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发火了 > 第三十二章 灭火

第三十二章 灭火

        仿佛在讲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要什么?要心宝吗?”

        薄司年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白云心没有听见薄司年的回答,噘了噘嘴。

        声音软绵绵,尾音九曲十八弯。

        “要不要心宝啊……”

        薄司年第三次往车窗外扫了一眼,看着外面的景色,已经快要到心景园了。

        他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字。

        “要”

        白云心只觉得他嗓音好听极了,沙哑又磁性。

        就算是最好的声优也比不上。

        她勾了勾嘴角,学着薄司年从喉咙里挤出声音。

        结果当然是没有成功,最后只变成了低低的气音。

        “想怎么要啊?”

        薄司年要不是把手机跟耳朵贴得极近,都差点听不清。

        但是听清了以后,他又恨不得自己没听见。

        他从来没有听见白云心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薄司年满脑子里开始想着,他的心宝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白云心没有得到薄司年的回答,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他没有听到。

        于是白云心声音大了一点,又从喉咙里挤出了一点气音。

        “想怎么要啊?说出来,就给……”

        薄司年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看着汽车已经缓缓驶入心景园,按了按突突跳着的太阳穴。

        “真的?”

        白云心小脖子一缩,他听到了。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现在马上就出现在我面前的话。

        你可别只管撩火,不管灭火。”

        反正薄司年不可能马上出现在她面前的,他还在公司呢!

        薄司年差点被白云心气笑了。

        谁只管撩火,不管灭火了?

        她就是仗着自己还在公司,才敢这么撩自己。

        一到真的上了战场,不一会儿就开始哭唧唧求饶。

        看来今天,不管她再怎么求饶,自己都不应该再放过他。薄司年下了车,迈着大长腿,阔步就往客房走。

        周身都带起了一阵风,生怕某人跑了。

        他站在客房门口,大手搭上了门把手。

        对着手机说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

        白云心才听到一半,脸就腾地红了。

        最后直接扯着薄司年的被子,把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的。没脸见人了。

        结果被薄司年残留的熟悉味道,整个把她包围了。

        她原本红透的脸,瞬间又红了好几度。

        薄司年推门进去,就看到床上那用被子裹着的一小团。他眼神深不见底,几步走过去。

        掀开了被子,钻进去把某只小撩精给困在怀里。

        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了!

        白云心猛地一惊,“你……你……怎么在这……”

        薄司年勾唇邪魅一笑,“我来灭火啊……”

        经过这次,白云心深刻体会到了。

        绝对不能撩薄司年,否则受苦的永远是自己。

        第二天白云心又睡到了下午才醒。

        不是她懒,是真的起不来。

        因为薄司年灭火灭到了天亮,她嗓子都求饶到沙哑了,也不愿意放过她。于婶在楼下,看着白云心下来了,赶紧让厨房上了饭菜。

        一顿饭吃得安安静静的,白云心一个字也没有吭。

        她心虚地怕于婶听见她哑了的嗓子,会笑话她。

        也不知道昨天那么大的动静,有没有被人给听到了。

        于婶在一旁笑得慈祥和蔼,眼神不住往白云心的小肚子瞄。

        仿佛那里已经有了新的小生命一样。

        白云心吃得差不多了,搁了筷子就要上楼。

        于婶这才上前去把人拦住了。

        白云心哑着嗓子问,“怎么了,于婶?”

        于婶听见白云心的声音愣了一下,还是有点不放心地开口。

        “太太没有感冒吧?我一会让厨房准备点雪梨羹好不好?”

        白云心脸上一烫,她恨不得自己是感冒呢!

        白云心连连摆手,“我没有感冒,不用不用……”

        于婶会意了,知道太太脸皮薄,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才说起了正事,“方女士又来了,说要见你……”

        白云心挑挑眉,“方玉华?不见,让她走吧。”

        于婶面露为难,“她已经在客厅了,早上九点多就来了。

        那时候太太还在睡觉,先生已经去公司了。

        我让她下午再来,她说她就在客厅等……”

        白云心知道这不是于婶的错,毕竟大家都知道方玉华的身份。

        就算关系再不好,也不至于赶人。

        白云心了然地点了点头,“好,那我去看看,没事于婶,不用放心上。”白云心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方玉华竟然坐在沙发上打盹。

        她在方玉华的对面坐下,轻咳了一声。

        方玉华陡然惊醒,转头左右看了看,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哪里。

        白云心把目光落在了,方玉华被薄司年掰脱臼的手腕上。

        完好无损,连纱布药膏都没有贴。

        白云心不禁有点佩服薄司年的动手能力,也相信了他说的,没有生命危险。佣人又给白云心上了一杯蜜桃茉莉茶,又香又甜的味道在客厅里弥漫开来。从早上一直等到了下午的方玉华,不禁咽了咽口水。

        白云心看着她的小动作,垂下眼小小抿了一口。

        “嗯,还是这么好喝。”

        方玉华看着自己面前,早已经凉了的半杯茶。

        想到了今天来的目的,忍了忍没有多说什么。

        白云心心里冷笑,看来无事不登三宝殿。

        白云心直接道,“说吧,什么事?

        白朵儿又失踪了,还是又病危了?”

        方玉华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

        “我是来谢谢你和薄总的。”

        白云心看了看方玉华身周,先不说她想谢什么。

        就冲她一点礼物都没带,也知道这就是一句借口。

        但是白云心怎么可能,让方玉华占了自己的便宜?

        就算是嘴上的也不行。

        “带了什么礼物来谢我和我老公啊?”

        方玉华一噎。

        白云心好心地给她一个台阶下,“难道是现金?”

        方玉华想也没想,点了点头,“对对对……”

        白云心冷笑一声,“果然非常现实啊!不过现金我也很喜欢。”

        她说着便让佣人去把她的手机给拿过来,直接打开了收款二维码,递到了方玉华的面前。

        方玉华没想到白云心脸皮这么厚,她以为白云心就是开个玩笑。

  https://www.wenxue5.net/book/39966/62936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