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都市小说 - 套装:南风知我意(共七册)在线阅读 - 后记之一

后记之一

        生命面前,当知敬畏与珍惜

        熟悉我的读者可能看出来了,这次的故事,跟我以往的有点不一样,我从最初写短篇,就一直是情节党,后来写长篇故事,如果没有足够的事件、冲突、矛盾,我几乎没有办法讲完一个十几万近二十万字的长故事,然而《南风2》稍稍有点颠覆了这种写作状态,我以更多的细节来讲述这个一点也不激烈的故事,对,它甚至是温和的、淡然的,呈现出一种我们生活本来的面目。

        而这正是这个故事我想要表达的一部分东西。

        也许是随着年龄与阅历,曾以为必须激烈疯狂一波三折才算得上是不枉此生,后来渐渐觉得,平平淡淡却不木然才是生活里最舒服的状态。所以我写云深与朱旧的爱情,没有狗血的误会,没有隔代恩仇,没有阴谋,没有算计,没有恶毒的男二女二来挑拨是非,他们之间的爱,简单又纯粹,唯一的阻碍,就是云深的健康状况。

        在读者得知这个故事的男主是云深时,讨厌的声音真是如浪潮一般,我知道,因为他在西洲与阮阮的那个故事里,是常规意义上所谓的反派。我自己也曾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与犹豫,如果一本书没有一个讨喜的男主,挺危险的。但最后我还是选择坚持初衷。后来我跟好友讲,我必须先自己写得开心才最重要,这难道不是我们写作的初心吗?而另一个原因,就如同朱旧对云深说的那段话一般——我们每个人都像一面多棱镜,在亲人、朋友、同事面前,在陌生人面前,每一面,其实都是不同的。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好人,反之亦然。每个人心中,因为立场与所处的位置,有热,也有冷,有爱,也有怨与恨。这才是真实的人性。

        后来随着连载,很多读者跑来跟我讲,微微,越来越喜欢云深了!

        我很开心。

        其实,相比云深,我偏爱朱旧,她拥有了我心中欣赏的那一类女孩子的所有好品质,正直、善良、坚毅、乐观、不矫情、有责任心与担当,爱的直接、明亮、坦坦荡荡,更难得的是,她心中有大爱。

        也许你也看出来了,这个故事,我想表达的,不仅仅是云深与朱旧的爱情,我想写生命中不同形态下的爱,云深对朱旧当初的离去与后来的拒绝,是因为爱;季司朗寄情心底缄默不语最后拼死相护之爱;周知知的守护、陪伴、等待及最后的放手之爱;朱旧与奶奶的舐犊之爱;云深对母亲姜淑宁爱恨纠葛里隐藏的爱;以及朱旧与国际医疗志愿者们在战火纷飞下的叙利亚医疗救援时的医者之爱……

        爱这个字,我们日常生活中听见与提及总是最多,但我们也总是对它最为迷茫,很多时候不知到底怎样才算是真正的爱。

        路易?阿尔都塞在《来日方长》里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很喜欢,抄送给你们——什么是能够去爱呢?就是拥有自我的完整性,拥有其“力量”,不是为了取乐,或者出于过分的自恋,而正好相反,是为了有能力做出馈赠,没有匮乏与保留,也没有懈怠,甚至缺陷。

        朱旧在写给云深的信里说,爱应当是愉悦的。我深以为然,不管是何种形态下的爱,爱情、亲情、友情,都应当如此。

        我花很多笔墨写朱旧与奶奶的舐犊之情,每次写她们相处的细节,我总是会想起我的奶奶。

        我小时候因为父母外出工作,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奶奶一起生活的,她是那种典型的勤劳持家的女人,很爱干净,总是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在夏日里头上总戴一块蓝印花格子头巾,这让她与村落里别的老太太不同。我跟她睡一张床上,我睡姿差,爱乱动,总是把她吵醒,最后她无奈,每晚睡觉前用长布条把我的双脚都捆住,这实在太令人难受了,我觉得她可真讨厌啊!但寒冷的冬天里,当她把我冰冷的脚抱在她温暖的怀里时,我瞬间又觉得,我奶奶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呢!

        这个世界上对我很好很好的人,在我高二的那年冬天因病去世,恰逢我期末考试,临走前她让我爸爸别告诉我,等我考完回到家,等待我的却是她的黑白遗照。

        那是我长大后第一次直面亲人的离去,甚至连一句告别都没来得及。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问里:人死去后去了哪里?是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原来死亡是这样的。

        这个多年前我曾自问过的话,就在前几天,一个读者在微博私信里问了我类似的疑问,因为一个刚刚离去的生命。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个哀伤的问题,我最后说,我们都要好好珍惜每一个活着的时刻。

        我看了很多关于叙利亚内战的消息,视频、画面、新闻,看着那片曾安宁的天空,如今浓烟四起,轰炸声不断,鲜血、伤痛、死亡,流离失所的人们绝望的眼神……心里非常非常难过,却又那样无能为力。

        生命很脆弱,却也无比坚韧,它强大、神秘、莫测,每一个人,都当知敬畏。

        它也是如此短暂与珍贵,更当知珍惜。

        愿你我,不辜负这人生一场,不辜负爱,不辜负光阴岁月。

        这是我第六本书,依旧谢谢你,陪我到这里。

        七微

        2015年3月23日凌晨于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