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九章 醒悟

第七百九十九章 醒悟

        郑清听过诸如马人、牛头人、妖精等这些神奇生命种族拥有着与巫师截然不同的神奇思维模式。

        但再怎么神奇,面对露娜·慧骃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要给他生马驹的打招呼方式,还是让年轻的助教先生有些措手不及,当即愣在原地。

        出于礼貌。

        也出于惯性。

        他在失魂落魄中仍旧不忘伸出手,打算握一握已经探到他面前的那只漂亮的‘蹄子’,以维持双方的体面。

        但旁边伸出的一只手,打断了男巫的这个想法——蒋玉捉住郑清的手腕,拽到自己这边,阻止他去接那个蹄子。

        露娜再次瞥了女巫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晚上好,露娜女士。”

        蒋玉一脸和气,语气愉快,仿佛没有注意到慧骃脸上的不悦,也完全没有听到她刚刚略显突兀与失礼的要求:“……我们之前见过吧,去年八月份在黯蓝古堡,不渝姐举办的舞会上,我记得那见过你。”

        “黯蓝古堡?”

        露娜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她去年八月确实去过那座幽灵族的城堡,但有没有见过面前这位女巫,她真的有些拿不准,毕竟巫师的面孔在慧骃眼中都有些大同异,所以她只能含糊着答道:“唔,去年我是跟蔡司长老一起去的……”

        “真的好巧啊……”

        蒋玉寒暄的笑着,打着招呼——事实上,她才不记得去年有没有见过这个蹄子,也许两人真的在黯蓝古堡的某条长廊中擦肩而过,或者同时在古堡的某座大厅里举起手中酒杯,谁知道?她这么的唯一原因,就是想打断母马酝酿许久的气势罢了。

        转移话题这种手段固然古老且浅显,但总是非常有用。

        有了她这一打岔。

        郑清此刻也终于回过神。

        他强忍住去看面前这匹马那条甩来甩去的尾巴的奇妙念头,目光从棕马身上华丽的绸衣与鬃毛上漂亮的发饰滑过,脸色木然。

        对方要给他‘生一头马驹’的强烈冲击感直至此刻还没有完全消弭。

        倘若对方是一位半人马族的女巫,郑清看在那一半人类的躯体上,或许还能在某个层面接受这个提议——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并不意味着他真的会接受,只是有了某种可能性。

        而一匹真正的马,是绝无可能的。

        要知道,苏施君也不是真正的狐狸啊!她只是能变成狐狸而已,在郑清这样不在意血统的人看来,苏施君化身狐狸与他变成黑猫是没有本质上区别。

        就像如果猫果树上某只母猫想要去闻黑猫的屁股,郑清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脚把它踹下猫果树。这种事每个春都会发生几次的。

        “……提到黯蓝古堡,我想起聊斋先生那本志异故事集里提到的倩姑娘,”蒋玉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倩姑娘也是幽灵族出身,与宁采臣情投意合,历经种种磨难,最后两人终成眷属,生了三个孩子……你觉得这个故事好不好?”

        露娜·慧骃没看过这个故事,但源自灵性的直觉告诉她,自己的回答需要非常谨慎。

        “好。”

        母马有些不安的放下了蹄子,交错着在地上踢踏了两下,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好。”

        蒋玉则摇了摇头,平静的纠正道:“志异故事之所以是故事,就是因为它是虚假的,字里行间蕴藏了巫师对美好可能性的向往……事实上,我在黯蓝古堡听到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倩姑娘与宁采臣情投意合,结为夫妻,但因为她是幽灵,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带着侵蚀性的阴属性魔力,最终宁采臣被活生生冻死在暖和的被窝里。”

        露娜眯了眯眼。

        慧骃只是思维比较单纯,并不意味着她很蠢,相反,因为想法简单的缘故,她可以很轻易把握住女巫想要表达的含义。

        “技术上来,宁采臣可以转化成幽灵的。”棕马甩了甩尾巴,眼神极快的扫了郑清一下:“……那样两饶夫妻反而会做的更加长久。”

        “与技术无关,露娜,你需要考虑宁采臣想不想变成鬼。在这个绝大部分人都是活饶世界里,没有人想真正变成幽灵,整以腐臭的强烈味道刺激它寡淡的味觉。”蒋玉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慧骃,顺势丢出了另一重考验——看她能否站在‘宁采臣’的角度考虑解决方案。

        露娜抬头,环顾四周。

        她们此刻正在舞池边缘,但却比舞池中央那些起舞的身影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

        “这是一个有魔法的世界,蒋姐,也是一个非常包容的世界。”棕色的母马非常客气的看向面前的女巫,提醒道:“……一个可以诞生混血巨人、混血妖精甚至半龙饶世界。据我所知,边缘学院第一批录取名单里,就有几位半巨饶学生。”

        蒋玉似乎还想点什么。

        郑清拉住了她。

        他终于想起来这是自己的事情,不该什么事都由她出面应对。

        “抱歉。”

        男巫看着女巫的眼睛,吐出这两个字,然后转头看向棕马,又重复了一遍:“抱歉,很高兴认识你……我可以拒绝你的要求吗?”

        虽然是非常委婉的反问,但男巫坚定的眼神已经清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露娜立刻意识到,眼下如果自己继续纠缠下去,得到的答复可能会更加糟糕。所以,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甩了甩尾巴,若无其事的答道:“当然,生马驹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有追求的权利,你自然也有逃避的权利……但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用词一如既往的很‘慧骃’。

        罢,不待男巫分辨,她便迈着碎步,踢踢踏踏向舞池外走去。一直逡巡在几人周围的其他几匹大马迟疑的看了郑清一眼,最终选择跟着棕马离开。

        郑清叹了一口气。

        “下次我会更干脆一点儿的。”他转头看向蒋玉,非常认真的道:“这种事情不该让你来做。我的错。不会有下次了。”

        女巫微微一笑,没有话,只是悄悄捏了捏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