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我当继后那些年 > 第三十三章 瑶华

第三十三章 瑶华

        徐衿元坐在床边,茫然无措的看着不远处坐在软塌上看书的景元帝。

        她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但心里却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她枯坐在床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能眼睁睁看着屋内的红烛燃了一半,许是饿了太久,她的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这两声“咕咕”的叫声在静谧的寝阁内显得格外突兀。

        景元帝搁下手里的书册往她这方看来,徐衿元的耳朵不由得红了个透彻。

        他起身走到床边,微抬起双手,说道:“替我宽衣。”

        “啊?”徐衿元不解,但也只能照做,一颗心不免又重新提了起来。

        待脱到只剩寝衣的时候,景元帝大步走到脚踏上,将原本整洁的被褥弄乱,又放下两侧的床帐,回头吩咐道:“躺进去。”

        “是。”徐衿元掀开床帐,忐忑不安的躺在了外侧。

        然而景元帝并未跟进来,他站在床边朝着门外唤了一声:“康什。”

        门外立时多了个人影,康什的声音传了进来,“大家有何吩咐?”

        “叫水,再传些吃食。”

        “是。”康什应下,脚步声渐渐远去。

        下面的人似乎早就备好了,不到十息的时间,康什就带着内侍宫婢们进了内室伺候。

        没有景元帝的吩咐,徐衿元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只能听见隐约的水声和衣袖摩擦间的窸窣声,这些声音并未持续很久,徐衿元就看见一道高大的人影映照在床帐上,紧接着景元帝的声音就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他说:“徐美人伺候的甚好,康什,着朕旨意,晋封徐美人为婕妤。”

        景元帝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徐衿元沉思了许久,他并未碰她,却又晋她位分,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防备定国公府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呢?

        “婕妤,婢子可以进来伺候吗?”扶桑和绿萼屈膝站在帐外小心翼翼的问道。

        徐衿元敛去思绪,悄声回应:“无碍,我并未伺候圣人。”

        扶桑和绿萼对视一眼,两人撩开了床帐,“娘子,怎么回事,既然您并未伺候圣人,那圣人怎么还……晋您位分?”

        徐衿元摇摇头,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她侧头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床褥,对扶桑说道:“扶桑,你去叫人来将被褥换了,切记,换下来的被褥你亲自去洗,不要叫人瞧破了,拿住了把柄。”

        “是,娘子,婢子省得。”

        既然连景元帝都为她做了脸,那她自然也要做戏做全套,“绿萼,去叫水,你家娘子我,也得沐浴才行。”

        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徐衿元换了一身寝衣坐到了榻边,小几上的书册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碟子精致的点心。

        她着实饿了许久,这会也顾不上其他,随意的拈了一块就往嘴里送。

        许是累极了,入宫的第一个夜晚徐衿元竟睡得格外的好。

        因她进宫的头一日就晋封了婕妤,归燕阁中的众人都是一脸的喜气,后庭六尚更是一大早就将景元帝赐下的一应物什送到了归燕阁。

        “娘子,新人入宫,按例您今日该去相思殿拜见皇后。”绿萼递来一张干净帕子的给她擦手,“皇后那边昨日晚间差人来传话,让您不必去的太早。”

        扶桑站在另一侧替她布菜,“想来是皇后刚刚大病初愈,这初春早晨的寒气又还烈着,所以这相思殿的人都担心皇后早起会受凉。”

        “话虽如此,我一会还是早早的去候着吧,免得叫人拿住话柄。”徐衿元咬了一口水晶包,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向扶桑,“这个水晶包的味道比咱们府上的要好,剩下那些你和绿萼拿去尝尝。”

        殿内没有旁人,扶桑笑着将盛放水晶包的碟子挪到了末尾。

        正用着膳呢,常山疾步走了进来,拱手道:“婕妤,孙才人来了。”

        徐衿元放下银箸,“快请。”

        常山又道:“今早尚寝局那边着人来问,您可要搬到仪元殿的偏殿去,若是您要搬去偏殿的话,尚寝局那边再差人来打扫布置。”

        位至三品,可居偏殿。

        徐衿元环视了一下布置尚新的归燕阁,摇了摇头,“不了,还在这住着吧。”

        “是。”常山应道,转身出去了。

        不过几息,孙才人便大步跨了进来,漾着梨涡朝她道贺:“真是恭喜恭喜,我一早听说你晋封了婕妤,赶着就来了。”

        孙才人方坐下,就有宫婢就给她上了一盏热茶。

        “那孙姐姐可用了早膳?若是没用,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儿用点。”徐衿元抬手指了一下桌上没动多少的早点。

        孙才人忙按住她的手,“不麻烦你了,我是用了早膳过来的,我知道你待会还要去拜见皇后,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这才想着早些过来同你道贺。”

        她虽笑着,眼里却多少带了些落寞。

        徐衿元抬起另一只手搭在孙才人的手背上,轻轻的握了一下,“想来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我到孙姐姐的听风阁中去坐坐,还得在孙姐姐那儿讨一顿午膳吃呢。”

        “好,你来,我亲自做给你吃。”孙才人说着往她跟前靠了一些,又瞥见桌上的早膳,赶忙松开徐衿元的手,“瞧我,你快用早膳吧,可别因为我误了你见皇后的时辰。”

        “无碍,我已经用好了。”徐衿元说着摆了摆手,“把早膳撤了吧。”

        扶桑和绿萼应声,唤来阁中的宫人,手脚麻利的将桌上的吃食都给撤了下去。

        许是难得遇见一个说话的人,孙才人一直在归燕阁中坐到徐衿元起身离去。

        此次去拜见皇后徐衿元只带了绿萼并一个眼生的宫婢,扶桑被她留在了归燕阁中。

        苟繁虽然进宫的时日不长,但对宫中的道路却十分熟悉,他一面领着徐衿元往相思殿的方向走去,一面还不忘说两句他在宫中听来的一些趣事。

        主仆三人一路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相思殿门口。

        苟繁主动上前去说明身份,相思殿的宫人并未为难,颇为和气的将徐衿元请进了大殿内,“皇后还尚未起身,请婕妤稍坐片刻。”

        “好。”徐衿元一抚裙摆,在左边的圈椅上坐了下来,绿萼乖巧的立在她的身后。

        相思殿的宫人替她上了一盏热茶便退了下去。

        偌大的殿内一时之间只余她们二人,徐衿元始终正襟危坐,面上不见一丝一毫的不耐之意。

        坐了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大殿外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有宫人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拜见林修仪。”

        林修仪?徐衿元侧目看向门口,果然见到一个华服女子款款而来,她连忙起身,转向女子行礼,“问林修仪安。”

        “嗯。”林修仪睨了她一眼,目不斜视,随后昂着头走到她对面的圈椅上落座。

        林修仪的这番作态徐衿元并未放在心上,毕竟这位林修仪出身郑州林家,论起来也算是皇后的堂妹,她曾听林知南说过,因她一直安分守己的伺候皇后,所以在这宫里也颇有些脸面。

        林修仪仿佛是算好了时间来的,她才将将坐下,皇后就在贴身侍婢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徐衿元和林修仪几乎一同起身行礼:“给皇后问安,皇后万福。”

        “起来吧,到我这儿来不必拘束。”皇后拥着一方毯子,斜倚在上方,她将目光落在了徐衿元的身上,“昨日不是派人去传话,让你今日不必来的太早,怎得还是来得这样早,等了好些时候了吧。”

        徐衿元微微敛着下巴,道:“妾等皇后殿下是应该的。”

        皇后见她如此疏离,面上的笑意僵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初,“说起来你幼时倒是常来我府上,只可惜那时我是宫中伴读,日日都待在宫里,否则咱们姊妹之间不该如此生分才是。”

        徐衿元点头应“是”。

        “不过如今你入了宫,咱们姊妹二人能够一同伺候大家,倒也不失为缘分,你说是不是?”

        缘分?徐衿元嘴角微扬,她们之间不过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皇后话里话外的亲近之意,便是在一旁看着的林修仪也能感受到,她原本从容的脸上多了一丝惊慌,趁着这会子功夫赶紧问道:“瞧我,都听糊涂了,原来皇后您与徐婕妤从前是旧识吗?”

        皇后这才看向林修仪,“松月,你还不知道呢吧,衿元同知南是表姐妹,这说起来,她还该叫我一声表姐呢。”

        林松月听了,一脸惊喜的看向对面的徐衿元,“原是这样,我从前竟是一点都不知道呢,那这么算的话,徐婕妤也是我的表妹呢。”

        说完,她便掩唇笑了起来。

        魏国公府乃是郑州林家嫡系,多年前老魏国公因进京做官迁居至京师,郑州便只剩下了旁系一脉,林松月便是出自郑州林家旁系。

        她常年居住在郑州一带,与魏国公府并不怎么亲厚,是以并不知道徐衿元与魏国公府还有这一层关系。

        皇后许是靠得累了,她直起身子换了一个姿势,“你初入宫,若是有什么缺的,不顺心的,或是想要的,都只管来告诉我就是。”

        “是。”徐衿元颔首,她如今还并不想和皇后有什么过多的交集,只盼着皇后赶紧让她离去。

        只是,她这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哎哟我的小祖宗,您可慢着点。”随着这声惊呼,一道娇小的身影灵巧的跑进了殿内。

        见殿内有人,便生生的止住了步伐,转而一步一步的走到皇后的近前,像模像样的行了个万福礼,“儿给阿娘问安。”

        “好,瑶华真乖。”皇后宠溺的朝瑶华公主招手,“到阿娘身边来。”

        瑶华公主提着裙摆站上脚踏,偎在了皇后的身旁。

  https://www.wenxue5.net/book/37251/6293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