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玄幻小说 - 爷爷镇南侯,开局逼我起兵造反!在线阅读 - 第2章 温度一怒,血溅十里!

第2章 温度一怒,血溅十里!

        雷壮脸色凶悍。

        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当初要不是世子出手,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今天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也要陪着小世子,哦不,是小公子,走上这一遭!

        镇南侯府甚大。

        毕竟子孙众多,大家都住在这么大的侯府,还都是权贵之人,地方不大点儿,怎么成?

        硕大的镇南侯府,宛如一个小城一般。

        坐落在这个巨大城池的中央。

        温度自家住的屋子,自然也在这个镇南侯府当中,走出院子。

        正是镇南侯府硕大的广场。

        “站住!”

        突然一声传来。

        温度转头。

        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神色明显高傲的青年少女走上前来:

        “废物玩意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温度,雷壮二人。

        二人身着铠甲手拿武器。

        甚至后面还有仆从牵着马匹跟随。

        而就在今天,温度被镇南侯禁足的事情,整个侯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却身着铠甲,甚至还带着将领。

        这是什么意思?!

        温度皱眉。

        眼前这位少女,正是二世子的大女儿。

        也就是自己那位二叔的大女儿温小柔。

        自己的父亲平常功高盖主,权力甚大,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嫉妒。

        再加上自己经脉堵塞,不能修炼,是出了名的镇南侯府大废物。

        所以全府上下,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能瞧得起自己。

        而这温小柔从小到大,总是时不时的蹦出来奚落自己两句。

        温度以前只想安安稳稳的,不想给父亲惹事。

        故而也就懒得搭理这些垃圾。

        这次自己家里落了势。

        她好像一条疯狗一般也更加的得意了起来。

        对比起往常也越发的嚣张。

        “狗东西,本小姐和你说话呢。”

        温度神色逐渐冰冷,冷声道:

        “我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你的大哥,你就这么说话吗?”

        “大哥?哼,你也配嘛?”

        “你这个废物东西,就是我镇南侯府的耻辱。”

        温小柔抱着膀子满脸不屑。

        这一副眼神就好像在看待路边的一条野狗一般。

        “哦,对了。”

        “我好像听说你娘那个骚货,被嫁给蛮族和亲了。”

        “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听说蛮族那头父妻子继,不知道你娘那个骚货究竟能陪侍几代人啊。”

        “会不会给你生几个野种弟弟?”

        温小柔喋喋不休的说着,神色甚是得意。

        就好像看到温度一家落了难,是多大的喜事儿一般。

        温度脸色当场就变了。

        “你敢再说一遍?”

        没错,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禁忌逆鳞。

        而温度的逆鳞,也正是他的亲人。

        雷壮也双目横瞪。

        一双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之上。

        “哼,就是说上一百遍又是如何?”

        “你娘亲是个骚货,而你更是个杂种。”

        “一个炼体六重的废物,你敢怎么样?”

        说着。

        温小柔已经展开筑基气势。

        灵气在其手掌波动。

        一个小小的火球出现在手掌之上。

        得意洋洋的望着温度,明显是在威胁。

        筑基前期。

        顾名思义就是筑下修炼根基,体内开阔丹田,吸引天地灵气入体。

        基本上年轻子弟在保证资源充足的情况之下都能做到!算是很简单的境界。

        只不过若是想在向前踏出一步,比如进入筑基中期,这时候确实难上加难。

        不仅需要极为强大的天赋资质。

        甚至还需要超脱于常人的悟力,甚至经历过无数场生死战斗的经验。

        只不过,这对于静脉堵塞无法承载灵力的温度来说,却是难上加难。

        “好!”

        温度杀意再也控制不住。

        反正老子今天也都已经打算造反了。

        也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雷壮,把她弄死。”

        温度冷笑着摆了摆手,说完直接转头向前离开。

        就好像再也不愿看到这只蚂蚁一般。

        雷壮听的这话犹豫都没有犹豫。

        唰的一声抽出长刀。

        “你敢!”

        “狗奴才,不想活了吗?”

        温小柔瞬间脸色大变。

        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雷壮,敢对她动手!

        她筑基前期,面对着中期的强者,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别看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境界差距。

        但这之间的鸿沟,就宛如一个儿童面对一个成年人一般。

        噗呲!

        温小柔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雷壮的身影已经在她眼前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伴随着的便是她的头颅已经滚落在了地面之上。

        鲜血染红了侯府的地面。

        听到后面的动静。

        温度心中大为舒畅。

        真特么以为老子不敢杀你吗?

        以前也许怕给父亲惹事,不敢动手。

        但是现在老子连镇南侯都不惯着了,还怕杀你一个菜鸡?!

        雷壮快不跟上温度。

        大口噗嗤噗嗤的喘气。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刚刚自己做了什么?

        这可是镇南侯的孙女啊。

        放在平常这些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啊。

        刚刚却被自己一剑斩了?!

        雷壮满面心潮澎湃。

        但却并不是什么恐惧,反正这次也都已经跟着温度造反了。

        人头早就已经悬在了腰上。

        还有什么怕的?!

        只是震撼于温度的杀伐果断!

        一点儿优柔寡断,没有说杀就杀。

        雷壮稍微平息了一下,望着公子的背影。

        神情看起来异常的复杂。

        颇为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唉。”

        可惜了。

        凭借公子的这性情。

        要不是这次的必死局面,以后绝对能够成为一代雄主!

        …

        镇南侯府最为中间的位置。

        一座建筑最为奢华,最为宏伟的大殿坐落于此。

        “报!”

        正在低头批揍的镇南侯抬头,皱着眉头: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只见到满头大汗的小将,突然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脸色慌张:

        “侯爷。”

        “不好了。”

        “大世子留下的兵动了,总计一万精骑。”

        “如今正在城池外百里!”

        “估计是小世子……”

        小将说到了这里语气一顿,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

        但其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镇南侯轻轻放下了奏折。

        深邃的眸子轻轻一转,当下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温度那个小兔崽子定是要去劫亲。

        镇南侯冷笑。

        暗道一声正好。

        这下可省了事儿了。

        那区区一万兵马,过去无异于是送死。

        倒是省的自己亲自动手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