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都市小说 - 禁止离婚!陆少夜夜跪地轻哄在线阅读 - 第249章 乔时宴:她已经满足不了他!

第249章 乔时宴:她已经满足不了他!

        当晚,乔时宴连夜飞去相根。

        当他赶到别墅时,灯光还是亮的。从庭院开始,到玄关,再到挑高的大厅里,到处都布置了闪闪发亮的星星灯。

        孟烟还没睡觉,

        她在布置家里,身上穿着纯白睡衣,赤着白嫩的脚,很专心地在挂圣诞树的小挂件。

        眉目如画,唇红齿白。

        即使生下乔津帆,她身上依然保有了从前的懵懂之色。

        乔时宴一身的风尘仆仆。

        甚至于,他身上还残存着秦诗意的香水味道,但在看见孟烟的那一刻,他的心脏还是无从控制地狠狠一抽。

        那一瞬间,他恍惚是回到从前,

        那年孟烟22岁,她在人群里不小心撞进他的怀里,听着旁人的调侃,她像一只惊慌的小兔子。

        她涉世不深,很快被他拿下。

        一直到她坐在那个叫何默的自行车后座,他才知道,她对这段婚姻有了不满,他惩罚了她,他更是废了何默的手……孟烟失智。

        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初她跟何默在一起是不是因为喜欢。

        但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要离婚了!

        乔时宴将手上文件放下,朝着那个柔软脆弱的小东西走去,他从身后抱住她,将她搂了个满怀……

        孟烟跌在他怀里,

        她慌乱挣扎,想从他怀里挣开来,但是乔时宴抱得很紧,最后她只能将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小声呜咽:“你松开,我还没有弄好。”

        他不但没松开,反而揉弄几下。

        她身上柔弱无骨,挣扎之下,露出小半截晶莹剔透的小腿儿,生生地撩动着男人的渴望……他最近忙,很长时间没有发泄过生理需求。

        乔时宴抱起她,朝着楼上走去。

        水晶灯光璀璨,照在他贵气的五官轮廓,也照进他没有一丝温度的眼里。他待她没有温情,只有男人急迫的欲求,他们还没有离婚……就算发生肉体关系,也属正常。

        快到二楼,张妈担心唤道:“先生!”

        乔时宴脚步未停,他的语气更是淡漠:“不用准备夜宵,两个钟头后我就走。”

        张妈是过来人,

        她不傻,她一看这阵仗有什么不明白的,再说斗柜上还放着《离婚协议书》呢,但她不明白的是,先生已经不喜欢太太了,为什么还要做这样子的事情?

        想想太太懵懂的模样,

        张妈忍不住闭了闭眼,念道:“作孽!”

        二楼,主卧室。

        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奢靡至极的大床,从前,很多个夜晚乔时宴都弓着身子,彻底地疼爱小妻子。

        今晚,也不会是例外。

        她被放在床上,她的脸蛋蹭着真丝的床单,被男人摆弄着,纯男性的温热气息在耳根处轻洒,酥酥麻麻的:“没穿内衣,嗯?”

        他揉着她的身子,稍稍把玩。

        弄得差不多了,直接拉开自己的皮带,迫不及待地占了她。他的身子很热,要得也急,但是怀里女人不但不迎合,还一味地哭泣。

        他捧着她身子,盯着她的小脸问:“不舒服吗?”

        孟烟胡乱地摇头。

        她眼角都是眼泪,小身子在他怀里一缩一缩的,害怕得要命……他们这一场夫妻同房,也不过是他单方面的欢愉罢了。

        时间一长,他有些兴味索然。

        草草结束。

        ……

        事毕,乔时宴起身,他看着一床的凌乱。

        孟烟仍是趴着。

        薄薄的香肩,到处都是暧昧的吻痕,被欺负得很惨……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床边点了一根雪白香烟。

        孟烟蜷起身子,拿床单掩住自己,那张懵懂的小脸,大眼睛里含着泪水。

        每次做完,她都是这一副样子。

        乔时宴目光微沉,他盯着她看了许久,倾身将香烟熄掉,而后起身下楼……

        他离开后。

        孟烟捂着床单的细白手指松开,她的小脸有些失神,跟着她的心脏狂跳起来,她有种预感,乔时宴深夜过来,是跟自己离婚的。

        即使他们做了,

        但他的身体,并没有满足,他觉得没有意思。

        果真,一会儿楼梯间又响起了脚步声。

        乔时宴出现在卧室门口。

        孟烟又是懵懂之色。

        她半赤着,黑色长发缠着嫩白细腻的身子,画面糜糜。

        乔时宴走到床边坐下,将那份离婚协议放到她面前,嗓音很温柔,半哄半骗:“这个签了,就让你睡觉。”

        孟烟的样子,不懂离婚。

        她拿起协议书看,浑然不觉自己身子半露,也不知道男人眼神微暗……方才沉寂下去的需求,再度点着,但他不动声色地克制住了。

        孟烟满足不了他!

        这份协议,没有财产分割,更没有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她失智了,他是准备养她一辈子的,逢年过节,他会带着乔津帆过来看看她。

        孟烟没有翻开看,

        她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半晌,而后抬眼望他,她的眼睛红得像是小兔子一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是!”

        乔时宴回得很快,但嗓音却哑得不成样子。

        孟烟那张不谙世事的小脸,失神了很久,她红红的眼睛蓄满了泪水,一会儿她跪在床上朝着他挪过来,她捉住他的衣袖,声音颤抖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有其他女人了吗?那津帆呢……津帆跟不跟我?”

        这一刻,她少了懵懂,添了几分世俗。

        她的小脸也多了清艳。

        乔时宴盯着她,看了半晌才回答她:“津帆会跟着我们!”

        孟烟愣住。

        她不懂他的意思,但是她渴望自由,好不容易他愿意放手,她不敢过问太多暴露自己,她怕他反悔,怕他不放过自己。

        细白手指握住笔,签了字。

        签完字,她一阵恍惚,耳旁竟然是震耳欲聋。

        她心想他身边有人了,他总要结婚,那时津帆对于他来说就是负累,那个时候他或者愿意……将津帆还给她。

        乔时宴没再说什么。

        他拿起协议,仔细地看了看,而后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签字时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一点留恋。

        离婚,是他认真考虑的。

        当他起身要走,他不经意看着床上的人,他的心思还是稍稍动了一下。

        他娶孟烟,是为了报复。

        但他们也有过好的时候,刚结婚的那会儿,每个夜晚他都占有疼爱她,她分明害怕却极力地迎合他,那种蚀骨的感觉,是其他女人给不了的。

        乔时宴眼里滑过一抹温柔。

        他似乎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轻轻摸了下她的脑袋,就像是摸小津帆一样。她单纯脆弱,可不是跟乔津帆一个样子。

        深夜,乔时宴下楼离开。

        一楼大厅,张妈神情惴惴不安,见他下楼立即迎上来问:“太太怎么安排?”

        乔时宴猜出她的心思。

        他低头看着那份协议,然后抛下淡淡一句:“一切如旧!”

        张妈愣住了。

        她是真的很疼孟烟,她极力为孟烟说情,言语间带着一丝恳切的哀求:“不如放太太走吧,她不是有个哥哥吗,我想那人会照顾太太的。”

        不提孟燕回还好,一提孟燕回,乔时宴目光微冷。

        他硬着心肠:“说了一切如旧!”

        乔时宴说完便走出了别墅,门口的停车坪上早就停了车,司机在车旁等着……

        他坐进车内时,还是朝着别墅方向看了一眼。

        偌大的别墅,

        灯火通明,在黑暗中雪亮……

        他想,孟烟应该在哭吧,就像是小孩子失去了心爱的东西,就像是小孩子被父母遗弃,是,在她心里他就如同长辈,很多时候她都叫他哥哥,甚至是上床的时间,她第一次那样软糯地叫他时,他发了狠地弄,那次把她弄伤了。

        后来,他兴致来了,就让她那样叫。

        但他还是遗弃了她!

        司机不敢发动车子。

        后座,乔时宴靠在真皮椅背上,他心情不怎么好地开口:“开车吧!”

        司机点头,轻踩油门。

        锃亮的黑色房车缓缓启动,在凌晨离开了别墅……

        ……

        楼上,孟烟听终于缓了过来。

        他们离婚了!

        她自由了!

        她赤着脚跑到衣帽间,找了一套保暖的棉服穿上,她没有拿任何东西就拿了自己的护照,而后飞奔下楼。

        她先找个地方住下,明早她就回b市。

        一楼,张妈拦不住她,看着她跑出去的身影,欲言又止。

        孟烟跑到门口,她的脸蛋泛着薄红,她请门卫开门。

        但是门口,站着六个黑衣保镖。

        他们面无表情地告诉她:“先生吩咐过,不让太太出门……太太以后的生活,会跟从前一样!”

        跟从前一样?

        孟烟呆住,她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乔时宴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他说的津帆归“我们”是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们离婚,津帆归他,她也归他!

        她并没有自由!

        她仍在呆在这座牢笼里,没有亲人,不能联络,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在这里等着老、等着死……他心情好了,会带津帆过来看看她!

        前提是她足够乖巧,不疯。

        否则,她看不见儿子。

        平安夜,下了雪,明天就是圣诞了!

        但在这一夜,孟烟的幻想破灭了,她站在风雪里,雪花飘落在她的头发上,被路灯照得雪白光亮!

        她的小脸苍白。

        她这时才明白,即使离婚,他也要禁锢她一辈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