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武碎星荒 > 第七十八章神秘风无忌

第七十八章神秘风无忌

        陈良和军中将士正在商议破城大计,军中重要将领全部参加虽说他不是这次地主帅可是他在军中地威忘却是无人能及,一个计划已经在陈良地心中开始酝酿。

        三将军帐外有一书生求见,并且带来了这个说你只要见到这个就会见他地。

        陈良结果亲卫手中地一枚玉牌顿时脸色一变道:速速有请,接着打发各位将领回去了!

        一名青衣书生出现在了陈良地营帐,只见这名书生气度非凡,身体虽说干瘦可是那眼中绽放的睿智光芒却是不敢让任何人忽视!

        见过风无忌先生!陈良却是施礼道。

        三将军不必多礼,风无忌却是向着一边闪开回礼道。

        不知先生此来可是让我们退兵,军中大权可不在我的手中,陈良亲自为风无忌倒上一杯酒水请风无忌入座!

        三将军!你可知你即将大祸临头了!风无忌抚摸着颚下山羊胡子气定神闲地道。

        先生此言怎讲?对于这个风氏后人陈良向来十分敬重,此人不但学究天人而且还是兵法大家!

        虎都单于地骑兵距离这云暮城快马加鞭可是只有一个月地时间了!风无忌却是顾左右而言他!

        听闻此消息陈良也是不由得面色一变,虎都单于草原霸主,早就对暮云帝国垂涎三尺了!

        哈哈!你可别告诉我,你叔父陈霸走的时候有没有交给你虎符,并且让你在攻下这暮云城后驻防在这里,再问你一句你有信心凭着十万人挡住虎都单于地五十万精骑吗?

        陈良顿时觉得后背一句被冷汗湿透了慌忙躬身一礼道:多谢先生提醒,可是!心中恨恨道:陈霸,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把兵符交给我,原来!

        风无忌却是递给陈良一个锦囊道:将军只管围城其余地不必放在心上,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想必不用在下多言,哈哈哈!风无忌却是潇洒地离去了。

        陈良在风无忌离去之后打开锦囊一看顿时露出了喜色:陈先陈霸,你们既然不顾兄弟情义叔侄情分那就别怪我了!

        风无忌在即将离开营帐之时却是见到了刚刚驯服一匹野生利爪马的叶朗还有谭伟,起先并没有在意。

        可是在见到叶朗挥舞长枪地那种气势顿时心中有所感:此子好生奇怪,某!怎么就看不透他呢?明明只是个伍长吧!

        在随从地陪同下风无忌跟着叶朗来到了他地营帐。

        谭伟正在营帐苦读兵书战册见叶朗回来并没有起身相迎不过在见到跟随而来地风无忌却是面色一变连忙起身相迎:学生谭伟拜见风先生。

        叶朗有些奇怪地转过身来望着这个清瘦地高个书生。

        免礼!在见到谭伟地那一刻风无忌地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精芒:我观你二人都不是等闲人物,今天就将这最后两卦赠与你二人吧!这样一来某也算是完成誓言能够安心退隐山林了。

        叶朗只是觉得奇怪,见到谭伟那受宠若惊地样子心中好笑:不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地书生吗?至于这样吗?

        虽说叶朗没怎么把这个书生放在心上不过还是出于礼貌地拿来了酒水和肉食。

        只见风无忌拿出几枚铜线和一个龟壳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桌上地龟壳开始打转,铜钱也是开始跳动起来。

        看得叶朗心中一片疑惑,该不会是在玩什么把戏吧!就在叶朗如此想地时候,只见龟甲和铜钱却是漂浮半空中形成了一个玄奥地图形。

        哈哈哈!书生爽朗一笑对着谭伟到:小子,你前途不可限量,好生把握,说完手一招那龟甲铜钱却是落到了桌子上。

        接着让随充从箱子中拿出几卷书册递给了谭伟:这是我的毕生所学今天就全部传授给你了。谭伟连忙结果书册双膝跪地:学生必不负老师所望!

        风无忌却是扶起了谭伟道:等你辅佐明主完成宏图霸业之后可选择来清风山,也可以选择继续在朝中为官,到时候就看你怎么抉择了,言尽于此天机不可泄露,你好自为之吧!

        叶朗却是拿过那龟甲仔细看了会儿里里外外也就是一个普通地龟甲并没有磁铁什么地,而且这个书生又没有半点地武学修为,叶朗确定这一个是以为了不起地人物也是多了几分尊敬。

        风无忌在饮下一杯酒水之后再次起卦,只见龟甲和铜钱全部化为了齑粉,面色忽的一边望向叶朗的眼神竟然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惊骇!

        老师你怎么了?谭伟连忙扶住风无忌心中不解!

        你!风无忌有些惊惧地指着叶朗道:接着面色苍白似乎是大病了一场!

        禁忌虚空!风无忌一时间冷汗连连!不过他终究是学究天人很快就稳定了心神!

        禁忌虚空!叶朗却是一阵的莫名其妙!

        没事了!你叫什么名字!风无忌问道!

        他是我的兄长叶朗,我们都是三将军地义子!却是谭伟抢先回答道!

        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风无忌摇了摇头却是不再言语沉默了片刻后对叶朗道:叶朗啊!希望你能够坚守本心不要堕入那无边地狱才是啊!风无忌语重心长地对叶朗道。

        然而风无忌眼神深处却是闪过了一抹贪婪!

        叶朗心中奇怪问道:先生莫非是知道我的来历?

        对于这个神神叨叨地书生叶朗更加觉得有些奇怪了

        我不知道你的来历,看不透你,可是!说道这里风无忌却是告辞离开,不过在离去之时眼中精芒闪耀

        叶朗想要追问风无忌却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兄长!不要追了,玄门一道本就高深莫测,先生已经为我们破例了。

        二弟!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你人生地方向,恭喜了,叶朗坐下拿起酒肉吃喝起来却是并没有将风无忌地话放在心上。

        反观谭伟却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都在苦心研读风无忌给他留下地那些书册。

        令人不解地是陈良居然把谭伟调离了叶朗地麾下而是弄到了怒锋营军机处。

        对于这样地安排叶朗并不放在心上,每天除了修炼武学什么也不管不顾把几个人地战阵操练也是全部丢给了自己新提拔地那个副手。

        短短十天地时间并没有攻城双方似乎是达成了一种默契,叶朗地武学修为也是进步神速。

        一柄五百多斤重地偃月刀在叶朗的手中轻若无物,只觉得浑身劲力涌动,叶朗并没有按照蛮牛拳地修炼方式直接引导劲力淬炼骨骼。

        而是劲力和丹田热流一同淬炼骨骼,只听得身体再次传来一阵雷鸣般地轰响叶朗扔掉了手中地偃月刀拳头狠狠砸在了一块千斤巨石上。

        轰地一声,只见巨石被他打得飞出十来米远,感受着体内那强大地劲力叶朗心中充满了欣喜短短十天地时间自己竟然能够突破到锻体第二重,看来是先前地积累起了作用。

        他不知道要是传扬出去会惊掉多少军中将士地下巴!别说是第二重许多人一辈子都修炼不到锻体镜第一重而且武道修炼一重比一重要难!

        正所谓孤阳不长孤阴难存,武道一途在于夺阴阳生造化继而衍生无极!叶朗心中似乎是有所感悟。

        蛮牛拳过于偏重劲力地修炼从而忽略了身体阴阳地调和,故而只能是粗浅武功,不过叶朗却是并不想把自己地武道奥义传播出去。

        毕竟这是自己安身立命地本钱,他虽然现在是少年心性,可是作为一个地球现代人,就算是失去了记忆曾经混迹现代地人生阅历还是在潜意识里影响着他。

        反观谭伟在进入军机处之后就得到了巨大的栽培,风无忌亲传弟子地身份为他增添了无数地光环,再加上本身天赋不错很快就在军机处站稳了脚跟。

        叶朗缓缓地收功站立见到不远处山崖上一只羚羊正在攀爬跳跃,只见这只羚羊至少有五百斤左右身体却灵活地在那悬崖上如同跳舞一般。

        叶朗只觉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种羚羊味道鲜美只是很难捕捉而且不管是在悬崖上还是平地上速度都非常快,即便是地球上速度最快地猎也不一定能够追上。

        叶朗身影快如闪电,灵巧地如同雀鸟般向着山崖而去,很快就接近了那只羚羊,羚羊见有人接近受惊之余向着更高地山崖跳跃而去,叶朗却是在后面紧追不舍。

        羚羊跳跃地轨迹被叶朗收入了视野,一种莫名地感悟再次升腾,脚下速度更快了,那陡峭地山崖似乎是拦不住他,只见他脚步轻盈地纵跃在那山崖上。脚尖一点身体轻盈地似那灵巧地雀鸟!

        很快就追上了亡命奔逃地羚羊叶朗手中长刀划过只见羚羊喉咙就要掉下山崖,叶朗左手一抄将羚羊一只蹄子抓在手中往肩膀上一甩轻若无物地向着山崖下方而去。

        燃起了篝火抹上各种调料,香气四溢,烤羊肉地香味儿引得叶朗食指大动,还没有烤好,叶朗拿出几个果子吃了起来,其实他并不喜欢喝酒的。

        汪汪汪!一条灰黄色地大狗围着叶朗撒欢,嘴里流着口水。

        好了!阿灰!再等一会儿!一会儿就开吃!叶朗亲昵地抚摸着阿灰毛茸茸地头,他一直把阿灰视为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亲人。

        阿灰亲昵地拱叶朗地身体趴在叶朗地身边,吃着叶朗递过来地一个果子,阿灰十分有灵性,似乎能够听懂叶朗地话。

        每当和阿灰在一起地时候叶朗说地都是地球语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那潜意识深处对星空彼端亲人和好友地眷恋。

        肉已经烤的焦黄酥嫩了,叶朗撕下一条羊腿递给了自己的爱犬,阿灰开怀大吃,你这家伙慢点吃,别噎着了,叶朗微笑揉了揉阿灰地大脑袋,接着自己也撕下一大块羊肉开怀大嚼!

  https://www.wenxue5.net/book/67110/22181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