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历史小说 - 抄家后,我诗仙的身份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337章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第337章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那一刀的气势很猛。

        但,还是被血观音双手抓住。

        随着崩的一声脆响,杜蘅手中的直刀被生生的掰断。

        紧接着一脚踹在杜蘅身上。

        杜蘅倒飞了出去,大概十米之处,他才落地。

        “哈哈,哈哈!”

        蔡金虎仰天长笑:“杜蘅,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顶尖高手吗?这就是顶尖高手,以你的实力,能在血观音手里走过几个回合?”

        随着血观音击退杜蘅,蔡家这些江湖高手连同家奴,个个士气大涨,许安带来的花奴,似乎有些抵挡不住。

        许安杀了一回,眼见有些支撑不住,退到杜蘅身边,说道:“杜兄,要不我们先掩护你杀出去。”

        “杀害安不归的凶手就在眼前,就这么回去,下次再想找到她可不容易了。”

        之前安不归连同四个手下惨死,花神使司推断出了凶手就是血观音,曾经几次派人在金陵城里搜查。

        可是一直没有结果。

        这次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仅血观音露面,而且还出现在蔡金虎的别院。

        这就意味着能将蔡金虎一起带回去。

        但是显然,血观音出现,双方的实力就拉开了。

        血观音的铁指莲花,像是一双机械手,当即又掰断了一把直刀,另一只手的手指,直接插入花奴的心口。

        顷刻之间,四五个花奴在她脚边倒下。

        蔡金虎得意万分,笑道:“杜蘅,我看你是个人才,不想让你白白送命,如果你能为我所用,我保证不会亏待你。”

        像杜蘅这样的人,能打,又能挣钱,谁人不爱?

        蔡金虎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人,无异于如虎添翼,所以他给杜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为他效命的机会。

        但杜蘅似乎不屑一顾:“多谢蔡二公子厚爱,但我这个人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尤其你还不是一只凤,最多只能算是一只小家雀,你又怎么配领导我呢?”

        蔡金虎嘴角微微抽动,眼里露出冷厉的光芒:“血观音,给我废了他!”

        血观音手撕了一名花奴,身上的白衣被鲜血染成了大红袍,她桀桀的看着杜蘅发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杜公子,你确定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若为蔡二公子所用,凭着蔡家的势力,一定能够助你直上青云。”

        杜蘅轻轻一笑:“像你一样,做他蔡金虎的走狗吗?”

        “本来念及你是杜家的嫡长孙,我还想未来能与你共事,但你既然执意求死,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

        说罢,血观音快速的朝着杜蘅冲了过来。

        许安急忙招呼花奴:“挡住!”

        但根本挡不住!

        不过徒增了几具尸体而已。

        而在此刻,杜蘅掏出了燧发枪,喝道:“都让开,让我来对付他!”

        “杜兄,此贼甚是了得,你……”许安盯着杜蘅手里的燧发枪,一脸的问号。

        血观音也看到了他的枪:“这是你的武器?”

        “我的枪。”

        “枪?”

        显然,跟这个时代理解的枪,有着天壤之别。

        蔡金虎冷笑道:“杜蘅,你被血观音的实力吓傻了吧?这算哪门子的枪?”

        “以你的智商,很难跟你解释的明白。”杜蘅道。

        蔡金虎脸色阴沉下来,喝道:“血观音,你等什么呢?给他留一口气就够了,其他地方全部给我废了!”

        “杜蘅,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我只好废了你!”

        血观音眼神一凛:“我看看你身上其他地方,是不是如你的嘴一般硬,接招!”

        此刻,花奴都退了下来。

        蔡家这边的人也都没有进攻。

        似乎不约而同的让出了一条路,一条足以送杜蘅上路的路。

        血观音疾风一般掠了过来,灰蒙蒙的眼神是对生命的蔑视,她没把杜蘅放在眼里。

        蔡金虎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刚才血观音与杜蘅一交手,差距已然十分明显,江湖顶尖的十大高手之一,这世上原本就很难找到对手。

        “杜兄小心!”许安看到血观音忽然纵身而起,急忙喝道。

        砰!

        随着一声枪响。

        纵身而起的血观音,猛地向后翻了出去。

        许安愣了一下,草,这是什么招式?

        蔡金虎也懵了,看向旁边的黄蜂刺。

        黄蜂刺故作专业的解释:“刚才……这一招应该是……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铅弹钻入血观音的体内,流出了不少的血。

        可是她刚才杀了很多人,身上都是别人的血,所以站在远处观战的人群,一时分辨不出到底是谁的血。

        “你……你这是什么兵器?”血观音原本麻木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生机。

        杜蘅拿出一枚铅弹和火药,继续装弹,不慌不忙的回答:“不是跟你说了?这是枪。”

        “这是暗器?”

        “可以这么理解。”

        杜蘅装好了弹药,再次将枪指着血观音。

        血观音左掌一拍地面,就如装了弹簧似的,猛地离地而起。

        “高手不愧是高手!”

        杜蘅有些赞许。

        刚才他是故意等到血观音靠近的时候,这才开枪,毕竟他设计的燧发枪,有效射击距离只有50米。

        这一枪打中了血观音的胸膛。

        众所周知,女性的胸膛意味着什么,可能能够产生一定程度的阻力,减缓铅弹的速度和力道。

        但毫无疑问,应该是炸奶了。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血观音的血条仍旧没有殆尽。

        杜蘅由衷感到佩服。

        但他没有开枪。

        因为这枪只能单发,装填弹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尽管时间并不太长,但在面对如此高手的时候,这点时间也够他死三回的。

        杜蘅把枪交换到了左手,右手迅捷的夺下一名花奴的直刀,快速的奔向血观音。

        此刻血观音已然受了重伤,身法变得有些凝滞,没有刚才那么灵活,嗖的一声,被杜蘅划了一刀。

        “啊?!”蔡金虎和黄蜂刺一脸错愕。

        刚才血观音中弹,他们根本毫不知情,毕竟他们也很难想象燧发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只看到燧发枪好像火光一闪,但铅弹射出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看清。

        不过杜蘅这一刀,他们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很难想象,杜蘅竟然能够伤到血观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