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重生娇软女帝只想抱大腿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噩耗

第二百一十八章 噩耗

        心念千回百转,祝芳华本来已经被温如悦的话语搅乱的心顿时又涌起暗流。

        不行,不能让洛初初走,她一定要问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她的语气前所未有地温和,“夜已经深了,您还在外面散步,容易受凉。”

        洛初初不自在地扯了扯袖子,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祝芳华眼波流转,道:“陛下如此回去,恐怕会不舒服,耽误明日的祭天仪式。正巧我来了月信,熬了些红糖姜茶,不如喝一杯暖暖身子再回房休息。”

        虽然洛初初不觉得自己感冒了,但是别人的好意也不能一拒了之,显得自己很没有礼貌。

        喝杯姜茶不费什么功夫,那就去吧。

        “好吧,谢谢。”

        洛初初在祝芳华的迎接之下,踏入房间。

        房门再次关上。

        祝芳华提起在小炉子上加热的热水,在其中放了姜片、红糖、一些透明的粉末。

        这粉末是她从闻人胤那里得来的,可以使人放下防备,更容易套出信息。

        在意志刚强的人身上作用不大,但是此时洛初初没有什么防备,看样子刚刚与司空瑾相处得很开心,正是意志力薄弱的时候。那么,这种药粉就可以派上大用场。

        祝芳华背对着洛初初,她的动作洛初初根本没看到,犹自乖巧坐在暖炉边上等待。

        祝芳华在壶中放入材料后,便取出两只碗,一边用轻柔缓慢的语调跟洛初初说话,一边用干净的水洗两只瓷碗。

        水很快就开了,姜的辛辣加上红糖的甜,闻起来跟普通的红糖姜茶没什么两样。

        淡淡红褐色的茶倾倒在碗中,一碗被祝芳华放在洛初初身前,另一碗放在自己面前。

        祝芳华顺了顺裙摆,坐在洛初初旁边,道:“茶煮好了,陛下尝尝吧。”

        温暖的火炉,祝芳华持续约一刻钟的轻声细语,让洛初初有了些困意。她拿起瓷勺,探入姜茶中,舀一勺轻轻凑在唇边吹凉。

        “嗯……”

        虽然不太习惯姜的味道,但是胃里很快暖了起来。

        祝芳华轻柔地问道:“陛下,明日就是祭天仪式了,国师交给您的祭文已经抄写背诵好了么?”

        洛初初想到那一大篇祭文,背得她十分头疼,不过好歹是经受过应试教育的现代人,花费好大功夫总算是把它记住了。

        “已经记住了,当时背得我……”

        不知怎么,也许是心情好了,也许是这几天太无聊了,洛初初很想跟人聊天。

        听她吐完苦水,祝芳华点点头,道:“那篇祭文我也看了,确实晦涩难懂。不过,国师的字迹很不错,陛下觉得呢?”

        等洛初初回答完,祝芳华又继续问关于司空瑾的问题,中间夹杂着一些无关的问题。

        洛初初的话匣子不自觉被打开,丝毫没发觉到,祝芳华的问题已经越问越深。

        终于,祝芳华的问题转移到今晚的事情上。

        “陛下今晚出去,是为了见国师,对不对?”

        洛初初迷迷糊糊点头。

        “你们聊得似乎很是开怀,能告诉我,究竟说了些什么吗?”

        洛初初迟疑片刻,看向祝芳华的脸。

        她是自己的朋友,应该没事的,没事的……

        “也没什么……”

        攻略者相关的事情是洛初初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即使是现在这种状态,洛初初也绝不会说出去。

        “是什么呢?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祝芳华循循善诱。

        洛初初下意识挑能说的说了。

        “司空瑾他说愿意跟我成亲……”

        ?!

        祝芳华被洛初初所说震惊,浑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恰如天空中劈来一道雷电,正正打在她的太阳穴上。

        她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满脑子都是那一句“他说愿意跟我成亲”。

        手下意识往外一推,把摆放在小桌子上的壶推到了地上,发出砰咚的响声。

        壶内的姜茶流了一地,散发出甜蜜的香味。

        洛初初被这声巨响吓清醒了,完全忘接了自己刚才说过什么,只知道刚才似乎是在跟祝芳华聊天。

        “芳华,你怎么了?”

        “我没事!”

        祝芳华头垂得很低,掩藏在黑发之下的绝美五官扭曲变形。

        怎么能,怎么可以?!像洛初初这样的人……

        洛初初感觉头有点晕,把目光落在小火炉和暖炉上,恍然大悟:“原来是一氧……那什么热气中毒。封闭的房间里最容易这样了,赶紧把窗户打开吧。”

        不等祝芳华回应,洛初初立刻走到窗边,拉开窗户,带着雪粒子的寒风立刻涌进屋内。

        洛初初去开窗,还特地站在风口上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没看到祝芳华毫不遮掩的怨毒眼神。

        等感觉一氧化碳散的差不多,洛初初方才回转,诧异地问:“芳华,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还是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扶你去窗边……”

        祝芳华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你走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

        洛初初以为她是没力气,犹豫道:“要不还是我帮你吧……”

        “你走开!”

        被祝芳华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洛初初只当她是一氧化碳中毒后头疼,连忙说道:“好吧好吧我走,不过门窗你记得别关,防止晕倒。”

        她走出房门,把门半掩着。

        “这样应该可以了……”

        洛初初忐忑地回到房间,特地把暖炉熄灭,只揣着个汤婆子,躺进被窝里。

        第二天天不亮马车就来了,等在国师府门口。

        洛初初打着呵欠下楼,迷迷糊糊间遇到温如悦和洛湘华,打了个招呼,等到一楼,温如悦见祝芳华状态实在不好,问道:“芳华,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祝芳华脸色十分之差,肤色苍白,眼神阴郁疲惫,明显昨晚没睡好。

        温如悦转念一想,应该是自己的话把她刺激到了。便咳嗽一声,替她遮掩道:“你是不是觉得仪式太重要,担心得没睡好?”

        洛初初也觉得祝芳华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头疼,便也关心了一句。

        祝芳华不语。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回应他人。

        司空瑾已经要和洛初初成亲了,再怎么快都来不及了……那她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https://www.wenxue5.net/book/11489/6293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enxue5.net。文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