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历史小说 -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渣们打起来了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渣们打起来了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正文卷第七百五十七章人渣们打起来了离开了医院,徐三便去了和远中学。

        现在是八月底,马上就要开学了,他作为日语老师怎么也得过去看看,报个道,然后跟其他老师熟悉一下,喝个小酒之类的,促进一下同事之间的感情。

        徐三不比从前,前两天在黑星会勒索了一笔,现在口袋很宽裕,所以中午由他做东,安排了几个不怎么正经的老师去吃了日料。

        虽然不喜欢吃这种又贵又不饱的东西,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马甲的身份暴露,他还是选择了将就了。

        这些不正经老师的资料都是王珍珍提供的,基本上都是些人面兽心之徒,或多或少都欺负过学校的女学生,有的甚至还参与过人口拐卖的勾当。

        对于这些人面兽心的恶棍徐三自然不会白白请他们吃饭,他的目的就是拉关系,然后争取把他们利益链条找出来,然后偷偷尽可能的除掉。

        酒桌上,二瓶四斤的清酒很快就被几个人喝掉。

        徐三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搂着身旁的高本冴说道,“高本老师,听说你跟22号会所的管事关系不错。”

        “还好,他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高本冴夹了一口菜,随意地说道,不过语气有些高傲。

        “吆西~”徐三使劲地点了点头,给高本冴倒上酒,然后继续说道,“那么晚上咱们就去22号,我可听说了,那里的姑娘可都是从本土过来,而且很年轻。”

        高本冴话音落地,一名叫做稻村修宏的物理老师立刻说道,“那都是陈年旧事了,22号会馆现在已经好久没有新的本土姑娘补充了,现在里面年轻的姑娘都是华夏的女学生假扮的。嗯一点味道都没有,跟死鱼一样。”

        “哦。”徐三一脸惋惜,喝了一口酒,“那真是可惜,我原本还想请几位晚上去消遣一下呢。”

        “如果想找本土姑娘,咱们可以去52号,听说那边上个月刚来了一批艺伎,就是年龄大点,不过年纪大有年纪大的好处。”稻村修宏对着徐三眨着眼,露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徐三嘟起了嘴,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52号.听说那里有牛,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对于这种玩意不适应,即使看到都恶心。”

        “哈哈,原来江户川老弟也知道啊!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会馆里竟然还有这种服务,如有有机会真想试试。”

        说话的是一个华夏人,叫姜洋,徐三记得他和自己一样,是一名教日语的老师。

        姜洋说完之后,徐三忽然觉得自己后花园一紧,身体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不但是徐三,其他几名人渣老师也都自觉的远离了这个人。

        “姜洋君,我们共事两年,我竟然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

        “不对啊,前两个月咱们两还一起.”

        污言秽语不断地充斥着徐三耳朵,让他的心中的怒火冉冉而生。

        他真的没想到,这些败类,竟然在华夏做了这么多恶事。

        虽然,徐三在文献里看过记载,但是那毕竟是文字,不如现在来的冲击大,尤其在这个酒桌上,这些畜生竟然把欺辱学生的细节描述的淋漓尽致。

        忍!

        徐三带着满是杀意笑容,陪着这些畜生又喝了一瓶酒,才开口问道,“稻村君,我听说你对付学生很有一手,怎么样,教教老弟。”

        “这个还用教,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是咱们帝国养的狗,你只要勾勾手指,她们就会自己躺倒床上。”稻村修宏红着脸,口无遮拦的说道。

        “这么简单?”徐三一脸不可置信。

        “就是这么简单。”稻村修宏说着又开了一瓶酒,给酒杯空了几个人倒上了酒,然后对着徐三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等开学之后试验一下。”

        就是好东西,喝了之后就会有人胡言乱语,口无遮拦。

        高本冴在干掉一杯酒后,就晃着脑袋,找稻村修宏碰了一杯,随即口齿不清地说道,“你的话,我不同意,学校里有的学生就不能动!比如那个姬无双,你不就是被她打断了鼻梁吗?哈哈哈,而且找到校长哪里也没用!哈哈~~”

        徐三笑着点了点头,这件事他听过姬大小姐家仆人们说过,不过那时候只有只言片语,只知结果不知起因,没想到起因不是因为她不好好学习,而是自卫。

        高本冴肆无忌惮的笑着,然后又拿着酒杯来到徐三的面前,“别听他的,他不行,自从被打断了鼻梁,他就不行了,办事之前还的吃药。”

        “八嘎,这还不都怪你,明知道她的背景雄厚,你还怂恿我去招惹她!”稻村修宏说着忿怒地一拍桌子,对着高本冴怒目而视。

        “哈哈,被我说对了吧?哈哈~”高本冴继续肆无忌惮的笑着,而且还自斟自饮的喝了一杯。

        酒壮怂人胆,稻村修宏被人当中接了老底自然毫不客气的怂了了回去,“嘿嘿~高本冴!别以为我不知道,去年年底的时候你也想对她下手来着,结果被人家下药迷晕了,然后扒光了挂在旗杆上凉了一个晚上,如果不是校工发现的早,估计这会你的骨灰已经运回本土了。”

        徐三端着酒杯手在颤抖,没想到自己又听到一个关于大小姐的猛料。

        这个学生

        太好了,一会等酒局散了,去一趟他家,检查一下他的练气决进度,如果可以的话,便把第二层心法交给她。

        这么的好徒弟,上哪去找啊!

        吃口菜,喝口酒,徐三心中的火气因为大小姐的勇猛消散了一点。

        “八嘎,你胡说!你是道听途说!”同样被接了老底的高本冴死不承认,而且拿起矮桌上的小碟子扔了过去。

        “啪!”

        稻村修宏中弹,额头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八嘎!”稻村修宏不甘示弱,拿起桌上的酒瓶就扔了过去。

        高本冴喝了很多,站都站不稳,怎么可能躲得开飞速而来的酒瓶呢。

        “绑!”

        于是,又一个头破血流的,而且这次比较严重。

        四斤的瓶子可是很大,糊到脑袋那可是很严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