘这样,忍不住笑,“都是年轻人啊。”

        说完她先下楼了。

        人事部那姑娘也很快反应过来,跟着财务下楼,脑海里却晕乎乎,只有那祁东的笑声,这,不就是她一直想找的男人吗。

        ……

        ……

        苏蓝躲在那楼梯口,看着祁东开了车门,上楼,人影一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她立即从那楼梯里冲了出去,拔腿跑的那叫一个快,冲到了公交站台,运气挺好,刚站稳了公交车就来了,她立即上车。

        紧扶着扶手,靠在车门狠喘了一口气。

        喘上气后,她又苦着脸,这里到她家里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她茫然地抱着扶手,看着外面的风景。

        到了家门口的公交站台,她下车后,左右细看了,没发现那辆黑色的车子,她便冲进了小区,等回到家门口,她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下来。

        家里人都在超市,开了房门后,她踢掉鞋子,趴到沙发上,紧抓着抱枕,又把脸给死死地埋到抱枕里。

        过了一会,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翻了一下,找到了财务的电话。

        拨打了过去,财务一接到她的来电,带着笑意问道,“小兔子?”

        苏蓝皱着眉头,“盈姐,我是苏蓝。”

        “哈哈,我知道。”财务又是一阵笑,苏蓝没见她这么愉快过,听她笑了一会,苏蓝还苦着脸,她打断财务的笑声,“盈姐,那人呢?”

        “走啦,你都走了他还留着啊。”财务收了笑声却还是带着笑意。

        苏蓝又把脸埋进枕头,迟疑地问道,“盈姐,他没说什么吧?”

        “没有,上来后就是往那门看了一眼,你跑得也是快,他没找到人就走了,苏蓝,你实话告诉姐吧,在哪里认识的优质男人啊?这男人全身上下可都是写着高富帅三个字啊,那辆欧陆至少五百多万哪。”财务好歹也三十八岁的人了,见过的男人不少,但祁东绝对是榜首第一。

        “盈姐,就一朋友的朋友,走了就好,我就是打个电话跟你确认一下。”苏蓝蹭着枕头松一口气。

        财务笑道,“哟,看来苏蓝的朋友应该都挺有身份的。”

        公司的人都知道苏蓝在g市长大,但是苏蓝平日里很少吭声自己的事情,相处两年了,真没人知道苏蓝的家庭情况,再说了,苏蓝也就是一普通女孩,平凡柔顺文弱,公司里比她出色的还真不少。

        所以谁都不敢相信,苏蓝会招惹这么一个看着就不是一个世界的男人上门找她。

        苏蓝想起祁东那一堆的头衔,没记住但看着就很厉害的样子,苏蓝苦着脸道,“盈姐,你别笑话我了,那个,我挂了。”

        财务在那头笑道,“好好好,吃饭去吧,我正买菜呢。”

        “嗯。”

        苏蓝紧接着给朱芝发了微信,但朱芝没有回。

        苏蓝等了一会,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又继续趴着,趴着趴着差点睡着了,一条微信闪进来把她给弄醒了。

        她把手机拿了过来,是秦森。

        秦森:下班了?

        蓝蓝:嗯,到家好一会了。

        秦森:我今晚加班。

        蓝蓝:啊,记得吃饭。

        秦森:(笑)好的,你也去吃饭吧。

        蓝蓝:好。

        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了眼墙壁上的钟,下了沙发,穿鞋,去超市吃饭,吃饭完了她在超市里帮了一下忙,没多久,就被王惠珍赶了回家,“你明天还上班呢,在这里瞎忙活什么,不用你,不用你。”

        苏蓝哦了一声,只能回了家里。

        时间还早,她开电脑玩了一下,她最喜欢刷刷微博看看视频,然后偶尔玩一下小游戏,有时候读读文摘之类的,她从小就不偏科,科科都稳定,永远都是在中游,不上不下,跟她的人一样。

        放松了一下,差不多时间了,她就去冲凉,出来了跑阳台擦头发,吹头发,手机就响了,是秦森。

        秦森那头一阵笑声,苏蓝问道,“在干嘛呢?”

        “我们刚下班,出来吃烧烤,你要一起吗?”秦森笑问。

        苏蓝摇头,“我不喜欢吃烧烤,你吃吧。”

        秦森又笑着问,“那你喜欢什么啊?”

        苏蓝坐在阳台的躺椅上,头发还没全干,她想了下,“好像也没特别喜欢的,喜欢书?”

        “书啊?”秦森问。

        “嗯。”

        “我家苏蓝这么文艺啊。”秦森那头又是一阵笑声,估计是有人在说笑话,男的女的笑声掺和一起,听着就觉得热闹。

        苏蓝在这头腼腆地笑了笑,文艺?其实她不文艺的,至少她肚子里没有什么墨水,喜欢书只是喜欢看,看了又不记得,领略性也低。

        又聊了一会,苏蓝不好耽误秦森吃宵夜,秦森估计也被催得厉害,便互相道晚安挂了电话,电话挂了后,阳台就安静下来了。

        苏蓝低头翻找买书的app,点了进去,搜了一本名叫《了解男人心》的书,28.5元,她下单付款。

        抱着手机又在躺椅上坐了一会,才起身,进了厨房,给她父母熬了点小米粥放在锅里。

        超市以前刚开的时候,父母熬夜都是熬到凌晨一两点的,身体不容易受得住,去年父亲因疲劳而晕倒过一次,那时也吓坏了他们这个三口之家,当时也领会到了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金钱,虽然也很重要,但它并不能跟健康相比。

        超市的关门时间这才重新整改了一下,现在十一点多超市就关了,有时父亲会先回来休息,母亲收最后的尾,收完了父亲早上早点起,母亲晚点起,加上手里有三个女孩,人数绰绰有余。

        粥放着自动熬,苏蓝回了房间,戳开微信,盯着给朱芝发的微信。

        还没回呢。

        蓝蓝:朱芝,东哥今天来我公司了。

        两个小时前的了。

        她看了又看,又想给朱芝打电话,但终究怕打扰到朱芝,她很清楚朱芝,朱芝常年手机不离手的,一方面她的工作需要,一方面也是她离不了手机,刷朋友圈刷微博看知乎答题看影评看公众号,一有空就在看,据说还因为这个跟杨重吵过一次架,朱芝那时脾气更爆,对着杨重拳打脚踢的,杨重一个大男人当场脸就沉了下来,也是有怒火的,可是他是男人,有脾气却不能像朱芝那样发泄,下一秒就把朱芝给扛了起来,直接扔进房里。

        第二天两个人都相安无事了,那时朱芝手机就开着呢,苏蓝在这边焦急地问,那头压根就没回她。

        她抱着手机等了一个晚上,等来了风平浪静。

        所以微信发出去的话,朱芝要是有时间肯定是第一个回的。

        苏蓝开了空调,调高一点,这才仰躺在床上,就在她快睡着了,手机激烈地响了起来,她立即抓了一把,接了起来,正是朱芝。

        苏蓝正想说话,朱芝那头却有些疲惫地说了一句,“我刚回到家。”

        苏蓝愣下,“你去哪了?”

        朱芝动了下嘴巴,后语气精神了一些,“去我婆家。”

        苏蓝啊了一声,朱芝似乎很疲惫,苏蓝这么一单音应,朱芝也没再说话,苏蓝揉了下额头,小声地问道,“朱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

        她知道朱芝爱面子,一般都是朱芝帮她解决问题,她在朱芝这边常常帮不上,有时也挺挫败的。

        朱芝应道,“没有,没什么事,就是你知道,他家里人多,要应付,很麻烦,婚姻真的是个坑。”

        苏蓝嗯了一声,“家里人多确实挺多事情的。”

        朱芝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她向来不习惯跟别人说自己的事情,跟苏蓝更是少,虽然苏蓝最了解她,但很多的不好的事情都是朱芝自己画了个画面把它填美了,到了苏蓝这边,也只看到美这个字。

        那掩埋在后面的真相,只有朱芝自己知道。

        第10章

        听着朱芝的疲惫,苏蓝不再提自己跟祁东那点事情了,她跟朱芝聊了学生时代,她跟朱芝是小学一年级认识的,但两个人一直没什么交集,直到有一次班级举行拔河赛,朱芝带头,苏蓝被安排在她的后面,朱芝想赢,拼命地扯着绳子,扯得脸红赤耳的,整张小脸都红彤彤的,手也一片发红,拔河自然是在朱芝这么拼命下赢了,可是对面一松手,架不住冲力这边的队伍就一个劲地往后倒,那时朱芝直接跌坐在苏蓝的肚子上。

        苏蓝本来就瘦小,霎时整张小脸都白了。

        朱芝爬起来后,看到苏蓝那样子她也吓的脸发白,老师把苏蓝抱了起来,抱在怀里温柔地询问了好一会,苏蓝才缓过神,那时朱芝就一直紧紧地跟着,不停地紧张地看着苏蓝,苏蓝靠在老师的怀里,朝朱芝笑了一下。

        朱芝见她能笑了,这才放松了下来,两个人也因此有了交集。

        讲起了这段纯真岁月,朱芝在那头笑了起来,也放松了,她说道,“还记得我第一条白色的裤子吗?”

        讲起这个,苏蓝就闷笑,她点头,“嗯,当时你那裤子是我弄破的。”

        朱芝哈哈一阵笑,“对,你还欠我一条白色的裤子。”

        那时五年级,朱芝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喜欢上白色的裤子,还一连囤了四五条,天天都穿着白色的裤子晃悠,最喜欢的一条就毁在苏蓝的手里,那时朱芝看人打篮球,坐在篮球的那个三角区,坐得好端端的,苏蓝突然从身后抱住她,随后拽着朱芝的手说要去买冰棍,朱芝不肯起,苏蓝就扯。

        扯了一下,就听到撕拉的一声,那声音清晰得不行,朱芝再站起来,屁股上的裤子已经撕开了一个口子了,当时朱芝差点把苏蓝给当成篮球给投到了篮里。

        聊了一会,朱芝完全放松了。

        苏蓝这头听得心里也跟着放松,随后又再聊了一些过去的好笑的话题,两个人挂了电话,苏蓝盯着手机屏幕。

        呼了一口气,把脸埋在那枕头里。

        那头,朱芝也挂了电话,把手机放柜子上,这才赤脚下了床,来到阳台,杨重背对着落地门正在讲电话,手里夹着一根烟。

        朱芝咬紧下唇,转身又回了房里,眼眸闪出一丝怒火,都怪他那个姑姑。

        没事尽提孩子的事情,没错,今晚去婆家那边,他那个在加拿大的姑姑回来了,却提起了孩子的事情。

        朱芝还年轻,并不是很想这么快生,实际上她也有计划,但这个计划确实不在今年,当时他那个姑姑说了一句话,朱芝低声顶了一句嘴,这句,就这么落了他姑姑的耳朵里,他姑姑也是直接,也没藏着,抬起头问朱芝,“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

        苏蓝睡得不算晚,但估计是梦里梦多,第二天差点没起来,起来了匆匆地赶到公司,已经迟到五分钟了,苏蓝打了卡,拎着包包往办公室走去,走了几步后,她才发现办公室里的人都看着她。

        苏蓝看了她们一眼,尤其是那人事部的姑娘,就这么静静地抱着文件站在办公室门口看她,眼眸里闪着各种情绪。

        苏蓝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尤其是公司这些人,说熟悉是熟悉,说熟却不是太熟,她缩了下脖子,也没搭理,直接进了办公室,一进去,她的脚步就停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的座位。

        一束比昨天更大的玫瑰花把她的座位都挤满了,孟童蹲在那地上摸着那玫瑰花,从玫瑰花的后面探出头来,笑眯眯,“苏苏,你看,今天早上又收到了玫瑰,这么大束呢!!”

        她的手指还夹着卡片,脸上带着笑意也带着羡慕,眼眸里还有一丝说不清的情绪,苏蓝头突然疼了起来。

        李画垫着脚,笑道,“苏苏,你真幸福。”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呢!苏苏,你怎么认识昨天那个帅哥的啊?啊啊啊不过那个帅哥看着应该年龄比我们大很多吧?你看看,他还给你写了卡片。”孟童笑眯眯地跑了过来,把卡片递给苏蓝。

        上面还是苍劲有力的字,内容却换了:小兔子,跑得真快。-东

        孟童凑苏蓝面前,“他叫你小兔子,好可爱。”

        李画也笑,“还真别说,苏苏确实像一只小兔子。”

        孟童又笑眯眯,眼睛一直盯着苏蓝,“苏苏,你怎么认识他的啊,跟我们说说呗,你不知道那人事部那个人啊,她多感兴趣呢,方才你没来的时候,她都来办公室一次了,看你没来上班,还哼了一声呢,我看她妒忌羡慕死了。”

        苏蓝没吭声,拿着卡片回到了座位,并把那玫瑰花吃力地被抱到了后面,昨天那束她没带走的玫瑰花已经有点枯萎的样子了,叶子有些都卷黑了,后面的桌子本身就是有时用来喝喝茶什么的。

        现在被两束玫瑰花给霸占了。

        孟童还盯着苏蓝,想等苏蓝的回答。

        苏蓝看向她,笑道,“他就是我一个朋友的哥哥,就是挺爱玩的。”说完了她也不好意思,说人家爱玩什么的,她都不了解人家,还是不能随便说了。

        可是她又不想办公室里的人太误会,孟童点头,瞬间脑补了一部电视剧,说道:“我知道了,他追你就是追着玩玩而已对吗?难怪你昨天跑的那么快,这些有钱人就是这样,对感情很随意的。”

        主要是苏蓝一看也不是那种会让人追得不舍得放弃的那种女孩啊。

        苏蓝点点头,就当是应了孟童的话。

        孟童一阵欣喜,看向李画,跟李画挤了下眼睛。

        苏蓝把今天的卡片跟昨天的卡片放在了一起,心里乱哄哄的,她不知道祁东是不是打算就这么天天给她送玫瑰,问题是这玫瑰还占地方,下午的时候,几个外国客户来公司,是电商的一妹子接待的。

        为了装饰一下会客室,那个妹子从苏蓝的玫瑰花里扯了好几朵出去。

        苏蓝没什么感觉,孟童却心疼得不行,抱着那玫瑰花,不停地跟那妹子说:“好了,好了,别拿了。”

        苏蓝听着倒觉得挺搞笑的,她想联系祁东,让他别送了。

        可是又不知道人家号码,其实问朱芝她就知道了,可是她又怕祁东知道她号码以后还有别的行动,虽然这么想是有些自恋。

        于是在这么纠结下,迎来了下班。

        而在快到下班之前,公司楼下照样迎来了一辆黑色的欧陆,还是孟童给苏蓝报的信,苏蓝第一反应就是冲去走后门,依然跟昨天那样躲过,谁知道一路冲到楼下,就被人拦腰给抱住,祁东将她压在楼梯上口,笑着点她的鼻子,“当我傻呢?给你跑了一次,还能让你跑第二次?”

        苏蓝挣扎,他纹丝不动,苏蓝焦急,声音都带着颤抖,“东哥,你能不能别再来找我了?”

        “能啊。”祁东应的快。

        苏蓝一欣喜,猛地抬头,祁东却邪笑,“你答应我当我女朋友,我就不天天来找你了,改成每天下班来找你。”

        苏蓝想哭,这不是一样吗?她摇头,小手不停地推着他的肩膀,“东哥,我们好商量,你先把我放下。”

        祁东低笑,“我都抱在怀里的人了,还让我放下?你这不是残忍吗?”

        苏蓝快哭了,她说不过祁东,可是她也挣扎不过祁东,她的眼睛往外一看,能看到这下班从这路过的人都看着,而最重要的里面还混着她公司的人,苏蓝立即把脸缩了回来,脸跟脖子都憋得通红。

        她紧抓着祁东肩膀的衣服,“东哥,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我正好也有事情要跟你说。”

        “哦?你还有事情要跟我说?”怀里的女人弱得宛如一只小猫咪,手中触感柔软得很,他抱得正好就是她的小腰,柔弱无骨,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香味,那香味即不是香水味也不是一般的香皂的味道,倒像是樱花味,但却淡得令人心悸,祁东忍不住把头埋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苏蓝几乎要哭了,她立即缩着头,怕外面路过的人看到她的脸,手不停地捶着他的胸口,“东哥我真的有事要跟你说啊,我们换个地方吧?”

        “换个地方你让我抱吗?”祁东坏笑。

        苏蓝摇头,祁东感到她脖子晃动的动作,顿时好笑,太老实了。

        他故意亲了下她的脖子,她在他怀中顿时疯狂地踹着脚,祁东紧紧地抱着她,眉眼都是笑意,“不让我抱,我就不换地方。”

        苏蓝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小脸通红,手也是不停地捶着他的肩膀,祁东笑得坏坏的,“给不给抱?”

        这点苏蓝死也不能点头,她倔强地咬着下唇,祁东看着怀里的小女人,也看到她那紧闭的小嘴,眼眸里难得得升起了一股犟气,祁东低笑,“好嘛,那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苏蓝立即点头。

        “一起吃个晚饭?”

        苏蓝又停了,没应。

        祁东又是一阵坏笑,“你不答应,我们就这么抱到地老天荒。”

        第11章

        为了不抱到地老天荒,苏蓝答应了祁东,一起吃晚饭,从他怀里出来,那堵在楼梯口看的一些人都站直了身子,揉着自己的脖子,左看看右看看,苏蓝只想把自己的脸给埋进了地里,祁东搭着她的肩膀,往那停着的欧陆走去。

        并给苏蓝开了车门,苏蓝钻进去后,那些视线也跟着不见了,她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祁东也开了车门上驾驶位,含笑看了她一眼,并朝她俯身过去,苏蓝惊地往后一贴,手快速地推着他的肩膀,“东哥。”

        “急什么?不非礼你,给你扣个安全带。”祁东拽着那安全带,给她扣上。

        扣好安全带,祁东坐正身子,也给自己扣上,才启动车,苏蓝呼了一口气,祁东摇下车窗,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将车倒出了工业区,苏蓝坐在座位上,浑身绷紧,眼神也不敢乱转,就这么看一下前面,看一下窗外,看一下自己的手,看一下自己的包包。

        祁东叼着烟,红绿灯时,看她一眼,她正盯着自己的手摆弄着玩,祁东唇角勾了一下,带着一抹笑意,很难说清楚当初是怎么看她上眼的。

        就楼梯口那一下,还有在那餐厅里,她吃得心满意足的脸,回去后他就把她的脸给画下来了。

        祁东没问苏蓝想去哪里吃。

        他自己做了决定,车子开到一处商业中心,这里有许多的大公司,但也藏着不少很特别的店铺,有逼格的,也有夸张妖媚的,也有小清新店铺之类的,这种地方看着时尚,实际上里面常常隐藏着不少的隐形富豪。

        苏蓝之前跟朱芝来过一次,两个人进了一家店喝了两杯手工咖啡,确实好喝。

        一下车,家里就来了电话,苏蓝接了起来,王惠珍笑问,“今晚不回来吃饭?”

        苏蓝看了一眼在一旁抽烟的祁东,应道,“嗯。”

        “跟秦森约会?”王惠珍收到女儿的微信,没回,直接打了电话,实际上也是想听听两个人交往的进度,最好是让秦森跟她讲两句话。

        苏蓝又看了眼祁东,摇头,“不是。”

        “啊,那跟谁?”

        “一朋友。”苏蓝舌头都要咬到了,王惠珍听说不是秦森有些失望,但女儿有朋友很正常,便笑道,“那好吧,去吃饭别让人家等了。”

        “嗯嗯。”

        苏蓝松一口气,她多怕王惠珍问的太详细。

        挂了电话,祁东掐灭了烟,揽着她肩膀,“讲完了?”

        “完了。”

        “走吧。”

        祁东的大手搭在她弱小的肩膀上,往那一排餐厅走去,苏蓝好几次挣扎着想从他的手心出来,特别想跟他说,好好走路不行吗,祁东略低头,沉沉地威胁,“再挣扎,我把你横腰抱进去。”

        苏蓝老实了。

        祁东满意了,他摸了下唇角,笑得邪气。

        有些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欺负的,苏蓝就是。

        祁东带的这家餐厅,名字叫温柔乡,里面光线暗到像进了鬼屋,苏蓝都有些不敢迈步,祁东半强硬地推着她往前走,服务员领着两个人进到最里面靠窗的位置,沙发一坐下去几乎整个人往下陷,苏蓝惊得急忙稳住自己。

        祁东倒是自在,坐下来后,先对服务员道,“来一杯柠檬汁。”

        “是。”

        后才把菜单交给苏蓝,苏蓝摇头,推着菜单,“我不会点,你点就好了。”

        祁东翻了一下,“你喜欢扇贝吧?”

        苏蓝点头。

        祁东又翻了一下,“喜欢牛扒?”

        苏蓝又点头,祁东暗笑,“没想到我跟你心灵相通啊。”

        苏蓝也有些诧异,他点的竟然都是她喜欢的,服务员先上了一杯柠檬汁,苏蓝一喝,发觉够酸,又猛吸了好几口,那酸味酷爽得她想满地打滚。

        “好喝吗?”祁东抿了口咖啡。

        “嗯。”

        “这家店的柠檬汁特别出名,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带你来。”

        苏蓝又猛吸两口,脸颊鼓鼓的,祁东靠在椅背上,看着她那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下她的下巴,苏蓝嘴里的柠檬汁差点喷出来,立即就要掰开他的手,谁知他直接倾身过来,堵住她的嘴唇,那已经到了唇角的柠檬汁直接被他吸了过去,祁东英挺的眉狠狠地敛了起来,他倒了回去,用手背抹了下唇角,“这么酸!?”

        苏蓝还呆滞着他刚刚亲了她,下一秒看他这副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又故意似的,狠狠地吸了一口柠檬汁,感觉柠檬汁给她带了安全感。

        祁东忍了一下那酸气,揉了下唇角,他微微倾身,坏笑,“据说喜欢吃酸的女人容易生男孩哦。”

        苏蓝吸柠檬汁的嘴一顿,半响问道,“然后呢?”

        “然后你就可以给我生个男孩啊。”祁东笑得坏坏的。

        “……”苏蓝的脸一秒变红,红到了耳根,她狠狠地把最后的几口吸完,吸完了把杯子往旁边一推,低着头斟酌了一下,她说有事情要跟他谈,其实也主要就是谈他送花还有追求的事情,苏蓝心里建设了一下,又狠狠地咳了一下,眼神转来转去,她做的工作就是跟客户沟通,虽然不用面对面,但是在电脑跟电话跟前解决的,每天都要接好几十个电话,针对出货啊问题啊客户投诉啊安抚客户啊之类的,她其实都处理得很好,只要别让她直接面对客户她就能扭转局势,成功安抚客户。

        她又看了祁东一眼,祁东也正看着她,苏蓝坐直了身子,又把那股害怕憋了回去,手捏着自己的小包,“东哥。”

        “在。”

        “我们谈谈。”

        “嗯,等你呢。”

        “东哥。”

        “在呀宝贝。”

        “……”苏蓝差点被自己呛到,她咬紧牙关,说道,“东哥,我有男朋友了。”

        祁东靠着椅子,腿伸直,点头,“知道啊,见过嘛,戴着一个眼镜。”

        “嗯嗯,您是见过的,我跟他感情还不错。”

        “你们接吻没有?”

        苏蓝被堵得话到了嘴边差点咽回去呛死自己,她紧扭着自己的裙子,憋半天没吭声。

        “没有接过吧?”祁东了然一笑,他倾身向前,捏住苏蓝的下巴,“其实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也都清楚,但是我想告诉你,你也别白费力气跟我讲什么你有男朋友了,不接受我追求什么的,追你是我的事,接不接受那就是你的事了,我想追到明年,你管得着吗?”

        苏蓝想挣脱他的手,祁东却用了劲,苏蓝眼眸里有些无助,祁东却不打算继续跟她马虎眼,直截了当地说,“找我谈没用的,小苏蓝,我很少出手,一般出手我就是要成功的,除非你心硬如铁。”

        苏蓝张了张嘴巴,也有些害怕他这股侵略,“我会跟我男朋友结婚的。”

        “好啊,你真的跟你那个眼镜男朋友结婚了,我一定包个大大的红包,再送套房子怎么样?”

        苏蓝使劲摇头。

        祁东摩擦着她尖细的下巴,问道,“为什么不想接受我?”

        为什么?苏蓝看着眼前的俊脸,按理说这个男人是她目前见过最好看的,可是他太霸道了太有侵略性了,苏蓝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她是柔弱,是柔顺,是听话,可是她也希望对方也是尊重她的,也是彼此间好商好量的,而不是被动得接受。

        “答不出来?”祁东再次发问。

        苏蓝想低下头,他却又把她的下巴捏起来,胁迫她跟他面对面,眼对眼,苏蓝突然觉得委屈,眼眶都有些红了。

        祁东霎时愣了下,立即松开她,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

        苏蓝咬紧下唇,“你好凶。”

        what????他凶!???

        祁东哭笑不得,他转了个身子,来到苏蓝的那沙发,坐下,苏蓝立即往旁边缩了去,祁东揽住她的肩膀,“我凶,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别哭,小眼睛都红了。”

        “我眼睛不小。”苏蓝小声地抗议。

        祁东低笑,安抚道,“好好好,不小,苏蓝的眼睛最大,别哭。”

        他从桌子上扯了一张纸,想给苏蓝擦,但苏蓝却不肯,扯了他手里的纸巾,偏头压了压眼睛,其实没有哭,也就是红个眼眶而已。

        这时服务员上菜,牛排的香味扑面而来,祁东拍拍她的肩膀,“别哭了,我们吃饭好不好?”

        苏蓝抬头,看了眼桌子上那诱人的菜,又低下头,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她刚才那柠檬汁下肚了,容易饿。

        祁东松开她,把牛排给她切好,刀叉递给她,“吃饭好不好?”

        苏蓝没吭声,刀叉也没拿。

        许久,才低低地应道,“好。”

        跟蚊子似的,祁东一笑,看着她那在灯光下柔和的脸,压下心中蠢蠢的欲动。

        第12章

        桌子上都是苏蓝爱吃的,牛排都给祁东切好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尤其好下嘴,苏蓝吃了一些,味道不错,她缩着肩膀。一口一口地吃着。

        祁东抿了一口咖啡,问道,“好吃吗?”

        苏蓝迟疑了下。没应。

        祁东笑了下,他也叉了块牛排吃,说道,“我这两天要出差。”

        苏蓝眼睛一亮,祁东咬牛排的牙齿有些酸,眯眼问道,“你就这么开心?”

        苏蓝没吭声,低下头继续吃牛排。

        祁东眯眼,冷笑道,“嗯,玫瑰花我还会继续送的,直到你接受我为止。”

        苏蓝刷地从牛排里抬起头,眼眸里带着惊恐,她把牛排咽下去,颤着嗓音说,“东哥我们,我们办公室太小了,装不下那么多玫瑰,你别花这个钱了,真的,别花了。”

        “你不会把玫瑰花带回家吗?家里总有地方可以放吧?”祁东冷哼。

        “招蚊虫。”

        “你不喜欢玫瑰花?”

        苏蓝又沉默了,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玫瑰花吧,只是总是玫瑰花收多了总会烦恼的吧,再来她知道那玫瑰花价格不菲,这一次也就算了,多次的话不就真的真败家了。

        “不是不喜欢,是太多了。”苏蓝这么说。

        祁东盯着她,半响笑问,“好,不送玫瑰花,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这实在不是祁东没有追人的手段,而是他查到的苏蓝的资料,发现她除了书没什么喜欢的,当然了吃的就不用说,大部分吃的她都喜欢,可是金银珠宝包包车子房子她好似都没特别喜欢,祁东第一次碰见这种好似活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女孩。

        应该说,他碰见的苏蓝正是在一个最纯情的时候,还没有被外面的世界熏陶过的,更不知道物质是多么重要。

        因为这个时候的她,知足,也长乐。

        也就,更难讨好了。

        苏蓝又沉默了,她都要拒绝祁东的追求了,还告诉人家她喜欢什么,就算真有喜欢什么她也不会说的啊。

        苏蓝那眼眸里明摆着写着拒绝告诉你。

        祁东又是一冷笑,他咬了一块牛排,“既然你不说,我继续送玫瑰花。”

        “……”苏蓝快哭了,她捏着叉子的手一抖。

        这次谈话又以苏蓝败告终。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上的菜都很好吃,尤其是那牛排,紧接着就是扇贝,最后吃完了,苏蓝又加了一杯柠檬汁,祁东在对面都替她酸。

        她边喝还边用眼睛瞟了下餐牌,餐厅不能抽烟,祁东叼着片西瓜顺她视线看去,问道,“很好吃是不是?”

        苏蓝老实地点头,祁东笑,“那下次你请我来吃?”

        苏蓝看向他,迟疑了下,摇头。

        祁东眯眼,“为什么?”

        苏蓝咬紧下唇,撇开头,又看了眼餐牌,不是她不愿意请客,而是不想跟他有过多交集。

        祁东把嘴里的西瓜啃完,咬牙切齿,但看她那模样,又忍不住笑,最终起身,去结账,苏蓝想抢单,被祁东一把捏住,偏头道,“不给你买单的机会,你欠我一次。”

        “嘤。”苏蓝挣扎。

        但他的手紧捏着她,刷卡买单后,拉着她往外走。

        回到停车位,祁东拉开车门,苏蓝坐了进去,祁东也跟着弯腰,凑了过去,咬了下她的耳朵。

        苏蓝惊得往后一倒,他牙齿刚磨过她的耳垂,那一阵酥麻从她耳朵层层地往心里递过去,祁东冷笑,“惩罚。”

        砰——门关上,苏蓝想跳车,一脸哭相。

        祁东上车后,启动车子,也没吭声,苏蓝一脸委屈地拉上安全带,车子刷地一下就飙了出去,苏蓝紧贴着车门,警惕地盯着他。

        一路无言回到她家小区门口,苏蓝再一次连滚带爬地出了那辆欧陆,急匆匆地滴卡进了小区,冲进电梯,靠在电梯上,苏蓝感觉耳朵跟着火似的,她从包里拿出镜子,对着耳朵照了照,这光线不太好。

        但是能看出红成了一片,苏蓝几乎是软着腿出了电梯。

        ……

        ……

        黑色的欧陆里,祁东看着那逃跑的背影,唇角勾起,舌尖抵了抵那牙齿,咬了她耳朵的那排,凑近的时候,她身上那樱花香迷得他差点将她压在车里。

        有时,念头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

        ……

        在家门口站了好一会,直到耳朵不麻了,苏蓝带着一脸红晕开了门,此时还早,九点多,家里人还没回来,苏蓝紧跟着拿了睡衣干净去冲凉,冲凉的时候都不敢摸那耳朵,感觉那一排牙印还在似的。

        匆匆地冲好之后出来,刚好十点,放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急忙去接,正是秦森。

        秦森声音挺疲惫的,“在干嘛呢?”

        苏蓝呼一口气,坐懒人椅上,靠着,“刚冲好凉,你呢?还没下班?”

        “还有半个小时,明天可能还要再加一次班,基本就差不多了。”

        “嗯,那挺辛苦的。”

        “没办法啊,赚钱重要。”

        “也别累坏了身子。”

        “嗯。”听到苏蓝关心他,秦森一阵欢喜,抱着手机,想象着这头的女孩,苏蓝如今就是介于女人跟女孩之间,性格上的单纯,但身材各方面却都已经发育开了,有时静静地垂下眼眸时,能看出一丝很柔美的女人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相处起来,有时确实淡如水。

        但这种淡如水却容易流进人的心底,秦森觉得自己就需要这么一个女人,宛如清水一般似的。

        不要有太多的想法,也不要太物质,野心不要太大,他才能驾驭得住。

        秦森,“等我忙完了,带你出去吃饭。”

        “好。”苏蓝点头。

        “那晚安。”秦森说。

        “晚安。”

        苏蓝挂了电话,把手机往柜子上推,就开始擦头发。

        她心情放松些了,主要是想到祁东要出差,只要他不在,她就能放松,再来,她也不认为祁东能喜欢她很久。

        祁东一看就不是她能拿捏得住的男人,之前朱芝跟杨重谈恋爱的时候,苏蓝虽然羡慕但一直都是旁观者的姿态,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也找一个这样的男人,毕竟有些男人一看就不是随便能驾驭得住的。

        苏蓝对自己太了解了。

        父母早出晚归的,苏蓝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头发差不多干了又出去到厨房熬点小米粥,等待父母回来吃。

        王惠珍今晚早回来,进门看到苏蓝在厨房里,笑着走了过去,靠在门板上笑,“今晚跟谁出去吃饭啊?是不是朱芝?”

        苏蓝摇头,“不是。”

        “哦哦,蓝蓝交新朋友了。”王惠珍调侃。

        苏蓝笑道,“没有啦。”

        往王惠珍身上蹭去,王惠珍顺着她的头发,说道,“多认识一些朋友也好,你从小就只跟朱芝好,别的同学也没怎么来往。”

        “也有的,比如我们班的班长。”

        王惠珍又笑,“你们班长不是那个戴眼镜,没事就给你抄题的那个吗?”

        苏蓝点头,拉着王惠珍的手,“是啊,他在外地,说要调回这边了。”

        王惠珍想了下,那个戴眼镜的班长瘦瘦弱弱的,看着还行,她之前也希望苏蓝的男朋友,最好是一起长大的同学,但是这些年苏蓝没有跟任何一个同学擦出火花,尤其是大学那四年,正是最美好的时候。

        女儿却一副永远都睡不醒的模样,其实那个时候苏蓝确实是睡不醒,高中三年苦得很,一到大学一放松,把自己从神台拉了下来,过的是永远都在睡梦中的生活,她沉迷于看书沉迷于玩游戏,沉迷于逛各种论坛,刷各种段子,别说谈恋爱了,连班上的同学名字都记不全。

        这四年最美好的,就这么被她给睡过去了。

        坐着跟王惠珍聊了一下,厨房里那小米粥的电饭锅发出了声音,苏蓝看了眼时间,打了个哈欠,王惠珍就推着她,“去睡吧,还要上班呢。”

        “嗯嗯。妈晚安。”

        “晚安我家小蓝蓝。”王惠珍亲了苏蓝的额头一口,苏蓝笑咪咪,推开了房门,开了空调,卷到床上。

        柔软的床上让她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她的生活过得也很简单,几乎都是三点一线,上班吃饭回家,至于去大玩什么的,她很少,只除了偶尔跟朱芝开车到处去转,两个人也计划过去旅游。

        不过嘛,至今还没实行。

        ……

        ……

        第二天上班,苏蓝提前五分钟到公司,孟童也已经来了,苏蓝一进办公室,看到新来的玫瑰花,差点哭了。

        孟童笑眯眯地把玫瑰花搬开,摊手,“蹬蹬噔,不止玫瑰花,今天还有吃的。”

        玫瑰花后面挡着的是一个礼盒,礼盒上写着某某私人烘培店,礼盒里面,是八块很小但很有食欲的奶油蛋糕。

        苏蓝,“……”

        李画摆弄着笔,看了苏蓝一眼,眼眸也闪过一丝很复杂也有些妒忌的情绪,她说,“苏苏,你进一下公司的扣扣群。”

        第13章

        苏蓝开了电脑,登上了扣扣,进了群。

        群里放着她跟祁东的相片,还有,有人谣传她要辞职了,找了这么样一个男朋友,辞职回家当少奶奶咯。

        苏蓝看着画面,半响没有吭声。她意识到,祁东给她的生活,带来的麻烦不少。

        李画戳了戳她的手,“苏苏?”

        苏蓝扭头,问她,“谁传的我要辞职?”

        李画干笑了下,说道,“不知道啊,传着传着大家都这么说了。”

        这扣扣群成天没事八卦一些有的没的,苏蓝知道,一向她都不怎么理会的,也不参与,如今八卦却已经到了她头上了。

        苏蓝起身,孟童一把抓住苏蓝,“苏苏你要去干嘛?”

        苏蓝说道,“我得去跟经理还有林总说一声。”

        她是柔顺,但不代表她不知道职场的一些规律,至少这种毫无里头的谣传尤其是谣传到她要辞职,被上司跟老板听到,都不太好。

        “啊林总跟经理在办公室开会呢,你过去会不会不太好啊?”孟童跟着看向那边的办公室。

        苏蓝,“我必须得说。”

        “啊好吧。”孟童松了手。

        苏蓝出了办公室,朝老板的办公室走去,她站在门口,呼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其实很少跟老板主动说话,平日里碰面点个头已经很稀奇了,她刚来的时候好几次见到老板都没有办法立即反应过来跟他打招呼。

        等她自己反应过来,就一个劲地怪责自己,现在情况是好些了,但要单独跟老板面对面还需要一些勇气。

        就在她做心里建设的时候,门开了,她惊了下,黄经理站在里面笑,“还打算站多久?进来吧,我们正好有事情问你。”

        “是。”

        苏蓝进去。

        林总坐在沙发上,拎着水壶,看到苏蓝进来,指着前面的沙发位,“坐坐,喜欢喝茶吗?”

        苏蓝看了眼黄经理,黄经理笑着点头道,“坐吧,别拘谨。”

        苏蓝只能坐了下来,两腿并拢,更拘谨了。

        黄经理也在苏蓝的身侧坐下,苏蓝看着林总倒水,说道,“林总,关于辞职的事情只是谣传不是真的。”

        林总一笑,“我正想问你这件事情呢。”

        苏蓝抿唇,“不是真的。”

        林总身子往后靠,笑道,“都说你要辞职去当富家太太了,我还想这怎么办,我们要失去这乖巧的苏蓝了。”

        苏蓝有些慌,立即摇头,“都不是真的,我没要辞职。”

        “没有就好,人言可畏,出去吧。”

        “谢谢林总。”苏蓝松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

        ……

        “小苏看着不错。”林总说。

        黄经理紧跟着点头,“是不错,挺优秀的。”

        “这助理的位置得定下来了吧?”林总喝了一口茶,笑着问,他长得不错,眼尾的一点小纹使得他看起来亲近不少。

        黄经理想了下,又看了下那关上的办公室门,“嗯,该定了,我经常在外面跑,怕公司的情况不明了,得有个人帮我看着,我也好无后顾之忧在外面稳定客户。”

        “这个人选你心中有吗?”林总的手搭在大腿上,轻轻点了点。

        问到这个问题,黄经理便有些沉默了,他看着老板,脑海里转着,正想说话,老板却笑道,“你见过凤凰珠宝的老板没有?”

        “电视上见过。”黄经理道,而此时他也扑捉到了一丝老板的意思了,但他还不太敢确认。

        老板身子往后靠,“我看小苏不错。”

        黄经理霎时明白了,他点点头,“是的,但是她性格太柔顺了,这位置能坐得稳吗?”

        “先坐着吧。”

        ……

        ……

        看上司跟老板的态度没有怪罪她的意思,苏蓝心里放松了许多。

        到了快下班,苏蓝的神经也有些紧张,她怕祁东再来,又再挑起话题,可是昨晚人家说了,他要出差,可祁东的话能信吗?

        跟她一样心情浮动的人还有孟童,甚至连那人事部的姑娘也频频出办公室,好似在等什么似的,尤其是那人事部的姑娘中午回去休息还换了一套裙子,超紧身的,臀部晃的那叫一个性感,孟童在办公室撇嘴了好几次,还嘀咕着道,“穿这样也不知道勾引谁。”

        说这话时,她视线看向苏蓝,苏蓝权当没听见,忙得一个劲地敲键盘,噼里啪啦的。

        往常下班前的前十分钟,欧陆就会缓缓开了进来,停在楼下,今日很安静,孟童跑去窗户看了好几眼,没等到人跟车。

        苏蓝提前一分钟收拾东西,拎着包包,看孟童还在那里转悠,孟童也没有大呼小叫地喊人来了。

        苏蓝简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祁东真的出差了。

        李画也跟着收拾,看着苏蓝往外走,李画问苏蓝,“苏苏,今天你男朋友不来接你?”

        苏蓝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她笑道,“不来了,他不会来了。”

        李画脸色有些怪异。

        孟童跑了回来,拽着苏蓝的手,“他今天没来啊?他该不会真的就是对你玩玩而已吧?天啊,苏苏,你别难过啊。”

        苏蓝挣扎着从她手中挣脱出来,笑了笑,“不难过,都下班吧。”

        说完她匆匆地往门口走去,打了卡,舒心地下了楼,终于有一天可以走正门了,而不用老跑那消防通道了,财务正好从仓库出来,想必也是要走的,看苏蓝出来,又往外面看了一眼,笑问,“今天你家男人没来啊?”

        苏蓝脸一垮,“姐,他不是我男人。”

        财务暧昧一笑,“不是男人抱那么紧啊?被他抱怀里很幸福吧?”

        苏蓝没吭声,耳根却有些红,财务见她害羞,也就不再继续问了,但还是好奇,又笑问,“他今天怎么没来啊?该不会真的跟孟童那丫头说的一样,人家对你就是玩玩吧?要是这样的话苏蓝你可得小心了。”

        苏蓝看了财务一眼,财务揉揉她的头,“姐这是关心你,如果他真的只是玩玩而已这玩玩还真的差点害了你呢,公司的谣言你不是听说了吗?”

        “谢谢姐,没事了,我又不是真的要辞职。”

        “人言可畏啊苏蓝,这人也太不是东西了吧,跑过来欺负你两天,这下子又不见人影了,明天公司又得对你一阵笑话了。”财务想得远,知道那些人的嘴巴,不免担忧起来。

        苏蓝本想说没所谓,但看财务是真的关心她的,她低声道,“姐,他也不是坏人,他出差了,这几天不会来。”

        “原来是出差啊。”财务笑了起来,眉头松了,拉着她道,“走,坐车去。”

        苏蓝嗯了一声。

        ……

        ……

        果然了,第二天,公司就传苏蓝新宠期过了,人家厌倦她了,连孟童的眼神都没之前那么羡慕了,大家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姿态看着苏蓝,偏生这天,玫瑰花一早没到,早餐也没到,就更加笃定了,苏蓝确实没本事留住男人啊。

        人家哪里会真的喜欢她啊,就是新鲜,苏蓝却轻松了不少,一早忙着给客户发传真呢,忙到了大中午。

        快下班之前,公司的门铃响了。

        孟童刷地就跑去开门,门外一大束比昨天还大的玫瑰花挡在了大门口,她一脸惊讶,紧接着就看到后面一个餐厅的小哥拎着手中的袋子跟单子,问道,“苏蓝在吗?”

        孟童回神,应道,“在。”

        “祁总给她定的中午餐来了。”

        “中,中午餐?”孟童接过那单子一看,脸上浮现羡慕妒忌的表情,她问那小哥,“牛排当午餐?”

        小哥笑道,“是啊,我们温柔乡的牛排可好吃了。”

        揣着那单子,孟童都要掐烂了,她笑道,“好的,那你等下,我叫她。”

        随即转身就往办公室走去。

        苏蓝这头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吃午饭,孟童出去了又进来,站在门口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苏蓝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