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梦里有个深渊入口 > 第三章 自然之灵与护道兽

第三章 自然之灵与护道兽

        三轮车在一片片温室的铁架棚区域中停下,刘荣的房子就坐落在一片片种植番红花的大棚中。

        番红花,又称藏红花,是一种名贵的香辛料,也是具有活血化瘀功效的中药药材,是刘荣最新引进的富农项目,除了每周周末要轮换着去县城里的农资市场帮忙售卖塔塔村的农产品,刘荣便执着于藏红花的栽培中。

        三轮车停下,刘荣肩膀上的楚云星率先跳了下来,打量起了这个小院。

        “怎么样?一路上的这片园区打理的够好吧,这次在招标会上我的产品肯定能大放异彩。”

        刘荣将三轮车上了锁,提着感觉有50多斤的手提箱,来到楚云星身旁,拍着胸脯说道。

        “我饿了。”

        女孩并没有回头看他,在门外打量着这个用石头沏成的两室小院,扫视的目光多次凝视着院中露出墙外的樱花树。

        “这个点儿吗?你是吃挂面,还是吃炸馒头片?”

        刘荣将手提包放在门前的石阶上,在口袋里翻找着钥匙,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门。

        女孩的目光并未离开那棵樱花树。

        “等等,别开。”

        楚云星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怎么啦?大小姐,你是不是要说我的院中有妖怪?”

        刘荣表面平静,转身向着楚云星摊手,却发现楚云星,手中握着一把篆刻着七颗明星的大宝剑,嘴边打圆场的话戛然而止。

        刘荣现在慌了,因为前天从梦境中蹦出来的怪物曾强制的和他签订了知觉共享的契约,契约虽然能保证怪物不会伤害刘荣,但会让知觉共享,也就意味着如果怪物死亡,他也要疼得死去活来,只能在心中通过契约的心灵感应给那个怪物释放危险的信号,心海中静悄悄的,仿佛那个怪物没有一点回应。

        面前的楚云星并未回应刘荣,一米六几,身材单薄,却露着凝重的眼神,上身的水袖和缎带随风飘扬,手上利刃闪烁着寒芒,月光挥洒而下,一副不沾凡尘女剑仙的模样。

        “咋办?”

        修仙友人要斩妖正道了。

        这个时候,刘荣明白,逃不掉了,没办法了,能拖延一会儿就拖延一会儿吧。

        正想开口与楚云星闲聊,结果发现她开始盘坐。

        楚云星双腿盘于地面,双手捧剑,双目紧闭,嘴中急促的念叨着晦涩难懂的口诀。

        紧接着七星大剑,脱离双手,旋转着,漂浮在楚云星的额头,楚云星额头原本隐没的莲花印记微微闪烁,一股气势宏伟的澄黄真气,肉眼可见的从丹田涌出,冲入百会穴,再蔓延到全身,而后又离体涌入漂浮宝剑。

        接触的一刻剑身微鸣,仿佛龙吟,云星猛地张开双眼,旋转起身,左手反向将剑持于身后,右手掐诀,一脸严肃的向刘荣开口。

        “开门。”

        刘荣确实被面前云星就地做法,而后变得威风凛凛的气势吓到了,他咽了口吐沫,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

        “其实吧,那个啥,里面的妖怪也挺好的,和我的妹妹挺像的,不喜欢伤人也很单纯,非常喜欢帮我照顾植物......”

        “开门!”

        面前的楚云星在听到刘荣的话之后,脸色更加阴沉,如同捉奸在床的女主,身上澄黄的先天真气如同遇到柴火般的火种,绽放的更加凶猛,单调而冰冷的字节从嘴唇中吐出。

        通过通心术隐隐感知的真相,一眼相中的知己,从小到大被娇惯,在刘荣面前刻意收敛的控制欲,明明是我先来的委屈感,瞬间爆发。

        “我不会杀死它的。”

        看着犹犹豫豫,眼神躲闪的刘荣,楚云星更加愤怒,美眸怒睁,冰冷的言语让刘荣感到如坠冰窟。

        “好,好的。”

        原本想要慢慢沟通,让发小了解目前处境的刘荣,感受着滔天的杀意,那种尸山血海的感觉不是一个连猪都没杀过的小青年可以抵挡的。

        刘荣动作缓慢,颤颤巍巍的打开铁门,年久失修的锈迹斑斑铁门发出吱吱丫丫的生涩声音,使刘荣脆弱的心脏震颤不已,生怕自己痛晕过去。

        打开铁门,是正常的农村小院,常年盛开的茂密樱花树,石椅,石凳,铁制的打水泵,长久不用的狗舍,两间窗明净瓦的屋子,透过窗子,可以看到里面的石炕和灶台。

        小院却诡异的寂静,夜间的蛐蛐,青蛙,蝙蝠,乌鸦和狗叫却在此时凝滞,两人在门口一左一右的站着,只有微风吹动铁门的微弱之吱呀声。

        “别动。”

        刘荣没见到那个会说话的花妖,正想摊摊手和楚云星缓和下气氛,却看到楚云心冷冽的双眼一只直勾勾的看着院中樱花树,并命令自己一动不动。

        刘荣正想解释那颗樱花树,但仔细搜寻记忆时,却诡异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这棵樱花树的记忆。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约莫盯了五六分钟,一阵稍大的微风吹来,樱花树枝干,随着风中开始微微晃动,就在刚开始要晃动的一瞬间,只见刘荣眼前惊光一闪,飘带腾飞,那柄七星大剑已经全部没入树干。

        一股无比的剧痛,从肾中传来,疼得刘荣浑身暴汗,遍地打滚,浑身僵直又软下。

        哀鸿的声音刺破了夜空,刹时间好像包裹在整个小院的薄膜被刺破,外界的鸟鸣,蝙蝠,蛐蛐等自然声音开始重新吟唱。

        那樱花树干,化成了女娃形象,早已被钉在墙上,不同于刘荣的满头大汗,女娃瞳孔震惊按看向面前飘飘独立的女剑仙,开口说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不重要,重要的是...”

        剑仙冷冷开口,转身,挥指指向门口满地打滚的刘荣。

        “他是我的,你明白了吗?”

        说完剑仙收剑,又是熟悉的八卦阵和阴阳鱼在三轮车的笔记本箱子上浮现,长剑微振,脱离墙面和女娃的身体,回到了手提箱中,女娃接触地面,倒头便拜,砰砰直响。

        “明白了,明白了,尊贵的魔剑士大人,茉莉不该和您的奴隶签订平等契约,茉莉这就撕毁契约,小的这就跑。”

        女娃约莫十二三岁,长的七窍玲珑,粉雕玉琢,一身碧绿翠衣,头上还着装有火红羽毛的羽冠。

        就在谈话间,原本女娃小腹上那整齐洞穿的伤口,被碧绿的光芒覆盖,眨眼间便恢复如初。

        “木源护道兽吗,本尊允许你留在他的身边,但仅限于此,明白吗?”

        楚云星一身白衣,不沾鲜血,冷眼看着乓乓磕头的女娃,看到五息之间,七星守道剑所刺出的那四指大小的伤口瞬间愈合,瞳孔中也是露出无法掩盖的震惊,心思流转间,注意到身后满地打滚的刘荣脸上痛苦的神色,便瞬间明白面前的灵物,是那些绝世妖孽步入道途时,天星阁的那些老怪物们推演天道后,为了卖弄人情,所发放的护道兽。

        “明白,明白,茉莉明白,茉莉要是知道他是尊贵的魔剑士大人的奴隶,茉莉绝对不会触碰一下的。”

        “本尊知道了,本尊命你若非特殊情况,要用原型出现在那人面前。”

        只要开始使用真气,运转法诀,楚云星就喜欢以本尊自称,这是因为小的时候妈妈叫爸爸带娃,爸爸总是踹开那些老怪物的洞府,打上一顿,然后用本尊的口气让那些老怪物掏出天材地宝来哄她开心,久而久之,就染上了处理失败者用本尊口气的嗜好

        “这个嘛,魔剑士大人真的不行,你也是知道的,自然之灵只有在情绪过于震动的时候,才会改变形态。”

        茉莉双膝跪地,把头深深地贴在地面,死亡的恐惧让她泪流不止,才刚从遗忘深渊出来,内心那种患有绝症的病人,已经被全市的三甲医院宣布死刑,但在家人的陪伴中,逐渐康复的惊喜才刚刚过去,想签一份契约,给捞她出来的恩人好处,并在其中收集信仰,却被这种灵性知觉极高的邪恶阵营强大魔剑士盯上,茉莉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

        “护道兽这么废物吗?”

        楚云星用看垃圾的眼神看向颤抖着的小女孩,犹豫着是否动手。

        “那个,星星啊,我,我指腚是要不行了,我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能把我的保险金取出来给养我长大的叔叔婶婶们,我怀里有身份证。”

        门口像蛆一样拱着身体趴在地上的刘荣,在痛苦慢慢减小,能分出心神沟通的情况下龇牙咧嘴的说道。

        “你,别趴着了,快给本尊去治疗他。”

        弄清了来龙去脉,楚云星又恢复了慌张的小女友模样,只是本尊本尊的口气没有发生变化。

        “好的魔剑士大人,您卑微的茉莉这就去,这就去。”

        小女孩将门口因巨大疼痛脱力的刘荣,翻过身来,手中挥洒着碧绿的光芒。

        十个呼吸左右,随着碧绿的光芒没入刘荣的脑间,原本狰狞痛苦的脸部肌肉,逐渐舒缓,富有节拍的呼吸声传来,在紧张的捉奸现场,刘荣不争气的睡着了。

  https://www.wenxue5.net/book/74453/81588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