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待到笙歌鼎沸时 > 第14章:花火流星,又见面了

第14章:花火流星,又见面了

        “嘭!”

        巨大的爆破声,引人注目。路过的行人,不时朝着云中楼的方向投来打量的目光。

        只见一个个火星子从盛开的莲花中喷射出来,涌向四面八方!一个接一个的火星子,宛如一把撑开的大伞,将杨笑言和默娘笼罩在内。

        随后,没了动力的火星子,开始成抛物线状的下落,彻底将两人包裹起来。

        点点星火,被微风吹散,无声地落在石子铺成的路上。

        “好美……”

        这是默娘对这件暗器的第一印象。

        “这件暗器可伤人也可护人,只要调整花瓣盛开的程度就可以了。”怕一个不小心把这儿给烧了,杨笑言就没给默娘展示它具有攻击性的一面,不过这也足够惊人的了。

        “我现在是越来越想把你的脑袋瓜子给撬开来了,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默娘忍不住打趣道。

        “那也是默娘你的手艺好,不然也不能把它们从图纸上扣下来不是?”杨笑言的话逗的默娘笑个不停。

        “就你的嘴甜!”

        “话说,我刚才趁着你拼装暗器的时候,给每个暗器都取了个名,你看看如何。”知道杨笑言肯定懒得取,默娘都已经替她想好了。

        “这第一件暗器就叫“风回燕”,想来也配得上它的灵巧,第二件就叫“东南枝”,与它的外貌挺撘的,这第三件嘛……就叫“花火流星”,你看咋样?”

        ““风回燕”,“东南枝”,“花火流星”……好听!就它们了!”杨笑言很喜欢这几个名字。

        “哦对了!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只见默娘拍了拍手,随即就有一个壮硕的壮士,赤裸着上身,抱着一个剑匣,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默娘将剑匣打开,里面是一把红色的长剑,剑柄上配有火焰燃烧般的形状,火红的剑鞘上,镂空雕刻着几朵宛如飞燕一般的花朵。

        杨笑言拿起长剑,在手里掂了掂,随后又缓缓地抽出长剑,银白色的光辉似乎给她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细纱。

        “唰!”

        长剑入鞘!

        杨笑言满意地将剑放入剑匣中。

        只见默娘又拿出一套价值不菲的面饰:“过几日我要出趟远门,欢语的生辰我怕是赶不上了,你就代我把这套面饰给她吧。”

        “好。”杨笑言爽快地应下了,也没问默娘要去哪儿。

        结了尾款,杨笑言便收获满满地打道回府了。

        热闹的朱雀大街上,一行三人缓缓地走着,时不时停下来买些小东西,秋铃捧着剑匣,晚晚提着一个小花篮,里面都是她们刚刚买的东西。

        “姑娘,咱们早点回去吧,看这天气好像是要下雨了。”秋铃看了一眼有些灰沉沉的天空。

        她们出来都没有带伞,这要是下雨了,肯定是要淋成落汤鸡了。

        “知道了,这就回去了。”杨笑言也买的差不多了,这时,她又被一个小摊位给吸引了。

        摊子的主人,是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太太,布满皱纹的双手灵巧地拨动竹片,一只蚂蚱即将出世。

        她身前的摊位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竹编。

        “秋铃晚晚,你们说阿姐更喜欢哪一个呢?”杨笑言一手拿着一只蚂蚱,一手拿着一只蜻蜓,左看看右看看,纠结了老半天。

        “只要是姑娘买的,大姑娘肯定都喜欢!”晚晚甜甜的嗓音响起。秋铃在一旁赞同地点头。

        “唉!算了,问你们也是白问。”杨笑言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二姑娘,真巧,又见面了。”

        杨笑言下意识地一转头,就看见夏牧那张欠揍的嘴脸!

        “王爷,是挺巧的。”杨笑言皮笑肉不笑地福了福身。

        “没想到二姑娘不仅会做竹笛,还对竹编感兴趣。”夏牧还是一身月白色的衣袍,看上去宛如一个偏偏公子。

        但是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还缺了一条手臂的凌风,无一不在告诉着世人,眼前这个偏偏公子,他就是一个恶魔!

        “轰隆!”

        突然一个闷雷响彻云霄,原本就阴沉沉的天气,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晦。

        摆摊子的小贩,纷纷开始收拾摊位,原本就热热闹闹的朱雀大街,变得更加嘈杂了。

        “王爷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杨笑言果断地装傻充愣,“王爷若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夏牧说话,杨笑言叫上秋铃和晚晚就走了。

        夏牧轻笑了一声,冲着杨笑言的背影喊了一句:“希望二姑娘不要后悔!”

        “神经病!”面对夏牧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杨笑言理都不想理!

        不对!

        应该是对于夏牧这个人,杨笑言理都不想理!

        看见众人投来的好奇的目光,杨笑言加快了脚步,就想着离这个神经病远一点。

        沿途都是小贩们忙碌地收拾摊位的身影,阵阵阴风迎面而来,杨笑言不禁一哆嗦。

        不一会儿,天空就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温和的细雨吹打在脸上,丝丝凉凉。

        凌风快步去临近的摊位上买了一把伞,给夏牧打上。

        偏偏公子,雨中独立,宛如一幅秀美的山水画。

        “王爷,要把她抓回来吗?”凌风朝着杨笑言离去的方向瞥了一眼,拥挤的人群中,依稀还能看到三人的身影。

        “呵呵,不必了。就是抓回来,她也不会为我们制作暗器。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留着也无用。”夏牧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袖。

        “凌风,你都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明白?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我更喜欢毁灭……”

        低沉而又充满磁性的嗓音,弥漫在这满天的烟雨之中,给这宁静的画卷上,添上了点点猩红。

        此时,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盯上了的杨笑言,躲入了一个屋檐下,拍了拍裙摆上不小心沾到的泥土。

        几撮碎发耷拉在脸颊上,一颗颗晶莹的水珠,调皮地挂在发丝上,不愿离去。

        “遇到他总没好事!”杨笑言气呼呼地朝夏牧的方向瞪了一眼。

        “那里有卖伞的,我去买两把!”晚晚眼尖地看到一个被埋没在人群中的摊位,也不等杨笑言叫住她,将手里的花篮往秋铃手上一塞,提着裙摆就去买伞了。

        “姑娘,往里站点吧,别被淋到了。”秋铃生怕杨笑言着凉,忙拉着她往里站。

        轻柔的雨丝被风吹入了屋檐,整个京城都被笼罩在无边的雨帘中。

        不一会儿,晚晚就拿着两把伞回来了。

        于是三人打着伞走回去了。蜿蜒静谧的古道上,徒留两把青色的油纸伞。

        许是怕溅起的雨水,弄脏了裙摆、鞋袜,杨笑言双手提着裙摆,走的特别慢,一盏茶的路程,硬是被她走出了一柱香的时间。

        丞相府门口,席嬷嬷早就等着了。见杨笑言回来了,赶忙迎上去:“姑娘可算是回来了,夫人都担心好半天了。”

        知道杨笑言出去玩没带伞,怕她淋着雨,梅夫人一早就让人去云中楼给杨笑言送伞了,但是听云中楼的人说,杨笑言早就走了,梅夫人只得让席嬷嬷在大门口等着了。

        眼下见杨笑言没淋到雨,席嬷嬷这才松了口气。

        “嬷嬷,我没事。”杨笑言很没良心地笑了笑,“我去看看娘亲。”

        临走时,杨笑言还不忘叮嘱秋铃,去把剑匣藏好了,可别在生辰前,就被杨欢语发现了。她还想给她一个惊喜呢!

        随后杨笑言就带着晚晚,同席嬷嬷一起去见梅夫人了。

        同时,慕容将军府内,不能出府的慕容书阳只能趴在窗口,眼巴巴地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心里祈祷着这雨不会下太久。

        而慕容柠月则丝毫不受这场雨的影响,依旧坐在窗边,看着话本。

        “阿姐,你别看了,跟我聊聊天吧!好无聊啊!”慕容书阳是属于那种一刻都静不下来的人。

        慕容柠月抬了抬头,一时间也想不出有什么话题可聊。

        “阿姐,你认识傅家的大姑娘吗?”慕容书阳一双丹凤眼中充满了期待。

        当日的惊鸿一瞥,至今都忘不了。

        对于傅盈的大名,慕容书阳这个百事通早有耳闻,但是见却是第一次见。

        慕容柠月不负众望地摇了摇头。

        “唉!算了,当我没问吧。”慕容书阳蔫蔫儿地趴在窗台上。

        他早该知道的,慕容柠月向来不关心这些。

        “什么问不问的?”这时,一个妇女打扮的女子,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走进来,原本就不大的书房,一下子显得更拥挤了。

        “娘!”

        “母亲!”

        姐弟俩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安。

        “又在看这些话本子,被你爹看到了,又少不了一顿骂。”慕容夫人对于女儿的这个喜好,也很是无奈。

        慕容柠月早就被数落惯了,眼下也只是静静地听着。

        “娘!您就别说阿姐了!您身子不好,这下雨天的不在屋里歇着,跑这儿来做什么?”慕容书阳熟练地转移话题。

        “看我,都忘了正事了。”慕容夫人拍了拍脑袋,“明日啊,你们陪我去白马寺上香去吧,保佑你们爹早日凯旋。”

        一听到要去庙里,慕容书阳整个人都不好了:“母亲……要不您和阿姐去吧,我明天还约了人呢!”

        “就你那些个狐朋狗友的,天天就知道带着你鬼混!正经的学不上,搞得文不成武不就的,你这是打算在那些勾栏瓦舍的过一辈子是吧!”慕容夫人拧着慕容书阳的耳朵。

        “啊啊啊!疼疼疼!”慕容书阳面目狰狞,却丝毫不敢躲。

        “明天跟我一起上香去,听到没有!”慕容夫人手下又重了几分。

        “听到了听到了!”慕容小可怜一边揉着发烫的耳朵,一边妥协道。

        “这还差不多。”出行的伴儿找到了,慕容夫人满意地走了。

  https://www.wenxue5.net/book/66226/8147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