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都市小说 - 修复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巨头动手

第五百九十四章 巨头动手

        修复师正文卷第五百九十四章巨头动手杀卡博拉?

        苏小凡刚刚不是才将卡博拉给救了吗?苏小凡不是要冒充冥河红尸一族的人,回去再平静回到地面吗?

        刚刚救卡博拉,不就是为了活命,以及取得卡博拉的信任吗?

        现在,为什么又将卡博拉给杀了?

        苏小凡还是以这种雷霆手段,毫不犹豫的彻底将卡博拉,完全灭杀?

        这是早已经计算好的?

        从苏小凡与卡博拉在这里交流的第一句话,苏小凡算计的东西,难道是在这里?之前之所以说引爆冥主之脑,是为了从安可皮斯,从一开始就动用全力?

        苏小凡要抢冥主之脑?

        “动手!”

        麻脸青年震惊,呆滞,疯狂思索,苏小凡在他疯狂思索的时候,却忽然又毫无征兆的大吼了一声!

        动手?

        谁动手?

        人不是都已经死完了吗?

        麻脸青年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身体一震,心中惊惑更加浓郁,但是,他的身体,却已经动了。

        他现在所站的这个位置,是苏小凡在最初冲出去时,秘术传音,让他站的位置。

        苏小凡在秘术传音之中,还特意交代,一旦他喊动手,自己就不要问原因,直接动用未亡人的禁忌法则!

        麻脸青年原本还以为,苏小凡之所以这么安排,是用来对付安可皮斯,卡博拉,亦或者是之前追上去的那两个沙土人的。

        现在,人都已经死光了,还能对付谁?

        麻脸青年心中惊惑到了一个极致,他的动作倒是没有停下,身上的禁忌法则,也在这一刻,直接彻底运转。

        他虽然不懂,可在这种生死时刻,他依旧选择了相信苏小凡!

        别管还有没有人,在听到苏小凡的命令之后,他都直接将自己的禁忌法则,直接运转!

        “嘶嘶嘶……吼吼吼……”

        麻脸青年身体之中,顿时就像是有来自九幽深处的恐怖声音传出,麻脸青年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变得极为阴森。

        他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铁青!

        甚至,麻脸青年的眉头之间,都流露出了一抹强行压下的痛苦!

        未亡人,融合吞噬尚未苏醒的禁忌鬼物,在不借用动用禁忌鬼物身上的力量和法则时,禁忌鬼物会缓慢苏醒,而一旦借助或者动用禁忌之物身上的力量和灭杀规则,那么,禁忌鬼物苏醒的速度,就会暴增很多倍!

        麻脸青年现在,就是在借助自己身体里,沉睡禁忌鬼物的力量!

        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禁忌鬼物,也正在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在苏醒!

        “有人?”

        麻脸青年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动用自己身上的力量了,他在疯狂运转自己身上的能量时,他眼睛的余光,忽然察觉到了,在自己脚下的水面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

        麻脸青年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借助的禁忌灭杀规则,瞬间就像是渔网捕捉到了一只鱼一般!

        麻脸青年此时站立的这个位置,自己身上的浅淡的影子,正好与河水里的那一道影子重合!

        “是冥河红尸的人?屋顶上,还有一道冥河红尸?”

        麻脸青年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与自己影子重合的那一道身影,在这一瞬间,立刻就暴发出了最为恐怖的挣扎,他像是想要疯狂逃过自己身体里的灭杀规则!

        “给我禁锢!”

        麻脸青年眼中惊惑,可他在一片惊惑之中,反应也是快到了一个极致。

        无论苏小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无论苏小凡在一开始有着怎样疯狂的谋划,上面的那个人,是绝对不能放走的!

        苏小凡才刚刚杀了卡博特!

        如果让屋顶上的这个冥火红尸,回去通风保险,那么苏小凡的身份绝对会暴露,苏小凡的身份一旦暴露,必然会遭遇冥河红尸一族的追杀,甚至,还有可能,会遭遇沙土人的联手追杀!

        到了那个时候,苏小凡立刻就会陷入绝境!

        而苏小凡一旦死亡,那他在这种地方,几乎也可以宣布死亡了!

        麻脸青年这一点,倒是在刹那之间想清楚了,他爆喝,他身上禁忌灭杀的规则,爆发的更加浓烈!

        “死!”

        苏小凡在爆发的同时,赫然也已经动了。

        麻脸青年没有看清街道旁,房子上的人,苏小凡在出手之前,就已经看清了那一道隐匿的身影。

        “白脸,你敢!你找死!”

        “你要是敢对我动手,伱们莱恩家族绝对会全部被抹杀!你疯了,你完全是疯了!你竟然还敢杀卡博拉!吼,白脸,你住手!”

        房子之上,随着麻脸青年动手,那一道冥河红尸的身影,彻底显现。

        他身上的气息,在此时也在疯狂爆发!

        他身上的气息,竟然也在顷刻之间,到了一种恐怖金仙巅峰的程度,甚至,他的气息,竟然不比卡博拉弱多少。

        他此时震怒开口,他身上还有一道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势!

        只不过,他的身体,此时却像是被捆上了一道道极为结实的绳子,他每动弹一下,他几乎都像是要耗费出极为恐怖的力气。

        那一道道无形的绳子,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收紧,在拉扯!

        他无论怎么反抗,无论怎样爆发,都像是无法逃脱,甚至,他身上的气息,也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那一道道无形的绳子,给抽取,吞噬!

        苏小凡刹那之间,也已经冲到了房顶之上。

        苏小凡手中青铜长枪,也已经刺到了那一道身影的身前。

        可在这一刻,苏小凡手中的青铜长枪,却没有真正刺落,苏小凡的眸子,反而狠狠收缩了一下。

        那极为强大的冥河红尸,显然不用自己再动手了。

        那一尊冥河红尸,在这顷刻之间,身上的气息已经虚弱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他身上的血肉,都已经被抽干。

        他开口嘶吼,声音都已经弱了下来!

        “未亡人,禁忌法则的灭杀?”

        苏小凡的眸子,狠狠缩了一下。

        苏小凡自从在之前刚进入神魔坟场时,那个废弃帝陵坑洞之中,就已经见识过了未亡人的禁忌之力。

        之后!

        自己被误认为是未亡人,从很多人的口中,也听说过了关于未亡人的很多传闻,尤其是,被神荼从青妖巫帝坟墓旁,抓走之后,自己从麻脸青年身上,也见识到了禁忌之力的利用。

        但麻脸青年一直利用的,仅仅也只是禁忌之力,而并不禁忌之物的禁忌法则!

        在麻脸青年与阿洛伊交手的时候,麻脸青年的影子与阿洛伊也重合过一次,可那一次,却被阿洛伊身上的一件古物给抵消掉了。

        现在,麻脸青年的影子,与屋顶的这一尊冥河红尸的影子,再度重合,苏小凡才算是真正亲眼看到,未亡人禁忌法则真正动用时候的灭杀之力!

        “这种禁忌灭杀法则……”

        苏小凡看着那冥河红尸,眼神之中的恐惧,爆发放到了一个极致,身体也几乎化为了一具干尸的时候,苏小凡眉头狠狠跳动了一下。

        苏小凡甚至都无法真正看出,这一道禁忌法则的灭杀攻击,上面究竟有多少灭杀之力!

        如果是自己的影子和麻脸青年融合,在不动用自己身体里的底牌的情况之下,自己能活下去吗?

        麻脸青年的战力,或许是在金仙巅峰,可一道创造出合适的机会,影子一旦重合,麻脸青年身上爆发出的灭杀之力,有可能会超乎想象!

        “你,你们……都……会死……你,你们不能杀我,不能……”

        噗通!

        三秒!

        屋顶之上,那个冥河红尸,在三秒之间,彻底化为了一具干尸,他眼中恐惧汹涌,他的身体,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咔嚓!

        他身体倒地,在摔落在房顶上的那一瞬间,竟然直接碎了!

        他的身体,像是已经被彻底掏空,身体摔落,他身上干枯的皮肤和骨骼,就像是风化成了碎末,直接散开!

        “嗡!”

        他身体化成了粉末碎裂,他身体之中的一枚珠子,也像是失去了控制,那一枚珠子直接从他身体的碎末之中,悬浮了起来!

        那珠子通体呈现一种金黄色。

        珠子悬浮在他的身上,仅仅只有拳头大小,珠子的表面呈现一种半透明的颜色,站在外面,一眼赫然能隐约看到,珠子之中,像是有一口白棺,在无声悬浮!

        在那一枚珠子下方,那碎裂的身体粉末下方,还有一次储物袋,以及一个特殊的类似手环一般的青铜器!

        “这,这是天元珠?”

        “冥河红尸一族,竟然会有这个东西?我们妖族老祖和妖族圣女,曾经暗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来找这个珠子都没有找到,这里竟然出现了一枚?”

        麻脸青年喘息!

        他利用禁忌法则,强行灭杀掉了那一具冥河红尸,他显然也不好受,他胳膊上,都多出了一道漆黑诡异的纹路。

        他浅淡的影子,落在清澈的水面上,他的影子都像是有了一点自己的意识,影子自己都像是在动。

        麻脸青年此时显然并未在意这些,他在利用禁忌法则,绞杀掉那个冥河红尸之后,他往后退了两步,他抬头就朝着房顶上,看了过去。

        “你认识这个东西?这个东西,能隔绝大帝东西的气息?”

        苏小凡的目光,也在第一时间落在了那珠子之上,同时,苏小凡看着珠子里的东西,眸子也狠狠一缩!

        白棺!

        苏小凡几乎根本就不用废什么力气,就能认出,那白棺,是什么!

        卡博拉,果然没有把冥主大脑,放在自己的身上!

        “白棺?冥主大脑?”

        “你,你是怎么发现他的?你之所以让我站在这个位置,在刚刚那一刻,直接动用禁忌法则,是因为你早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你真的是从,卡博拉和那三个沙土人出现之后,你就开始算计着一场生死战斗了?这一切,甚至有可能,是在你的掌控之中?”

        麻脸青年看着沉浮在屋顶的天元珠,他在第一时间,并未回答苏小凡的话,他眼神之中,反而流露出了一抹更加强烈的震撼。

        他直到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才忽然感觉,自己或许才堪堪看懂苏小凡在这一场随时都会死亡的战斗之中,布局的东西!

        麻脸青年感觉到,苏小凡甚至早就猜测到了,卡博拉并未将冥主大脑,真正放在自己的身上!

        苏小凡甚至推演到了,在战斗结束后,逆天灭杀卡博拉时,房顶上的这一尊冥河红尸的强者,有可能会由于震撼,探出头看着一眼。

        而也就是由于这一根探头,自己的影子,才和他真正重合在一起的!

        “天元珠是十七万年前,鬼湖禁区之中,流传出的珠子!”

        “当年这种珠子,一共有三颗流出!这种珠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这种珠子,可以完全隔绝掉,帝兵,乃至大帝肢体的气息!

        传闻,当年萨满帝国的大祭司,曾因为一个人,去了一趟鬼湖禁区。

        他当时在鬼物禁区,似乎与历练的东西,签订了一种特殊的协议,然后,他带出了那三颗天元珠。

        那珠子里是什么,至今都是一个传说!

        有人说,当年萨满大祭司,用三颗珠子,从鬼物禁区之中,带回了三尊大帝的三个身体部位,也有人说,萨满大祭司,从里面带出了一个禁忌鬼物和两个鬼物恐怖生物。

        还有说问说,那两个天元珠内,放着的分别是一个新娘以及两个丫鬟。

        关于十七万年前,第九代的萨满帝国的大祭司,是充满了各种诡异传闻。

        而第九代的萨满帝国的大祭司,也是身上秘密,最多的一尊大祭司。

        那一代的大祭司,一共活了一万三千九百四十五年,那种寿命,已经到了一个巫神巅峰强者的寿命极限。

        他当时,并未将自己彻底封印,继续延长寿命。

        他选择了死亡!

        而他的死,当年也充满了各种诡异传说,不过,也就是在他死后,这三颗天元珠,才真正被流传了出来。

        当年第一颗流传出来的,赫然是被黑暗帝国,万古家族,凯特家族的人得到。

        天元珠真正的功能,也是从那个时候,真正被世人所知。

        凯特家族,最擅长的就是锻造法器,甚至凯特家族的祖上,曾经以半步大帝的境界,锻造出一尊真正大帝级别的帝兵!

        当年凯特家族,在得到天元珠的时候,就准备倾尽家中最精锐,最强大的炼器巨头,进行对天元珠的分析和仿制。

        但是,他们越研究就越震撼,他们在五年之后,竟然得出了一个让他们自己家族,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那就是,天元珠,就连他们凯特家族,都无法炼制!

        他们用了五年的时间,甚至都没有完全弄清,那一颗天元珠的结构是什么,后来,凯特家族为了弄清那天元珠,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们甚至在整个无尽庞大的黑暗帝国,发布了一条天价悬赏令。

        他们邀请,整个黑暗帝国,最强大,最神秘,最为古老的一些炼器师,一起进行研究那一枚天元珠。

        这一研究,就是真正五百年的时间。

        直到五百年后,黑暗帝国边境的黑城省中,一个叫卡查布的绝世天才炼器师出世,才堪堪解开了天元珠的冰山之一角。

        根据卡查布的研究和分析,天元珠的材质,是利用禁区禁忌之主的骨骼粉末,以及一种叫做黄晶铜的材质,融合而成。

        至于天元珠上的隔离法则,他也做出了一共九十四中猜测和拆解。

        并且,在两千年前后,在他寿元快要耗尽之时,他仿制出了几颗最为接近天元珠的珠子。

        只是,饶是卡查布天才绝世,他也没有造出,真正的天元珠。

        根据后来人的测试,卡查布当年造出的仿制天元珠,已经能逆天的隔绝巫神七阶左右的恐怖气息了。

        但是这距离真正能感觉大帝气息级别的天元珠,依旧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天元珠也就是在那个时代,真正闻名与天下。

        我们妖族老祖和神荼圣女大人,当时最初的计划,其实就是用天元珠,去盛放屏蔽妖帝心脏的气息。

        可惜的是,那三颗天元珠,在无尽的岁月里,谁也不知道究竟都流转到了什么地方。

        我们妖族的计划,又是极度绝密,不能大张旗鼓的去寻找,所以,就连我们妖族老祖和圣女大人,最后都没有能找到天元珠,只能用未亡人的特殊体质代替。

        没想到,我们妖族没有找到的东西,冥河红尸一族,竟然会有一个!”

        麻脸青年,在震撼苏小凡的逆天战斗和推演之后,他看着苏小凡手中的那一颗珠子,他又快速解释了一下天元珠的来历。

        麻脸青年的眸子之中,也闪过了一抹炙热!

        天元珠,冥主大脑!

        尤其是冥主大脑!

        这种大帝级别的东西,这种冥河红尸,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万年,储存在葬仙之地的东西,现在可是就在自己眼前!

        这两个东西,一旦消息传到外界,可是足以引发真正恐怖动荡的!

        麻脸青年甚至可以肯定,如果自家的圣女大人没有走的话,自家圣女大人,都绝对会对苏小凡灭杀出手,然后抢夺那个珠子,以及珠子里的东西!

        “唰!”

        苏小凡看着天元珠,以及天元珠之中的那白棺,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了绝对的冷静。

        苏小凡仅仅只是用自己强大的神魂之力,快速检查了一下珠子!

        随后,苏小凡直接就将那一颗珠子,收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苏小凡选择了,将那珠子,镇压在了帝棺心脏的下方!

        苏小凡用神魂之力检查了一下那天元珠子,并未在那天元珠上,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定位法则之类东西的残留。

        根据麻脸青年所说,这天元珠似乎也是极为奇特,想在上面在刻画自己的定位法则,以及后手之类,明显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但是,无论是冥河红尸一族,还是禁忌沙漠里的沙土人,都太过诡异。

        苏小凡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选择了,先将这东西收了起来,用帝心古棺的气息,将其包裹了起来!

        “要尽早融合!”

        “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真正确定,这天元珠上,是否还有其他什么后手,亦或者,是那冥主大脑之上,是否还有其他后手,如果能融合,那才算是,最好的选择!”

        这种巫神巅峰级别,在外界算是虚空行者巅峰的东西,苏小凡总感觉距离自己太过遥远!

        现在,自己身上揣着一颗大帝心脏,一颗冥主大脑,实在是太过逆天,超越自己实力太多!

        苏小凡很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自己身上有这些东西的消息,泄露出去,那么,自己绝对会成为很多真正无上巨头,追杀的目标!

        “走!”

        “先离开这里!”

        苏小凡脑海之中,一个接着一个念头闪过!

        随后,苏小凡收走了那个冥河红尸身上的气息,又快速收走了,地面上那三尊已经死去了沙土人身上的东西,以及卡博拉身上的东西,苏小凡转身就走!

        苏小凡将那些东西,全部都放进了,天道之手的储物空间之内!

        青丝的位置,之前已经找到!

        自己的下一步目标,就应该是带走青丝,融合青丝,然后,找到轮回通道,直接返回那一座鬼城之前,开启最后的逆天融合了。

        自己现在,需要准备的东西还很多!

        “我越来越感觉,那些真正的无上巅峰巨头,有着怎样的神秘和恐怖!”

        苏小凡快速收取了地上的东西,随后,苏小凡没有理会麻脸青年眼神之中还在爆发出的恐怖震撼,苏小凡转身就朝着来时的方向,继续快步走去。

        “你现在需要发一个心魔誓言,你在这里看到的所有一切,都不能外泄一个字!”

        “另外,我会在离开这里之前,彻底抹去你神魂上的记忆。”

        苏小凡刚走了两步,脚步就又停了一下。

        苏小凡转头,忽然看向了麻脸青年。

        “我,我懂!”

        “你不用杀我,我们妖族就有抹去记忆的秘术,还是那种绝对无法恢复记忆的秘术,相当于直接抹杀掉,脑部储存近期区域的禁术!

        我心中真没有很大的志向,我就是想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的!

        你,你要相信我!

        如果不是我们妖族的老祖和圣女大人,逼着我非要参与这个任务,我是绝对不会来神魔坟场的!

        还有啊,我,我可以和你签订主仆契约!

        我们妖族,是可以和人类签订主仆契约的,而一旦签订,你但凡只要想杀我,一个念头,就可以将我灭杀!

        你,你是不用杀我灭口的!”

        麻脸青年在震撼之中,见苏小凡转头,他仅仅看了一眼苏小凡的眼神,又联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他身体不由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是苏小凡,自己第一时间,会选择怎样做!

        他也很清楚,苏小凡身上,帝心古棺,冥主大脑,又是怎样一个级别的东西!

        麻脸青年一边快速开口,他一边几乎不等苏小凡催促,他就以诚恳的方式,发了一个心魔誓言!

        同时,他将妖族抹除记忆的术法,也直接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了苏小凡!

        “我,我还有用,我对,我对这神魔坟场很熟悉,蓝雾,刚刚我们在上去的时候,看到了蓝雾!我知道那蓝雾是什么!”

        “蓝雾现,花草闭,禁忌之主巡视天下!现在外面的神魔坟场,绝对比平常,更加恐怖,甚至,一个月内,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走出神魔坟场!”

        麻脸青年见苏小凡还在看着自己,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随后,他又快速开口!

        “蓝雾,禁忌之主?”

        苏小凡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

        苏小凡并未想着在第一时间,就灭杀掉麻脸青年。

        麻脸青年除了有对什么坟场地形的认知作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麻脸青年是不能轻易灭杀的。

        妖族圣女,神荼,既然敢让麻脸青年单独跟着自己分头走,那么,她不可能没有在这麻脸青年身上,留下特殊手段。

        何况,这麻脸青年还是妖族老祖挑出来的。

        苏小凡几乎可以确定,一旦自己真的直接斩杀掉麻脸青年,妖族老祖和神荼,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会察觉到异常。

        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自己没有必要,因为杀麻脸青年,立刻引来妖族圣女和妖族老祖!

        妖族圣女,神荼,可是知道,自己身体里有那一口帝心古棺的,准确的说,那一口棺材,根本就是神荼亲自放进去的。

        在这种情况下,带着麻脸青年的风险,要远远小于杀了麻脸青年。

        或许!

        在妖族圣女神荼找来之前,自己应该已经从轮回通道,返回到了往生池之中!

        此时苏小凡动作停顿,是因为苏小凡忽然从麻脸青年口中,听到了蓝烟和禁忌之主这几个字。

        之前,在青丝河岸边,刚刚爬上河岸的时候,自己是确实看到了蓝雾了的,只不过,神魔坟场诡异,自己对神魔坟场了解不多,这一具身体对神魔坟场了解更少。

        所以,当时并未在意。

        此时苏小凡听麻脸青年再度提到,苏小凡的神情,也不由凝重了一些。

        “你,你不知道蓝雾现,花草闭,禁忌之主巡视天下?”麻脸青年看着苏小凡的反应,他也愣了一下。

        “你们果然在这里!”

        “这里刚刚发生战斗了?是冥河红尸与沙土人?战斗的人,就剩下你们两个了?”

        就在麻脸青年要解释的时候,从街道上,那一座棺材和扎纸人的后方有一道残影赫然冲了过来。

        那残影身上衣服有很多破碎的地方,人也显得比较狼狈,却根本掩饰不住那一道身影的绝美身材和盛世倾城容颜!

        “阿洛伊,你没有死?”

        “你居然能在那一口红钟的爆发和沙土人的围攻之中活下来?”

        麻脸青年听到那少女的声音,猛地回头,下一刻,他赫然看到了,从后方疯狂冲过来的那绝美少女。

        苏小凡在麻脸青年转头之前,就已经看到了那少女!

        这少女身上,还有什么保命的东西?

        亦或者说,她在最后一刻,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点?

        苏小凡看着阿洛伊,脑海之中,比麻脸青年想的更多一些,这少女,身体之中,可是隐藏着,能与家族远程对话的东西。

        甚至,在这葬仙之地,都可以做到通话。

        苏小凡看见她再度出现的这一瞬间,苏小凡就很清楚,阿洛伊能活着再回到这里,绝对不仅仅这是幸运,亦或者是靠着她自己的能力!

        她绝对是动用了,其他的东西!

        “走!先离开这里!”

        苏小凡没有回答阿洛伊的话,也没有立刻去询问麻脸青年,神魔坟场的事情,可以路上说,这里却不能再停留了!

        卡博拉死在了这里,安可皮斯也死在了这里,冥河红尸残存的人,以及禁忌沙漠的沙土人,应该很快就能感应到。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停留在这里,几乎就是在作死!

        卡博拉已经被自己打爆,面目全非,安可皮斯身上的所有东西,包括那被称为本命珠的存在,都已经被自己取走,阿洛伊竟然认不出这里的人。

        就算是她认出,在短时间内,她应该也无法分清,这里发生了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必要,让阿洛伊再去深入了解这里发生的事情,阿洛伊的身份,明显也极为特殊,万一她推出了一些什么,也会很麻烦!

        最重要的是,现在冥主的大脑,就在自己身上,现在离开这里,显然是最佳选择!

        “对!”

        “先离开这里,这里的东西,不是我们能窥视的,沙土人和冥河红尸一族,绝对对冥主大脑,窥视已久,也准备了很久。

        我刚刚是冒失了,我不应该直接出手。

        这里的事情,我已经在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家里,冥主大脑的消息,一旦真正传出,必将引发惊世震动和疯狂抢夺!

        我们这个级别,在最初还有可能有资格抢夺一下,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资格!

        现在,冥主大脑,应该已经被冥河一族,或者沙土人一族的强者,带着在第一时间,从这里离开了!”

        阿洛伊在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推断,她深吸了一口气,她身上爆发的强大气息,在第一时间快速收敛。

        她快步,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跟了过去。

        她能活下来,确实是靠着,波塞冬家族之中,无上巨头的指点!

        她在刚刚,距离死亡,仅仅只是有一步之遥!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在家族里的重量足够重,如果换一种身份,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她忽然感觉,在刚刚那死亡的瞬间,自己眼前的这个帝国废物,选择才是明智的!

        苏小凡没有再回应阿洛伊的话!

        苏小凡转身,就已经朝着小镇的尽头,快步走去。

        麻脸青年看了一眼阿洛伊,又看了一眼苏小凡,他微微松了一口气,看苏小凡的动作,他意识到了,自己应该是暂时保住了一条命。

        只是,他的脸色却有些发苦!

        这一趟任务,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妖族老祖和圣女大人的规划,这个被称为帝国废物的存在,已经完全打断了所有的规划。

        他现在甚至都没有再去想,从苏小凡身上,抢回来帝棺心脏,这毕竟是神荼那种级别的存在,才要去做的。

        他现在,只想从苏小凡身边,安全返回!

        “应该有禁忌鬼物,已经彻底从沉睡之中苏醒,都将气息彻底收敛!”

        “葬仙之地,这里绝对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我总感觉,葬仙之地,有什么让我们难以察觉的东西。

        在葬仙深渊周围的时候,虽然冥河红尸一脉与沙土人,在出手的时候,都在可以收敛攻击爆发的气息,但是,在生死时刻,有很多道气息,其实都已经接近了金仙修为的边缘。

        我曾经在一个地方,见过很多禁忌鬼物。

        而那个地方的禁忌鬼物,其真实来源,就是来自神魔坟场,那些禁忌鬼物,在实力一旦爆发超过金仙巅峰的程度时,是会瞬间出现的。

        在葬仙深渊周围,有禁忌鬼物,确实也出现了。

        可是,太少了,出现的频率,也在太低了,这非常不正常。

        尤其是,之前在街道上的战斗,更是一个禁忌鬼物都没有出现,这更加不正常,都小心一些,否则,我们极有可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苏小凡在走出小镇之后,眼神之中的警惕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更加浓郁了一些。

        葬仙之地!

        仅仅只是从之前从布莱克家族,也就是之前一起进入的那三个冥河红尸的口中得知的一些情报,苏小凡就意识到了这里的诡异和恐怖。

        可奇怪的是,这一路走来,自己并未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

        地面上,那一层浅浅的,刚刚淹没脚踝的水,甚至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苏小凡很不适应这种心理和外界的反差感!

        太安静了!

        这一路上走来,都太过安静了。

        “确实有些不正常!”

        “我之前,在葬仙深渊旁边的时候,我们家族的一尊巨头,在我生死关头,动用了那一次超远距离的特殊符文通话时,也说这里不正常。

        他说,葬仙之地,虽然无论什么时候的状态,都不一样,可是,这么安静的葬仙之地,他却也是第一次听说。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那一尊巨头推测,说这里的安静,极有可能和地面上的禁忌之主巡视天下有关!

        我们波塞冬,记载的关于葬仙之地,二十一条的情报之中,几乎每一条,都充斥了死亡和恐惧。

        葬仙之地的地下空间,在地下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三十多万年前,葬仙之地似乎因为异动,进入过一次神魔坟场深处。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波塞冬家族,就失去了传说之中,葬仙之地的所有消息和情报。

        不仅仅是我们,就连整个卡特帝国,萨满帝国,以及黑暗帝国的几乎所有顶级巨头,都失去了关于葬仙之地的情报。

        它像是凭空消失了,也像是,一直隐匿在神魔坟场深处的地下,没有再来外围!”

        阿洛伊快速开口,她并未隐藏自己知道的东西。

        她一边开口,一边下意识朝着苏小凡看了一眼。

        她原本从心理都是看不起苏小凡的,在她看来,苏小凡只是区区一个废物,哪怕成为了未亡人,哪怕有可能得到了一些奇遇,但是废物毕竟是废物。

        苏小凡的未婚妻,可是都一直要和苏小凡退婚的。

        可这一路走来,到了现在,她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很在意苏小凡的看法了。

        跟着苏小凡的选择,活下去的概率,似乎更大一些。

        “你们所说的禁忌之主,巡视天下,究竟是什么意思?”苏小凡快速思索着阿洛伊的话,苏小凡一边扫视四周,一边赫然也快速的,将自己想问的这个问题,再度问了出来。

        “禁忌之主,是神魔坟场深处的禁忌之主!”

        “传闻之中,神魔坟场深处,每隔几十年,亦或者是数百年,都将会有一次极为恐怖的禁忌之主巡视天下的举动!

        禁忌之主的巡视,最少持续一个月,最长曾持续三年。

        在大多数情况下,神魔坟场里的禁忌之主,都只会巡视神魔坟场的领域,但是根据历史记载,神魔坟场里的禁忌之主,偶尔也会走出神魔坟场的领域,在外界出行!

        比如,十一万年前,禁忌之主巡游的位置,就曾到过萨满帝国的帝都!

        传闻!

        就在那一次禁忌之主出游之后,萨满帝国帝都九千万的超大帝都都城,直接死亡超过了四分之一!

        这个萨满帝国,在那个时候,几乎全部竖起了白幡!

        禁忌之主出现的时候,会出现蓝雾,花草在蓝雾之中,会闭合上自己的叶子,这也就有了,蓝雾现,花草闭,禁忌之主巡游天下的这一句谚语。

        在神魔坟场之中,蓝雾出现,花草闭合叶子,这几乎一定就意味着,禁忌之主要出现了。

        不仅仅如此!

        禁忌之主走出神魔坟场恐怖,而在神魔坟场之中的时候,更为恐怖。

        在禁忌之主出现之后,整个坟场之中所有的禁忌鬼物,还有些极为诡异恐怖的东西,几乎都会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神魔坟场里的人,死亡率也会爆发到平时的数倍!

        在禁忌之主巡游结束之前,还几乎无法离开神魔坟场,在这种情况下,曾经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也就是五万三千多年前,在蓝雾出现之后,有人统计,整个神魔坟场被蓝烟笼罩的区域,仅仅只存活了十一个人。

        而那一次,进入蓝烟区域的人,则有可能人数破万!

        甚至,破十数万!

        也就是说,那一次,整个神魔坟场被蓝烟笼罩的区域,几乎所有人,无论强者还是弱者,都近乎全部被灭杀!”

        “当然,这也是比较极端的一次,按照我们波塞冬家族的统计,大多数的禁忌之主出游,坟场里的死亡人数,普遍是超过三分之二,小与四分之三的。

        四个人里面,应该能活一个。”

        麻脸青年原本想解释,只是,在他刚刚组织好初步的语言,就被阿洛伊抢先回答了。

        阿洛伊明显没有注意到麻脸青年迫切想要回答,展现自己价值的神情,阿洛伊只是一边开口说着,一边快速回想着,家族之中巨头刚刚交代的一些话。

        活着!

        在神魔坟场里,这两个字,在蓝雾出现的时候,绝对是一种奢侈。

        有时候,能活下去的人,除了实力,真的是要靠看运气的!

        “对!禁忌之主巡视天下,是极度危险的!”

        “其实,在神魔坟场里死的人,并没有什么固定的人数和比例,每一次都是随机的,波塞冬家族的统计,也不能算很准。

        因为,谁也不知道,神魔坟场里究竟进入了多少人。

        有一些身份特殊敏感的,比如被三大帝国同时通缉的人,以及一些有特殊需求的人,还有很多海量的散修,他们的生死,很难真正统计到的。

        波塞冬家族的统计,只是真正学校里的,以及官方记载的,还有各大家族的人,神魔坟场的恐怖,是远超过很多家族的预测的。

        我们妖族的老祖曾经说过,禁忌之主巡视天下,根本无法真正预测,因为禁忌之主,有自己的思维。

        就像是一个人背着包去旅游,他每一次去的路线和想要在旅游之中干的事情,有些或许是一样的,可更多的是变数!”

        麻脸青年在阿洛伊话音落后,赶紧也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

        “禁忌之主是什么?”

        “是禁忌之物吗?有没有人,真正看到过,禁忌之主的真正面目?”

        苏小凡快速的提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

        “不确定!”

        “这么多年来,其实有很多人,也曾有你心中这样的好奇,甚至幽然因此,特意在禁忌之主巡视天下的时候,以自己感觉安全的方式,近距离靠近禁忌之主,想要见识到禁忌之主的真正面目。

        但是,他们的动作,无一例外,全部都失败了。

        甚至!

        有一部分巨头和强者,在无数年前,因为这种尝试而死亡!

        在神魔坟场之中,有一部分禁忌鬼物极为恐怖,甚至触之必杀,但是那些极为恐怖的禁忌鬼物,只要用大量的人命去填,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神魔坟场之中的禁忌之主,至今却都是一个真正的谜团。

        十一万年前,禁忌之主巡视天下,到了萨满帝国帝都之时,萨满帝国的大主教,都选择了直接离开了萨满教堂。

        所以,这么多年来,关于禁忌之主的面具,亦或者关于它的一切,都是一个谜团!”

        阿洛伊快速开口,对于这里的消息,她了解的,明显要比麻脸青年,了解的要多很多。

        “如果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停留一个月,你们感觉,在什么地方,会更安全一些?”

        “或者说,如果蓝雾一直在,在有蓝雾的情况下,我还是需要在神魔坟场之中活动,那么,以怎样的方式,能减少意外发生?”

        苏小凡的脸色有些难堪。

        系统给自己返回往生池的时间,是十二天,现在大概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天。

        也就是在十二天之中,自己需要做到融合青丝,带着青丝曾经准备的,度过那一秒惊世危险的底牌,沿着轮回通道,返回往生池。

        如果蓝雾至少要持续一个月的话,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必须要在蓝雾之中进行。

        青丝的位置,已经找到。

        可是,往生池尽头的位置,自己现在还没有确定。

        自己以少年之气,融合神魂,凝聚的三只大鸟,其中一只破碎在了青妖巫帝坟墓的附近。

        这也就意味着,往生池的尽头,极有可能,就在青妖巫帝坟墓附近。

        但是,自己还是需要,再收到另外两只大鸟的信息之后,才能做出最终的确认。

        而倘若自己一直在神魔坟场之中,再加上蓝雾和禁忌之主巡视天下,另外两只大鸟,能在虚空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吗?

        “禁忌之主巡视天下,神魔坟场几乎所有的地方,都会出现诡异变动,几乎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确定是安全的。

        禁忌之主出行,原本就是最不可预测的变数。

        就连原本从外界进入到青妖巫帝分钟的卡迪尔之路,都会瞬间失效,在这种情况下,以前所探索的所有的东西,几乎都用不上了。

        真正要在神魔坟场之中行走,能靠的只有运气和经验!

        以及,身上的一些能抗住一次,禁忌鬼物攻击的稀缺之物!”

        阿洛伊的语气,也已经慢慢凝重。

        她跟在了苏小凡身后,麻脸青年,则已经主动走到了最前方探路。

        哪怕这是来时的路,麻脸青年还是主动去探索了,麻脸青年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展现出,自己真正的价值!

        “如果我们一直躲在地下,会不会更安全?”

        “前方不远处,就是我们之前进入那个通道的入口处,我们倘若离开这里,进入那个地下通道,然后,我们又不上去,我们在地下停留到上面的禁忌之主巡游结束,我们再上去。

        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是避免掉了禁忌之主巡游吗?”

        麻脸青年脑海之中像是灵光乍现,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葬仙之地已经苏醒,里面的东西一旦苏醒,是可以随意离开葬仙之地的范围的。”

        “葬仙之地周围的通道,几乎很有可能,会成为葬仙之地之中的禁忌鬼物,活动的聚集地。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停留在下面的地道之中,确实不会遇到,地面之上一些禁忌鬼物,可是,却是要面对,葬仙之地的东西。

        你感觉,在狭窄的空间之中,遇上葬仙之地的禁忌鬼物,你能活下去的概率,能比地面上大多少吗?

        这一点,我在之前与家族里的巨头联系的时候,也已经特意嘱咐过!”

        阿洛伊很快否定了,麻脸青年的话。

        苏小凡的眉头,皱的更紧。

        不过,苏小凡脑海里,也在这短短的片刻之间,有了一点想法,苏小凡在想着,能不能融合一些地面之上,神魔坟场里的东西。

        禁忌之物,无法杀死。

        自己能不能融合一些,神魔坟场里的土壤,花草,树木,亦或者是一些墓碑之类的存在?

        自己能不能将自己身上的气息,伪装成神魔坟场里的存在?

        在废弃帝陵通道的时候,自己就利用一块从之前鬼城里带来的一块牌位,融合了一块鬼皮,让自己的眼睛,出现了诡异的禁忌鬼物的一个能力。

        这个能力,虽然不具有伤害性,却能对禁忌鬼物,有一些威慑作用。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应该,已经具备了一些禁忌鬼物身上的气息,不然的话,这里的很多人,包括妖族圣女,也不会将自己当成未亡人了!

        在这种条件下,如果自己真的大量融合了神魔坟场里的花草,土壤等等,自己能获取,大量神魔坟场之中的气息,然后用来迷惑一部分禁忌鬼物吗?

        苏小凡脑海里,一经产生这个念头,就在快速思考运转。

        苏小凡感觉,这极有可能,算是一条路!

        按照系统所说,自己在这个世界,一旦停留超过十二天的时间,鬼城之中的一些惊世巨头,极有可能会推演到一些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的。

        不过,之前神荼也说过,自己身体之中的那一颗帝心,有屏蔽天机的逆天功能,只要帝心在自己身上,任何人在推演自己的时候,都会出现大量的偏差和空白。

        如果神荼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多一些,在这个世界的时间?

        “无法确定的因素太多,我现在,还是应该,在十二天内,找到轮回通道,然后直接前往往生池!”

        “否则的话,迟则生变!”

        苏小凡脑海之中,一个接着一个念头闪过,苏小凡在快速的思索之中,眼神也慢慢恢复了清明!

        回去!

        自己应该,坚持自己原本的目标!

        “前面,就要到那个通道的入口了,你们两个继续扮演俘虏,你们眼神里,只要充满恐惧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

        苏小凡在快速的又询问了阿洛伊与麻脸青年几个问题之后,苏小凡的神情,已经快速恢复了平静。

        苏小凡的目光,也远远的看向了,原本来时的那个路口。

        苏小凡身上的气息,也彻底再度伪装成,白脸的气息!

        “之前那几个冥河红尸说,在之前的一个小时内,无论这边发生什么,无论是否带回冥主大脑,那个古老诡异的传送阵,都会再度启动。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里是神魔坟场,我们大概是在地下一千多卡特到两千卡特的距离,在这种距离的情况下,如果不动用传送阵,我们也可以挖回去。

        只是,我们家族的那一尊巨头,也交代过这个情况,他说,在神魔坟场之中,地下远远要比地上,更加恐怖!

        地下,有可能会有诡异的活物,在生活!

        我们若是要在第一时间,想要回地面之上,最佳选择,还是回冥河红尸一族,研究出的那个传送阵!”

        阿洛伊在苏小凡变换气息的时候,再度说出了一个,自己从家族内部,得出的消息!

        苏小凡点头!

        在靠近洞口大约五百米的一个转角处,苏小凡,阿洛伊和麻脸青年,则都开始猛地加速。

        三个人的身上,也都出现了,一片慌张之色!

        “有人回来了?”

        “咦!是莱恩家族的白脸,塔木他们三个人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只有白脸自己回来了,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白脸为什么收敛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息,神情慌张的朝着这里疯狂狂奔?”

        地下通道入口处,也是在葬仙之地的边缘处,随着苏小凡和阿洛伊,麻脸青年,朝着洞口狂奔,有几道目光,立刻就落在了苏小凡一行三个人身上。

        有人看着苏小凡,眼神之中,立刻就爆发出了一片浓郁的紧张和警惕。

        洞口前方的人,明显是比之前,更多了一些。

        苏小凡一眼看去,能清晰的看到,洞口周围多出了至少十来个人!

        甚至!

        在洞口的最前方,还站着了一个身上气息,无法看透的老者!

        这个老者,苏小凡之前并未看到过!

        之前带头的那个完全有教皇战力的布莱克,此时则恭敬的站在了,那个老者身后!

        苏小凡心中无声收紧!

        自己虽然在气息上,融合了白脸身上几乎所有的东西,可是,自己并不认识,冥河红尸一脉的人。

        记忆涉及到神魂最复杂,最神秘的地方,就连虚空行者五阶以上的存在,几乎都不可能复制别人的记忆。

        自己就算是通过天道之手,自然也是无法融合别人真正神魂深处的记忆的。

        好在!

        冥河这十六只家族,都是属于阴养,各自家族之间的人,几乎是不认识的。

        这个老者,应该不是莱恩家族的人。

        这样的话,自己不认识,应该也是合情合理的。

        如果真是的认识,那么,自己则就要做好,随时战斗爆发的准备!

        苏小凡脸上表现的极为慌张,不过,苏小凡的心,却越发稳定。

        “出事了!禁忌沙漠的人,偷偷袭了我们,他们在葬仙深渊,对我们的人,进行了毁灭性的杀戮!”

        “他,他们在布局,死,死了很多人,卡博拉都被禁忌沙漠的人给杀了!”

        苏小凡狂奔,在冲到洞口前方,大约三十多步的时候,苏小凡都猛地直接大吼!

        苏小凡一边大吼,还一边直接将自己手中的记忆水晶,直接注入了一丝神魂之力,记忆水晶直接展开!

        记忆水晶上的画面,在前方也快速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