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小爷我不是公子 > 第五十一章:俩枕头

第五十一章:俩枕头

        孙公公闻此见肃公并无责怪他的意思,忙起身说到:“杂家这就去盯着。”

        近卫把王赞拖到殿外见王赞依旧瘫软,索性仍在地上等待守卫赶来。少顷一列六人的宫城守卫急匆匆赶来,与近卫做了交接查验身份后,架起王赞向宫外拖拉而去。

        宫城西门外便是一片空地,由于天色太黑,守卫索性就在西门外几米处借着城门两侧巨大的火盆行刑。

        一守卫扛着一条长板凳和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棍、手里拿着一根绳子向身旁其他守卫说到:

        “快捆起来,可别让猪跑了。”

        一群守卫齐声哈哈大笑,在他们看来这和杀猪前的捆绑无异,次数多了便用猪来代替人名字。

        王赞虽然双腿瘫软,脑袋还算清醒向正向他走来的守卫哀求道:“几位官爷,小的这里还有些银两,您几位拿去喝茶,只求下手轻一些。”

        守卫们闻此皆收了笑声,这可是他们少有的油水,其中一位向前凑到王赞身边接过银子掂量一番,估摸着足足四两,但脸上并未表露出满意的神情却冷得出奇,他看着手中的银子又看看其他守卫,最后望着王赞。

        王赞心中明白,这点银两哪能喂饱,随即又在身上四处摸来摸去,摸到腰间的刚刚买来挂饰——玉环。当即解下,双手捧起:

        “您看这。”

        守卫接过玉环,仔细瞧着,估计是不懂美玉或者天黑看不清楚守卫的脸依旧冷冷的,又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还有吗?”

        “就这些,不过我可以让内人来送,家就在不远处。”王赞急忙说道。

        “哦,你家怎么去?”守卫问道。

        “就是前边的海曲盐铺子。”

        “原来是掌柜呀,能拿多少?”

        “您说个数。”

        守卫并未说话而是伸出五指张开的右手。

        “五十两?”王赞怯怯的问着。见守卫轻轻的摇着头,又改口说道:“五百两?”

        闻此,那张冷冷的脸终于有了些许笑意。

        “掌柜的大度,让内人拿五百两外加俩枕头。”守卫说完转头向其他守卫大声说道:“哥几个谁去一趟海曲盐铺,让王掌柜内人拿五百两银子俩枕头过来。”

        “我去,城里有三家海曲盐铺,去哪家?”一守卫接过话,向王赞走来。

        “往西走不过二百米那家就是。”王赞急忙说道。

        传话的守卫得了准确地址起身便走,到了盐铺唤了王赞内人,让她带上五百两银子和俩枕头赶着马车去趟宫城西门。

        王赞内人齐凤可是个上的了厅堂的明白人,虽然不知守卫为何如此传唤但他知道王赞今日要去见肃公,估计是出了什么歹事,虽是慌张不已,但还是稳住了阵脚,立即找来管家带了银两和枕头驾着马车跟随守卫来到宫城西门,见已经绑在长凳之上的王赞,这才宽了心。

        守卫收了银两拿着枕头来到王赞跟前说道:“刑律规定杖刑需皮开肉绽,所以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不过放心我会尽量轻一些,这俩枕头是用来保护命根子的。”

        王赞听闻连连点头称谢,行刑的守卫嘱托完,便动起手来。

        前几棍,王赞惨叫不已,后来或是麻木了,并无了惨叫,只是耷拉着头疼昏过去罢了。而齐凤倒是淡定很多,在她看来肃公没取他性命已是万幸。

        如行刑的守卫所言,二十棍打完他的屁股上的衣物已被血染红。

        行刑完毕,等守卫解了绳子,齐凤和管家急忙把趴在长凳上渐渐清醒的王赞抬到马车上。

        “哎呦,轻点,疼……!疼……!”王赞嚷着。

        “哎,还好仅是皮肉之苦,这朝廷的事那是我们这常人所能掺和?”齐凤埋怨道。

        “当初就应听夫人的。”王赞轻声说着,时不时皱着眉头扛着皮肉疼痛。

        城楼之上,孙公公一直紧盯着,生怕错过什么细节,他向行刑的守卫确认借走王赞的人是其内人和管家之后,急匆匆离开。

        第二日孙公公把能查到王赞信息的各处机构跑了一遍,搜集汇编整理,发现王赞除了和一些地方上的官员有些金钱往来之外并无其他复杂社会关系,再就是王赞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贩卖海盐不过十年,分号遍布列国,每年向朝廷交的税银足足不下万两。以税银倒推,其年收入不下四万两。

        孙公公把王赞的情况向肃公一一据实说明。

        肃公听完所有所思,起身来来回走动了许久才向孙公公说道:

        “你找一个可靠又不扎眼的人,去他家代我探望,等王赞能坐立了,立即想办法秘密带到宫里。”

        孙公公得了命令,当日便寻了一个可靠之人陈景前往王赞住处传了肃公的意思。

        决心不再参与政事的王赞好不容易把低落的情绪和屁股上的皮肉养好,听陈景所言,内心又开始翻腾起来,原来肃公这出苦肉计是在掩辅政大臣的耳目,没想到这十七岁的肃公竟然有如此城府。

        “等王先生能行动了,孙公公会想办法把您带进宫觐见肃公。”陈景言。

        “不用等我巴不得今天就去见肃公。”王赞言。

        “先生莫急,还是养好伤为好。我也会把先生这份心意转达肃公。还有先生务必守住口风,若是泄露出去,恐怕肃公都要遭牵连。当前肃公并无任何实际权力,三位辅政大臣名为辅政实为丞相端一人独断。端耳目众多,劝先生莫要张扬。”陈景应道。

        闻此王赞火热的心凉了大半,他本意是顺水推舟助肃公早日主政,未曾想竟是夺权,若是如此之前的所有谋划必须推倒重来,弄不好还要搭上身家性命,王赞呀王赞,你不能只凭街头闲碎之言和读了几本史书就去掺和,事到如今恐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王赞谨记。”

        “王先生,那回去向孙公公复命。若先生行动无碍或者有事可差人到宫城东门找一位叫郭十的守卫。一旦得了消息我会亲自登门。”

        “有劳大人。不便相送,还请大人原谅。”王赞趴在床上不便起身相送。

        “王先生保重。”陈景说完,拒绝王赞招呼齐凤相送,独自离开。

        陈景离开后,王赞呼喊齐凤进来,把陈景的来意大体相告,随后说道:“你我夫妻就先到此,你去取足够的钱财带着成儿回到海曲,隐姓埋名。若我失败了,不受牵连,若我成了,我会让官府广贴告示寻你们母子。你看如何?”

        齐凤闻此并无过多反应,只是不舍。

        “夫君一心想做大事,既然肃公也有意,不妨安心去做,我和成儿就依你所言,回海曲。”

        “夫人真是女中豪杰,临危不乱。有你在成儿必成大才!不过回海曲之事也不必着急,等我进宫与肃公交谈以后再做定夺。”

  https://www.wenxue5.net/book/36507/6293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