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假千金吸我气运,重生后我嘎了她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被抽生机

第六十章 被抽生机

        “别乌鸦嘴。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山客道长默念了两遍。

        “行了,师父饿不饿?”顾浅看师父这样,颇觉的可爱。

        “这么晚了不要把人叫起来麻烦。”

        “我烧。”顾浅毫不犹豫。

        “你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会烧饭?”山客道人怀疑。

        “师父不知道什么叫做方便食品吗?况且,我是千金小姐,不代表不会下厨。”

        以前她确实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但前世,被顾洛雪一家磋磨,她是什么都学会了。

        等到顾浅出去烧夜宵的时候,老道也是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消息群,把这里的事情和老伙计说了一遍。

        山客道人:有人违反协会规矩,在用神魂符,你们管不管?

        天涯客:谁胆子这么大?不是说那些邪道都已经一网打尽,邪符当年也全都烧掉了呀,谁偷偷的藏起来?

        疯道士:那可不一定,不是换运符都出现了吗?再出现神魂符似乎也挺合理的。

        山中无老虎:上陵市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自从剿灭了邪道,将那些邪符全都烧毁之后,想要出现一张的机会都难,怎么上陵市一下子就出现了两张?

        无垠子:不会这东西就是上清观流出去的吧?当年你们上清观有没有将东西烧干净?

        山客道人看到老伙计们最后把火又烧到了自己身上,气不打一处来。

        山客道人:你们把上清观当什么地方了?况且上清观不在上陵市。无垠子,来来来,你敢胡说八道,咱们就来斗法一场。

        无垠子:哼,神魂符都出来了,你现在还没有受伤吗?

        山中无老虎:山客,要不要帮忙?别死扛。

        山客道人:我没事。也不想想我师父是什么人?有他老人家做后盾,没有什么人伤的到我。

        天涯客:有一个牛掰师父就是好。

        无垠子:我对你徒弟更感兴趣一些。她有没有再炼制出什么厉害的符?

        山客道人:还是学生,准备高考,哪有空。

        疯道士:我们道教协会需要这样的人才,哪里需要高考了,内招到我们道教学院。

        山客道人:滚,这是我的弟子,你别想撬墙脚。

        打完字,山客道人立马关了手机休息。

        希望是他多想了,可惜师父不会用手机,不然他现在可以问问师父。

        闭上眼,山客道人假寐。

        另外一边,黑衣人也是放下了手机。

        黑衣人喃喃自语:“是发现了,还是怀疑了?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呢,好师弟!”

        黑衣男子嘴角微勾。

        紧接着,他手上开始结印,周身像是出现无数条无形的丝线,源源不断的将一股股的力量输送到他的体内。

        黑衣人舒服的抬起头,身上仿佛微微发着光。

        之前遭到反噬的五脏六腑全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脸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

        “啊!”

        白家别墅,白兰的房间中,传出一声惨叫。

        她皮肤像是失去了水分的花朵,慢慢的枯萎下去,一头青丝也在往灰白转变。

        白兰抬头,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苍老的脸,顿时吓得再次的尖叫出声。

        “白兰,白兰,你没事吧!白兰,发生了什么?”

        白兰看向房门方向,扑过去,在外面人转动门把手的瞬间,白兰已经将门锁上,整个人抵在了门后背,身体逐渐滑落,坐在了地上。

        门外的人拼命的敲打她的房门,她刚才的尖叫,将别墅的人全都叫醒。

        “白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说呀!你不说我们可就撞门进去了!”白家夫妇第一时间来到了她的门口,一边敲门,一边焦急的喊着。

        门背后的白兰全身不断的颤抖。

        她将身体蜷缩起,这样的她像一个怪物,绝不能让爸妈看到。

        “走呀,走呀,你们都走开。爸妈,我没事,你们走,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白兰可以感觉到身体里面生机的流失,也因为这种流失,让她痛苦不已。

        失败了吗?师父也失败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甘心呀!

        在看到哥哥带着一个陌生人出现在画室的时候,白兰心生警觉,她下意识的联系了师父。

        她怕白伊人失去掌控。

        事实上,她的警觉没有出错,只是错估了对方的能力。

        师父失败了吗?不然为什么会从她身上抽走生机?

        她好痛苦呀,这种生机剥离身上的痛苦不是一般的病痛,所能形容。

        为什么会这样?

        白兰此时想的很多,想的最多的就是人是哥哥带来的,所以那个帮白伊人的玄学大师也是哥哥请来的。

        白家不是不相信这些吗?为什么哥哥会去请玄学大师给白伊人那贱人?

        越想白兰越是生气。

        “我的乖女儿,你不能有事呀!”周欣在门外哭了起来。

        “妈妈,能不能让哥哥过来帮我看病?我需要哥哥。”白兰虚弱的说道,眼中出现满满的恨意,既然不能为她作用,那就毁灭他吧!

        而门外的周欣也似乎才想到儿子:“好,我们马上找你哥回来。”

        周欣抹了一把眼泪,看向了丈夫白陌。

        白陌则是拿出了手机,一边还安慰养女:“白兰不怕,爸爸马上找哥哥。”

        白陌拨通了白蓟的手机。

        白蓟和沈承睿此时拿着大包小包进四合院。

        天边也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一夜的奔波,沈承睿还好,白蓟脸色露出疲态。

        主要白天他还在手术,加上妹妹的事情奔波,这心都没有平静过。

        忽然,白蓟手机响起,吓了他一跳。

        他连忙将手上的东西塞到了沈承睿的怀中,自己则是接起手机。

        还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爸,你这么晚了打我电话做什么?”

        “你快点回来,你妹妹生病了。”

        白蓟下意识道:“爸,我知道妹妹生病了,我这不是带着妹妹出来看病了吗?”

        爸爸总算是想起,妹妹了吗?

        白陌整个人一顿,他似乎遗忘了什么?

        经过白蓟这么一提醒,他想起来白天时候管家似乎说过另外一个女儿生病住院的事情。

        “那人怎么能和你妹妹比?快点回家给你妹妹治疗。”白陌呵斥。

        白蓟整个人一顿,不敢相信从父亲口中听到的这话。

        忽然他笑了,果然不能对这对夫妻有太多的期待,他的心免不了痛了一下。也彻底对爸妈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